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玉帝夜壺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眾兄弟.拉弓.”

緊跟著玉虛皇的吼叫.那流里流氣的男子也大吼了起來.瞬間.在那座巨城的上空.便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兵士.一個個拉開了足以讓戰神殞落的射神天弓.

諸大勢力之中.天庭一系的勢力很多都與原本的天兵天將有關.是以雖然天庭解體.但天兵的建制卻留了下來.

此刻.玉虛皇與那流里流氣的男子各領人馬對峙.還真有一些兩軍對壘的陣仗.

見到那流里流氣的男子領著人馬擺開了箭陣.一時間.玉虛皇手底下的強者俱是不由得一滯.不敢再往前沖去.

“嘿嘿.玉虛皇.若是你敢先動手.可就是違背了天尊法則.我等開弓自衛.卻也是理所應當.”這流里流氣的男子算計十分精準.只開弓卻不射箭.要等玉虛皇先動手.

“卜候.你欺人太甚.今日不屠滅你.本皇誓不為人.”玉虛皇大怒.一拍座下黃金獅子吼.已出現在了一眾強者之前.道:“本皇倒要看看.那天尊能奈我何.”

說話間.他右手一張.一只巨掌已籠蓋天地.向著那座城池抓來.要將那座城池生生拔除.

“放箭.”卜候大吼.成千上萬支羽箭便鋪天蓋地.向著玉虛皇探出的巨手爆射了出去.

每一支箭.都帶著無盡的殺意與毀滅之力.足以射殺戰神級別的強者.

但玉虛皇一只腳跨入戰尊境界.修為十分恐怖.卻顯然不在被射殺之列.他右手手掌間.一道道朦朦朧朧的力量升騰著.那千萬道羽箭.在一瞬間成為齏粉.

巨掌橫空.恐怖的威壓令整片城池都陷入了巨大的動蕩之中.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裂縫出現在了城墻上.

“玉虛皇好威風.”便在此時.從遠處.傳來了一個淡淡的聲音.

玉虛皇巨掌下的威壓立時消散于無形.

“撤.”卜候大吼.領著手下一眾強者迅速的往遠處暴退.他知道正主來了.

風陌揚與景曦顯化在了空中.

沒有絲毫猶豫.風陌揚大手揮出.玉虛皇手下的將士成片成片的化為血霧.

他沒有絲毫的仁慈.面對玉虛皇這樣的強者.他必須以最冷血最殘酷的手段.讓他們知道天尊不可抗.

反手間.諸強煙消云散.整片天空都變成了血紅色.那是玉虛皇手下的強者被風陌揚抬手抹去.化為血霧時留下的.

“你……”玉虛皇怒吼.但風陌揚的威壓令他無法動彈.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帶來的精銳強者被他輕松抹去.

“啊.風陌揚你欺人太甚.”玉虛皇怒吼.帶出來的人.可都是他的班底他手下的精銳啊.如今被風陌揚在瞬間抹殺了個干干凈凈.連一粒骨頭渣子都沒能剩下.這讓他的每一根頭發都感到心痛.

“接下來.輪到你了.”風陌揚抹平了玉虛皇手底下的一眾強者.饒有興致的看著他.道:“我想.你手頭還有一些底牌.我給你個機會.讓你打出來吧.”

說話間.他隨手一揮.威壓在玉虛皇身上的力量立時消散.

“對啊.玉虛皇.到了這個時候.不用客氣了.把玉帝的夜壺祭出來吧.”遠處.卜候相當的不厚道.叉著腰站在空中.流里流氣的揭短.

“是你們逼我的.今日.都給我去死吧.”玉虛皇亂發飛揚.仰天怒吼.一個烏沉沉的圓形罐子出現在了空中.散發出一道道無比恐怖的威壓.

“臥槽尼瑪.”風陌揚大叫.拉著景曦急速的往后暴退.

“真是一只夜壺.”景曦也暗暗皺眉頭不止.這烏沉沉的圓形罐子果然是一只夜壺.不過.它的波動的確十分恐怖.絲毫不弱于一件圣器.

“噗哈哈哈.”遠處.卜候抱著肚子大笑不止.道:“夜壺皇.你果然了得啊.把玉帝的夜壺都順出來了.哈哈哈.你贏了.”

“嗯.你贏了.”風陌揚也是忍不住冒汗.這還怎么打.對方夜壺都拎出來了.打贏了也不光彩啊.

“噗哈哈哈……”卜候笑得相當刺耳:“給玉帝倒夜壺的就是不一樣啊.底蘊深厚.佩服.哈哈哈……佩服……哎呦笑死我了.”

不過短短瞬間.玉虛皇頭頂上的那只夜壺越來越恐怖了.整個仿佛蘇醒了一般.一股龐大無比的力量洶涌澎湃著.如同一只擇人而噬的兇獸一般.

“得.小哥.這場架你看著打吧.”景曦聳了聳肩.身形往后爆閃.落在了遠處.勾動天地力量護住了城池.免得被這只夜壺給壓塌.

“得.小哥.這場架你看著打吧.”風陌揚無奈的重復了一句.突然把目光落在了遠處抱著肚子狂笑不已的卜候身上.喃喃道:“不錯.就是你了.”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卜候見到風陌揚看向自己.大驚.口中狂叫道:“你想打什么主意.我可不是什么安分良民……哦不是.我可是安分良民.”

“安分良民.借你戰體一用.”風陌揚笑道.隨即.他右手一招.卜候已不受控制的到了他的身前.

“給我破.”風陌揚大吼.將卜候向著玉虛皇推了過去.

“啊.借刀殺人啦.風天尊殺人啦.”卜候在空中哇啦哇啦叫著.手舞足蹈向著玉虛皇沖去.他心中恐懼之極.無奈戰體卻被風陌揚的兩道力量操控著.宛若一個**傀儡一般.絲毫也無法逃脫.

“找死.”玉虛皇冷喝.他對這個大嘴巴卜候的恨意還在風陌揚之上.此刻見他被風陌揚操控著.向著他沖來.冷哼了一聲.頭頂的夜壺旋轉.一股無比狂暴的力量自壺口往外沖了出來.向著卜候沖去.要將他的碾為齏粉.

“救命啊.”卜候大叫.他雖也是一方勢力的頭頭.本身修為十分強大.但面對經過祭煉.品質已經達到了圣器的玉帝夜壺.還是感覺到一陣陣頭皮發麻.玉帝夜壺上那恐怖的力量.讓他幾乎昏厥.

“不要怕.舉拳.”此時.風陌揚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在此無比危急之際.他來不及細想.右拳胡亂往前掃去.

“轟隆.”恐怖的聲響隨即傳來.卜候的拳頭剛好砸在玉帝夜壺擊出的那股狂暴之力上.瞬間就粉碎了那道無比恐怖的力量.這自然是風陌揚借助他的拳頭擊潰了夜壺的力量.

“啊哈.”經過一陣慌亂.卜候立時明白了過來.在空中穩住了身形.指著玉虛皇道:“夜壺皇.你也不過如此.可敢與本尊一戰..”

如今他知道自己身后有風天尊風陌揚撐腰.立時便狐假虎威了起來.不待玉虛皇說話.又喝道:“來來來.本尊一只手鎮壓你.”

“信不信.本尊一個拳頭就能打破你這破夜壺.”

“呸呸呸.戳破你這破夜壺.何須一拳.一個指頭足矣.”卜候一只手背著腰.一只手伸出一個手指頭指著玉虛皇.越說越離譜.讓風陌揚冒汗不已.

一個手指戳破圣器級的玉帝夜壺.便是風陌揚自己出戰.也不見得能做到啊.可這卜候分明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一點都不客氣.

“好.好.好.本皇倒要看看你怎么一個手指頭戳破我這圣壺.”玉虛皇怒極反笑.在空中蹭蹭的塌了兩步.將玉帝夜壺拖在了手中.口中念念有詞.似乎想要激活什么一般.

“破.”風陌揚暗喝了一聲.一股力量涌出.驅使著卜候的手指點出.向著玉帝夜壺點去.

風陌揚的力量經由卜候的戰體.形成一道無比犀利的劍氣.劃破了長空.鏗的一聲擊在了那玉帝夜壺之上.

火星飛濺.一道道細微的裂紋出現在了那玉帝夜壺之上.

“啊.”與此同時.卜候也是慘叫不止.他擊出劍氣的手指.瞬間碎裂.

“你故意的.”卜候向著風陌揚大吼.他心里清楚.這絕對是風陌揚因為他說一指頭戳破玉帝夜壺而**裸的報復.

“風大閃了手指.跟我何干.”風陌揚滿臉的無辜讓卜候有一種抓狂的沖動.

“當心.真正的戰斗開始了.”突然.風陌揚的聲音嚴肅了起來.玉帝夜壺徹底被激活了.

一道威壓的虛影出現在了空中.那是一個蒼老的身影.背著手.閉著眼睛.但卻帶著一股無比威壓的氣息.讓風陌揚也感覺到無比的壓力.

“天啊.這是上一代老玉帝.”卜候與遠道前來觀戰的一眾強者聲音顫抖.雖然僅僅只是一道虛影.一道殘念.卻也無比恐怖了.

“圣壺是老玉帝親手祭煉.留有他老人家的一縷殘念.你等.受死吧.”玉虛皇冷聲道.

隨即.他跪在了地上.向著空中那道虛影叩拜道:“老主子.請幫我抹殺兩只螻蟻.”

“唰.”就在此刻.空中那道老玉帝的虛影瞬間睜開了雙目.向著風陌揚看來.

“你已殞落.此事不該你管.請回吧.”風陌揚踏上一步.看著老玉帝的虛影.平靜的說道.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