第509章 慈母敗兒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聽到景曦拜托自己給小娃娃取名.牛三嘿嘿一笑.搖頭晃腦道:“我們幾輩人不斷的征戰.所求的.不過是小娃娃們可以悠然自得的生活罷了.所謂風輕云淡.悠然自得.不如就叫風輕云如何.”

“好一個風輕云淡.悠然自得.”此話一出.一眾強者俱是齊齊叫好.

“風輕云淡.悠然自得……風輕云淡.悠然自得……”景曦口中反復的喃喃著牛三的話.道:“好一個風輕云淡.我兒就叫風輕云.”

當下.靈槐、藍冰、蓋世巫王、葉梵、廣成子等一眾強者.少不得又給了一些寶貝當風輕云的滿百日禮物.

便是牛三.也從懷中掏摸出了一個黑不溜秋的小泥人.交到了景曦手中.

“哈哈.牛叔.你的寶貝總算交出去了.”葉梵見到牛三將那小泥人交到了景曦手中.給風輕云當小禮物.不由得眼睛一亮.

“多謝牛叔了.這么貴重的禮物……”那小泥人觸手生沉.有一股股道韻向著景曦的體內流轉.不看而知是一件相當罕見的寶貝.

“收了我的禮物.以后.他就是我的弟子了.哈哈哈……”牛三得意的笑著.

“不是吧.師父.這小屁孩你要收為弟子.”旁邊.師陣圖的腦袋伸了出來.在人間界時候.他都已經是景曦風陌揚他們的好幾代祖師了.此刻牛三將風輕云收為弟子.他真是連死的心都有了.

“哈哈哈……”旁邊.鄭暢哈哈大笑起來.向著師陣圖道:“吶.輕云呢.是我大侄子.你又是我大侄子他師兄.所以以后還得管我叫聲伯伯……”

“哈哈哈……”聞言.旁邊的一眾強者紛紛爆笑.這關系實在是太凌亂了.讓他們一時半會都有些轉不過彎來.

“那就這么定了.小圖啊.以后多照看你師弟點.”景曦也是哈哈哈大笑.師陣圖這個沒品的家伙.當年胡亂弄傳送陣.讓她吃了不少苦頭.今日他變成了自己兒子的師兄.她可真是暢快極了.

“嗯.小景說的是.以后我不再.你就多照顧你師弟點.誰敢欺負他.你往死里抽丫的.”牛三本也不是什么靠譜的家伙.當即便向著師陣圖一陣吩咐.

“師父……”師陣圖一臉的郁悶.他真恨不得直接一掌把自己拍死.

總之.不怎么靠譜的牛三一回來.整個宴會便變得無比的歡樂.

歡宴之后是離別.

幾日之后.蓋世巫王帶著秦萍萍離開了炎天神城.對于將來的那一場億年天劫.她也非常的重視.她想要在大劫來臨之前.將自己的道統傳給秦萍萍.

牛三回到了炎天神城.開始督促著一眾強者靜修.等待風陌揚的安排.原來他在回來之時.遇到過風陌揚.風陌揚托他好好的督促一眾強者.

炎天神城、天庭以及一些散修.很快就在牛三的督促下.開始了慘無人道的修行.

景曦則帶著鄭暢、風陌雪、草兒、李烈、許氏兄弟等人去了西土.如今.紅塵一統西土.成為了與炎天神城、天庭、佛門并立的大勢力.景曦身為曦天尊.自然應該回到紅塵教區去坐鎮.

至于困獸斗場中的那些潛力少年.自然有狼神小狼神們親自照看.只要等到他們成長到一定境界之后.便被送回紅塵.由景曦親自**.

如今四大勢力和平相處.相互扶持.正好是培養種子強者的最好時期.其中.紅塵雖然高階強者不如其余的三大勢力.但有景曦與鄭暢兩大有天尊級戰力的強者坐鎮.潛力少年少女又有十余名.未來卻也是十分的光明.

時光荏苒.轉眼間就十多年過去了.一眾強者原本以為與未來人之間會有一戰.卻不想這一戰被風陌揚憑空消于無形.至于被風陌揚俘虜的那兩個未來人.則早被鄭暢研究透徹.順手抹殺了.

按照鄭暢的說法.這兩個家伙總讓人感覺到不安.與其放在身邊.不如直接抹殺了干凈.

十多年過去了.風陌揚還是沒有回轉.他消失了.沒有任何消息回傳.

人們只知道.未來人之禍.的確被風陌揚消除了.至于風陌揚為什么一直沒有回轉.卻是眾說紛紜.

有人說風陌揚因為與未來人一戰中受創過重.已經殞落了.也有的人說.風陌揚迷失在了茫茫時空中.無法找到回歸之路.

真相究竟如何.卻是誰也不知道.

這些年來.景曦每天晚上.都會呆呆的看著茫茫星空流淚.

“風子.你真的殞落了嗎.”面對著無垠星空.景曦喃喃自語.別人不知道風陌揚十多年前干了什么.她可是清楚的很的.

十多年前.風陌揚引著未來人的星空艦隊.沖向了混沌絕獄.

混沌絕獄是戰與他們定下的陷阱.一旦絕獄破開.絕獄里的恐怖存在就會沖出來.與未來人的戰艦發生沖突.事隔十余年.未來人的艦隊都沒有來到這片時空.顯然風陌揚他們的計策是成功的.

未來人的確已經被混沌絕獄中的存在滅殺了.可是.混沌絕獄中的存在.也不是易與之輩啊.若是他們不死的話.一旦闖到這片時空來.整片蒼穹.只怕都要被鮮血染紅.

“風子……你到底在哪里.”想到混沌絕獄中的存在.景曦的心中.就如同有車輪在轉動一般.

“媽媽.嗚嗚.嗚嗚……”就在這時.風輕云哭哭啼啼跑了過來.

景曦莫名的就感覺到一陣無力.

這十年來.她一直沒離開這片時空去找風陌揚的一個原因.也是因為風輕云.

風輕云的成長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在景曦、風陌雪等人的寵溺下.他徹底的長成了一個嬌氣、無知的紈绔子弟.

“風子.你回來吧.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辦好.”景曦抱著風輕云.母子倆哭成一團.

“滾開.滾開.我不要壞女人抱.”見到景曦沒有哄自己.風輕云少爺病發作.對著景曦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可憐景曦.雖有天尊修為.面對自己的稚子.卻不敢釋放出一點力量波動.否則.風輕云根本無法承受住他的力量.

“師弟.師弟……我帶你去玩好玩的.”遠遠的.草兒趕忙跑了上來.抱住了風輕云.要把他帶走.

“死開.小賤人……”見到草兒來拉自己.風輕云更是對著草兒一頓拳腳.不過草兒不是景曦.她身上卻有著一層防御圈.風輕云打在她身上的力量.盡數反彈回去.將他的手腳震得生痛.

“嗚嗚……嗚嗚……你打我……你打我……”被自己的力量所震痛.風輕云更是一發的耍起潑來.躺在地上.不斷的扭著.就是不肯起來.

“師弟.你起來啊……”對風輕云的這些路數.大家早就領教透了.草兒無奈.只好蹲下身來.道:“師弟.你起來吧.我讓你打回去就是了.”

“打.打.打死你.”聽到草兒這么說.風輕云立刻就站了起來.向著草兒打去.這些年來.他不肯修煉.卻是一點修煉的根基也沒有.不過一個十三歲的少年.卻也有些蠻力了.

他一拳拳打在草兒身上.卻也是很快就在草兒的身上打出了片片烏青.

“壞女人.我把你臉踩成大肉餅吧.”風輕云心底里生了惡.一腳便向著草兒白嫩的臉上踢去.

“住手.”便在此時.景曦突然一聲清斥.隨手一帶.將風輕云推在了地上.

一把將草兒抱在懷里.景曦罵道:“草兒.你傻啊.跟這種小畜生計較什么.”

不顧在一邊哇哇大哭的風輕云.景曦輕輕伸出手去.在草兒身上的傷痕出抹著.一道道光芒閃動著.草兒的傷痕立時消散.

“師娘……”草兒一臉的委屈.但還是忍住淚水.讓人又愛又憐.

“慈母多敗兒.慈母多敗兒.”景曦喃喃著.道:“我不能再寵溺它了.不然他就沒救了.”

抱著草兒.她轉過身來.向著風輕云冷冷道:“十三歲.十三歲了你還是這個樣子.讓我好失望.好失望.”

“胖子.”突然.她抬起頭來.長喝了一聲.

不一時.鄭暢已身形閃動.出現在了她身前.

看了一眼地上又哭又鬧的風輕云.他早已明白了發生什么事.

無奈的搖了搖頭.只聽鄭暢道:“大侄子.你能不能有點出息.你伯伯和你爹在你這個年紀.都能殺人防火了……”

聞言.景曦白了他一眼.這胖子.怎么說話的.

隨后.景曦沉聲道:“胖子.我要離開這里了.”

“什么.你……”景曦的話來得突然.鄭暢不由得一愣.

“我要去找風子.這些年來.我一直舍不得這小畜生.”景曦深深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風輕云.道:“從來慈母多敗兒.現在.我是不走不行了.”

“胖子.你、風子、我三人自小相熟.如今.風子生死未卜.我一刻也不想停留.我想把小畜生托付給你.我相信.你可以救他.”景曦看著鄭暢.鄭重其事道:“姐姐與我一樣.太疼小畜生了.我只能把他托付給你.胖子.你是我和風子的兄弟啊.”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