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若然仙子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讓我想想……讓我想想……”師陣圖念叨了一陣之后,忽然之間站住了身軀,道:“我想到了!”

風陌揚一喜,趕忙道:“快說!”

師陣圖道:“我想到一個人可能有辦法?!?/p>

沒等風陌揚開口,他已道:“我們云水學院,曾經出過一位驚才艷艷的師姐,她的醫術天下無雙,若是能找到她,或許還有一線希望?!?/p>

聞言,風陌揚腦海中不斷的想著云水學院曾經出過的那些驚才艷艷的前輩,但卻是一時間沒有想到有這樣一人。

只聽師陣圖道:“她早我五百年,那時便已經飛升玄界了。我聽說過,她在玄界的名號叫若然仙子,只是不知道,如今她是否還在?”

“若然仙子,若然仙子……”風陌揚口中喃喃著這個名字,在玄界亂戰時,他似乎曾經聽說過這個名字,不過當時他也沒太留意,沒想到這若然仙子竟然便是云水學院的同門師姐。

“我聽說過她?!憋L陌揚肯定的點了點頭,道:“她還活著,只是我也不知道她的下落?!?/p>

“用青光鴻蒙鏡??!”此時,師陣圖提醒了他,風陌揚一聽,趕忙取出了青光鴻蒙鏡,運轉心訣,一道清麗的影子便出現在了鏡子當中。

“大荒山藥仙谷?!背霈F在青光鴻蒙鏡中的是一幅地圖,指示著若然仙子的所在——大荒山藥仙谷。

大荒山是玄界中最為著名的大山,整座山脈綿延不知幾千里,懸浮在玄界的虛空之中,亙古不動。

大荒山上,居住著玄界的戰靈級強者,或山崖或溝谷,每一位達到戰靈級的強者,都有自己的居停之處。風陌揚當即離開了困獸斗場,展開風翼,按照地圖向著大荒山趕去。

此時,因為不動圣女被風陌揚所擄,不動神教已經發出了信函,邀請玄界各大勢力聯手剿滅“yin賊”風陌揚。這不說“yin賊”還好,一說“yin賊”,各大大勢力中,誰能沒個女眷,一時間俱是人心惶惶,深怕風陌揚對著其余女眷出手,所以大家都顯示出了空前的團結,出動門派弟子,打算誅殺風陌揚。

其中,又以西北赤霄宗、北方神劍派最為積極,他們的最杰出傳人俱是折損在風陌揚手中,對風陌揚可以說最是嫉恨。

但風陌揚卻是懶得理會這些追殺他的人馬,此時沒有巔峰戰圣級以上的強者出現,他有風翼在身,真可說是橫行玄界了無敵手,不過短短數日,便到了大荒山外。

巨大的大荒山高懸在空中,一股股神圣絕倫的氣息浩蕩在天地間,這是隱居在此處的戰靈級強者無意間所散發出來的。

“大荒仙境,閑人止步!”前方,一名身穿黃色鎧甲的高大捂著手提長棍,攔住了風陌揚的路。

那是黃巾力士,一種低級的仙靈,智力與法力都不高,但力大無窮。

“我要進山找人?!憋L陌揚隨手亮出了青光鴻蒙鏡,整個玄界都知道是他得到了青光鴻蒙鏡,此時黃巾力士攔路,這寶鏡便成為了他身份的一個證明。

“請進!”果然,那黃巾力士一見到風陌揚亮出青光鴻蒙鏡,立時便退在了一邊,因為按照七老會定下的規矩,風陌揚屬于排名前兩百名的青年強者,也是有資格進入大荒山的。

向他點了點頭,風陌揚風翼震動,身軀騰空而起,很快便站到了大荒山的山腳下,一條巨大的青石鋪就的階梯展現在了他的面前,通向大荒山深處。

“你修為未到,請步行入山!”風陌揚正待飛動,一個黃巾力士已經出現在了石階梯上,道:“大荒山屬于戰靈,戰靈以下強者,請步行入山,請體諒?!?/p>

聞言,風陌揚只好點了點頭,收起風翼,踏上巨大的青石階梯,向著大荒山深處而去。石階梯兩側,時不時有巨大的石碑指示著前方分叉的道路通向哪里,是以要尋找藥仙谷卻并不很難。

但大荒山實在大得離譜,風陌揚足足往前跑了一年,也不過僅僅只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罷了,距離藥仙谷依然十分遙遠。

好幾次,他都想展開風翼趕路,但只要他一動這種心思,前方的階梯便會出現一個黃巾力士,此處隱居著無數戰靈級強者,他卻也不敢造次,只好老老實實的趕路。

終于,在第三年夏天,他到達了藥仙谷外。

藥仙谷的周圍,開滿了各種漂亮的野花,一只只蝴蝶自由的穿行在花叢中,看起來悠閑而愜意。但風陌揚卻絲毫不敢觸碰這些漂亮的野花,他從云水學院的典籍中看過這些花,知道那都是一些劇毒無比的野花,哪怕是戰圣級的強者,也能夠輕易毒倒。

藥仙谷谷口,一道青竹籬笆半開半閉著,算是那藥仙谷的大門。

“若然仙子前輩在嗎?”風陌揚不敢造次,站在籬笆外,恭恭敬敬的問道。

藥仙谷并無回聲,等到問道第三聲的時候,一只鸚鵡方才飛了過來,向著風陌揚道:“吵死了吵死了,主人在午睡,你先等著……”

風陌揚無奈,只得站在籬笆外等著。

過了一個時辰,一個悅耳的聲音才在耳邊響起,道:“進來吧……”

風陌揚知道是若然仙子在跟自己打招呼,趕忙向著谷內走了進去。但見一條清澈的消息在谷中緩緩流淌,溪中魚兒成群,慢悠悠的游著,見人來卻也不閃避。

藥仙谷的更深處,一片綠竹林中,一座竹子搭成的院落安安靜靜的點綴其間,顯得清幽而寧靜。

院落中,一個黃衣少女手持竹掃帚,正清掃著落下的竹子葉。風陌揚不敢怠慢,趕忙下拜道:“晚輩風陌揚,拜見若然仙子前輩……”

“笑死了笑死了,我主人在那呢?!蹦屈S衣少女口中傳來的聲音,卻分明是那只鸚鵡。風陌揚心中不覺一呆,隨即順著那黃衣少女所指的方向看去,但見翠竹屋,一座白玉女子雕像靜靜的矗立著。

看那容顏,分明就是曾經出現在青光鴻蒙鏡中的若然仙子。

“這……這是怎么回事?”風陌揚一驚,向著那黃衣少女問道。

“年輕人,你有何事?”沒等那黃衣少女說話,從那白玉雕像中,卻傳來了若然仙子的聲音。

風陌揚不及驚異,趕忙將景曦的狀況向著若然仙子講了一遍。

“這個……”若然仙子似乎也有些為難,隨即道:“人帶來了嗎?讓我看看?!?/p>

“帶來了?!憋L陌揚趕忙將被封住的不動圣女身軀從困獸斗場中放出來,放在那白玉雕像身前。

此時,那白玉雕像忽然間亮了起來,從雕像的雙目中,兩道白色的光芒落在了不動圣女身上,上下掃視了一遍,隨即光芒隱去。

“前輩,怎么樣?”風陌揚趕忙問道。

但那白玉雕像卻沒有回應,風陌揚不敢打擾她思考,只在一邊站著,等了很久,卻不見任何一點聲音,正待發問,只見那黃衣少女走了過來,向著他道:“笨死了笨死了,主人睡覺了。明天再說吧?!?/p>

風陌揚見此,心知有異,趕忙向著黃衣少女道:“鸚鵡姑娘,不知仙子他是不是有什么難處?”

那黃衣少女聽風陌揚相問,道:“主人受了很重的傷,每天只有一刻鐘是清醒的,其余時候全都在睡覺養傷……”

“哦?!憋L陌揚聞言,肯定了心中的想法,道:“沒想到,仙子修為這般高深,也被人傷了。卻不知道是何人所為?”(親,偷偷告訴你哦,每收藏一本書都有1個積分,它能提高你的賬戶等級。所以,收藏一下吧,利人利己。)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