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師徒匯合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七名皇宮隱衛卻并不覺得蕭貓兒對他們有什么企圖,酒精的麻醉加上大碗喝酒大塊吃肉的快意,讓他們心中覺得蕭貓兒實在是太好了,跟著這樣的人來執行任務,可真是太有趣了。

所有的想法匯聚在一起,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所有的隱衛都更加拼命的抽打著坐下的馬匹,讓馬匹更加瘋狂的趕路。

如此,不出半日工夫,已到了南嶺。

到了南嶺,山勢便崎嶇陡峭了起來,眾人只好舍了馬匹,在山間趕路。

果然如鄭暢的紙條上所說,此時的莫斂鋒等人都在南嶺。

一見到莫斂鋒,蕭貓兒趕緊下拜道:“教授……”隨著修為的越來越深,蕭貓兒也越來越感謝莫斂鋒當年為他打下的那個基礎了,強橫的身體,在對抗中實在是太重要了。

“起來吧,你們來了就好?!蹦獢夸h右手一動,已將蕭貓兒托了起來,道:“青龍幫、血魔門如今跟何子清勾搭在了一起,襲擊了我們的幾個供應站,我們的人馬也損失了不少,若無生力軍加入,只怕真不好對付?!?/p>

蕭貓兒雙目微微一掃,已看出來了,三組人馬此時都集中在大營中。

“這么說,眼下我們被他們逼住了?”蕭貓兒看到此等情形,心中已明白了幾分,不由道。

莫斂鋒點了點頭,道:“沒錯,對方戰王級別的人物起碼有三十幾人,穩穩的吃定了我們,更何況還有其他的一些勢力在一邊虎視眈眈,是以我讓兄弟們都聚在了一處,只留少量眼線監視著何子清的走向?!?/p>

蕭貓兒點了點頭,道:“原來如此,那何子清現在何處?”

莫斂鋒道:“便在百里外的越崆山主峰附近轉悠,我懷疑,越崆山主峰附近便有靈脈。否則,那何子清絕不至于在此逗留數天?!?/p>

微微點了點頭,蕭貓兒已道:“教授,我們為什么不調動大軍如山,雖說在戰王級別的強者面前,大軍不過只是個擺設,但數十萬人馬密密麻麻的布列著,對那些修為低微的武者,卻也是有震懾力的?!?/p>

只聽莫斂鋒冷哼了一聲,道:“這里的大軍,都是唐家的人馬,數日前,他們接到命令,卻全退縮回山腳的南嶺鎮去了,哪里會施與援手?!?/p>

“唐家,又是唐家!”聞言,蕭貓兒不覺冷冷哼了一聲道:“靈脈圖若丟失,他們唐家卻也討不了好去,他們難道連這點也不懂么?”

“他們可不糊涂,靈脈圖是你我師徒負責的事,若是我們丟了,這罪責可全在我們身上,若是我們得到了,嘿嘿,他唐家軍在摻和一把,豈不是也有功勞?”莫斂鋒目光冷冷的看了一眼外面,道:“不管如何,如今我們合兵一處,卻也總不怕他們?!?/p>

說著,莫斂鋒已吩咐道:“巔峰戰王站出來?!?/p>

立時,便有六名巔峰戰王站到了莫斂鋒身前。

“好,你們兩兩一組,當先開路,遇到巔峰戰王,不用交手立時退避,二階以下戰王,一律格殺。準備一下,立時出發?!蹦獢夸h沉聲吩咐道。

“二階戰王,出來六名與我一組,專挑落單的巔峰戰王下手。兩個時辰后,我們出發?!鄙焓贮c了幾名二階戰王,莫斂鋒又分出了第二組。

“剩下的戰王級別強者,跟蕭貓兒一組,四個時辰之后,你們跟上。戰王級別以下的,卻也不用去了,在這大營中守著便是?!蹦獢夸h目光落在了一眾金虎幫幫眾身上。

蕭貓兒點了點頭,道:“樊幫主,你也留下來,我看來這里湊熱鬧的,卻也有些小幫會……此時不吞了,更待何時?”

樊金虎聞言,點了點頭,道:“好,我知道了?!?/p>

蕭貓兒說著,已從乾坤戒中取出了好幾個瓶子,分發給三組,道:“這是上回從一個戰皇級別的高手家中抄沒來的毒藥,想來毒倒那些個戰王沒什么問題。大家都拿點,關鍵時刻沒準有用?!?/p>

這幾瓶毒藥,卻的確是蕭貓兒從困獸斗場中那變態死老頭的老巢中抄沒出來的,一直放在乾坤戒中,此時想起來,方才拿出來分發給了諸位戰王高手。

“好,好,真是好東西啊?!蹦獢夸h說著,大手一抓,將那幾瓶藥粉塞入了自己的乾坤戒中,道:“想那血魔門惡行昭彰,卻也不是什么好東西,以毒攻毒正是恰當之極?!敝惠p輕幾句話,莫斂鋒在正義上站住了腳。

“對,對,此時卻也管不得許多了?!蹦菐讉€戰王口中答應著,已迅速取出玉瓶,將蕭貓兒那幾瓶毒粉分成了數份。

不一時,那三組戰王與莫斂鋒那一組人馬已先后出了大營,向著越崆山主峰一帶摸去。

在營地中等了四個多時辰,蕭貓兒方才站起身來,道:“該我們了,大家馬上出發。樊幫主,這里就交給你了?!?/p>

樊金虎點了點頭,道:“放心吧,一切有我?!?/p>

蕭貓兒一揮手,一眾戰王便殺氣騰騰的往越崆山方向殺去了。

經過莫斂鋒等人先行開路,一路上,倒沒遇到多少的阻攔,偶爾有個別戰王出沒,只要不是自己一方的,蕭貓兒立時便會領著手底下的戰王級別高手涌上去,毫不客氣的格殺。

反正有整個帝國的力量在背后做支撐,蕭貓兒才不怕錯殺什么人物呢。換言之,他可不怕因為殺掉什么勢力的重要人物而捅婁子。

“殺!殺光丫的!敢跟我們搶靈脈圖的,全殺了!”蕭貓兒手握著血紅色的妖異情刀,殺氣騰騰的嚷著,領著隊伍呼呼啦啦的往前殺去,山中那些打算來分一杯羹的勢力,見到一群戰王一起出沒,自覺沒這能力的,俱是遠遠的躲了開去。

靈脈圖是重要,可是性命更重要不是?

“看熱鬧的,是朋友的,全走開!想搶東西的,給老子站出來,讓老子看看你的腦袋經不經砍!”手中兵刃毫不客氣的卷向那些沖上來的不知死活的各大勢力的人馬,蕭貓兒口中不住的狂叫著,整個人身上爆發出道道凌厲的殺意。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