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偶遇故人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隨著玄陰宮與大衍宗的人走了個干凈,一時間,風陌揚身邊便只剩下大威嶺帶來的一眾強盜了。

風陌揚無奈,只得本著走一步算一步的心思,暫且先接下眼下的這個燙手大山芋。

與天御明、花海石、風陌揚這些老狐貍的小心謹慎不同,這一種強盜卻是對這樣的結果異常高興,一個個臉上樂開了花,心中俱是覺得跟著風陌揚這個老大實在是太對了。

“實在是太好了,從今兒個起,我們也是地主了,不用再打劫……每年……不,每月……不,每天收一次地皮費人頭費……哇哇……老大,賺大發了……”

一眾強盜圍聚在風陌揚的身邊,嘀嘀咕咕的說個不停。這一次,玄陰宮與大衍宗的人把玄冰閣的勢力鏟除的非常干凈,所有巔峰戰皇級別以上的高手幾乎都被打費,而風陌揚的手下,雖然暫時還沒有戰圣級別的強者,但巔峰戰皇,卻已有數十人,足夠維持一方秩序了。

但他不太擅長管理各種人事,卻也是覺得到處都是一團亂麻,麻煩之極。此時此刻,他心中不由得想起了鄭暢,暗道:“該死的,要是鄭暢那小子在就好了……”

心中這樣想時,已漸漸起了尋找玄界之門,前往人間界的意思。

花了幾個月的工夫,將玄冰閣附近可能威脅到一眾強盜的存在都清除了一遍,又不計成本的花玄晶將一名強盜生生提到了戰圣境界之后,風陌揚吩咐了幾句,便踏上了尋找玄界之門之路。

根據人間界狼神殿殘余勢力最后逃向玄界之門來看,蕭貓兒推測,在蒼狼玄界之中,必然藏著一個通往人間界的玄界之門。

他不知道蒼狼玄界在哪,只一直御風往北方飛去。

這一次,他沒有使用風翼,他也想借這次機會,好好的游歷一下玄界。

玄界果然是一個廣闊無邊的地方,往北行了一年多的時候,依然還沒有到達盡頭,只是越往北方,城池便越發龐大,人口也越發密集。比起這北方的繁盛之地,東南方,卻的確是個偏僻的鄉野之地了。

經過一年多的游歷,風陌揚也漸漸明白了起來,在這個玄界,巔峰戰皇境界到二階戰圣境界是最龐大的群體,約占到人群中的百分之八十以上。

這里并無國別,只有大大小小的各種勢力。最小的勢力,都比大衍宗大上數倍不止。最龐大的勢力,修道者中有所謂“一殿一教,兩派三宗”的說法,指的是南方玄炎殿、西南不動神教、西方大乘派、北方神劍派、西北赤霄宗、東方太虛宗、東北天地宗七大雄踞一方的超級勢力。

七大超級勢力中,又各有一名老古董級長老組成“長老會”,負責協調七大超級勢力之間的利益摩擦,避免造成大門派的火并,使整個玄界處于一種穩定之中。

這是勢力最大的七個超級大門派,至于其余的中小門派,則更是多到成千上萬,根本無法數過來。

所有的這些勢力之中,并無蒼狼玄界。

這讓風陌揚感覺到無比的吃驚。不單沒有蒼狼玄界,而且,他暗中打探過,在這個玄界中,似乎根本就沒有人聽說過蒼狼玄界這個名字。

“奇怪了,以蒼狼一族這般殘暴的本性,不可能沒有一點動靜啊……”風陌揚心中暗暗吃驚道。

“或許,蒼狼玄界并沒有與這個玄界連在一起?”最后,風陌揚只能這般推斷道:“昔日,炎天尊葉歸與與鈞天尊爆發曠世神戰,所有玄界因此貫通在了一處,或許這個蒼狼玄界僥幸沒有被貫通在一處也未可知?!?/p>

“看來,只能另外想辦法了?!毖垡娭n狼玄界不知藏身何處,風陌揚無奈,只得放棄了原先打算通過蒼狼玄界回到人間界的想法,打算重新尋找新的法子進入人間界。

自此,他便在各處酒樓市集游歷,專心打聽各種消息,希望能找到一星半點相關的消息。

這一日,他方在一處酒樓坐定,便聽到鄰座一人道:“……真是可憐吶,被人打得那是頭破血流啊……”

“可不是么?也怪那家伙晦氣,誰讓他暴露自己是人間界來的……沒被直接打死已經算好的了……”另一人接著道。

對這樣的談話,風陌揚如今已經見怪不怪了,原來因為人間界進入玄界的強者,因為靈氣充足的緣故,往往會在很短的時間內修為突飛猛進,超越玄界的土著,所以這里的土著都對人間界上來的強者十分痛恨,若是那強者沒有找到依附勢力的話,往往便會被直接抹殺。

但即便是有依附勢力的強者,若是在依附勢力中地位不顯或者依附的勢力過弱的話,往往也會被打個半死。

但聽到人間界強者被打,風陌揚卻也是仔細聽了下去,只聽先前那人道:“真是可憐吶,據說那家伙在人間界時還是一個什么大勢力的頭目呢……十多年前上來的時候,還在一個小勢力混了個長老……現在那小勢力被人干掉了,他又被人排擠,便越混越差……”

“十多年前……”風陌揚聽到此話,不覺暗道:“十多年前,據我所知,進入玄界的又是大勢力頭目的,只有一個修羅皇,難道是這家伙?”

“走走走,看看去,這回在城外又開打了呢……那老家伙,卻也正經打……”兩人說著話,已付了帳,向著城外走去了。

風陌揚當即放了一塊玄晶在桌子上,身形一動,跟在了兩人的身后,向著城外走去,要看看那被人打的人間界強者到底是誰。

城外,果然聚了一大堆人,正圍著一人拳打腳踢尋開心。

風陌揚擠在人群中,只一眼便已經認清了那人,卻果然是那修羅皇。

此時的修羅皇,哪里還有十五六年前在人間界西南大沼澤時候的強勢,整個人足足瘦了半圍,身上的一件破袍子也臟兮兮的,要多慘有多慘。

幾名巔峰戰皇圍著他,口中哈哈狂笑道:“老家伙,狂啊,狂??!你不是自稱戰圣么?給我打個神通試試?”

修羅皇嘴角不住的滲出一絲絲鮮血來,卻早已是內傷深重了,又哪里還有戰圣級的實力,此時的他,有個初階戰皇的實力就頂了天了。這還是一眾玄界強者要慢慢消遣他才沒有出重手,要不然,只怕隨手一腳便可以將他踢得灰飛煙滅了。

“慘吶!真慘!”風陌揚站在一邊,暗暗搖頭不止。他悄悄的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并無巔峰戰圣級別的強者,便悄悄的往前移動了過去。

“打個神通試試?”一名玄界強者口中說著,又一腳踢向了修羅皇。

但便在此時,他的腳竟真被硬生生的定在了空中,隨即,他整個人都倒飛了起來,向后摔去。

與此同時,風陌揚一把抓起了被打得渾身是傷的修羅皇,沖天而起。

“有人救他,追!”一眾玄界強者一愣,隨即爆發出了大喊聲。對他們來說,時間沒有任何意義,活著最大的困惱是無聊,好不容易見到有人劫走了修羅皇,又哪里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一時間,各處人影閃動,竟有數千之眾向著他沖來。

“走!”風陌揚到了此時,更不停留,一聲長喝,青蒙蒙的風翼出現在了身后,瞬間便與眾人拉開了距離,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