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蠢蠢欲動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朕此次找你前來,便是要你領著皇宮隱衛,增援王庭高手,擊殺何子清,奪回靈脈圖!”老皇帝說著,伸手在空中揮動了一下,七名渾身上下裹著黑衣的皇宮隱衛已出現在了蕭貓兒身前。

這七名隱衛身上,俱是散發出道道強絕的氣息,看起來,修為起碼在二階戰王之上。

“你是第三組組長,其余事宜,等你趕到越崆山,你教授莫斂鋒會跟你說的?!崩匣实壅f著,向著那七名皇宮隱衛道:“自即日起,你們全歸蕭貓兒調遣,蕭貓兒的話,就是正的話?!?/p>

“諾?!逼呙蕦m隱衛齊齊答應了一聲,已站在了蕭貓兒身后。

蕭貓兒點了點頭,道:“皇上適才說到莫教授,莫非……”

“沒錯,莫斂鋒也是皇宮隱衛,他是皇宮三十六衛之首,準確的說,是皇家三十六衛之首?!崩匣实埸c了點頭,緩緩道。

“原來如此,怪不得莫教授如此囂張……”聞言,蕭貓兒不覺在心里頭暗暗道。

“好了,事不宜遲,你趕緊出發。根據線報,那何子清就在越崆山一帶,此事拖太久了,各方勢力已經有所察覺,再不將靈脈圖尋回,日后麻煩不小?!崩匣实凵裆?,從懷中掏出一塊玉佩,道:“這個給你,各地軍力,可隨你調遣?!?/p>

蕭貓兒將那玉佩接在手中,沉聲道:“臣一定不辱使命,將靈脈圖尋回?!?/p>

不做停留的,蕭貓兒便領著七大隱衛快步向著禁宮之外而去了,禁宮隱衛,除了部分在民間執行各種任務與幾名留守禁宮負責安防外,已然分成了三組,先后趕往越崆山,參與擊殺何子清的任務。

蕭貓兒出了禁宮,很快到了蕭王府,臨走之前,他還是有些不放心這帝都之事,是以有些事,卻還需要葉知秋幫忙看顧。

如前幾日一般,葉知秋一直盤坐在蕭王府的屋頂上。蕭貓兒沒費多大勁就上了屋頂,向著葉知秋道:“義父,我要出們一趟,這帝都,只怕要勞您多看顧些了?!?/p>

“唔,去吧去吧,不經歷血雨腥風,卻也終究成不了蓋世強者?!比~知秋揮了揮手,道:“這帝都的事,老子給你盯著,你無須掛念?!?/p>

蕭貓兒點了點頭,道:“有勞義父了,事情緊急,我這就出發?!?/p>

說著他身軀落在王府內,向著一名護衛匆匆交代了幾句,便出門跨上駿馬,領著那七名皇宮隱衛,撲啦啦向著城外而去了。

一直以來,他都得不到機會離開帝都,此時離開,卻正好去探聽探聽那鄭暢的消息了。

不過幾個消息發出,不一時,金虎幫樊金虎等人已領著手下高手二十余人趕了過來,跟蕭貓兒匯合在了一起,急匆匆向著越崆山方向而去……

便在蕭貓兒等人離開帝都,疾疾趕路之時,太師府上,唐家的人馬也動了起來,一道道命令不斷從唐云飛口中發出去。

“傳消息給各大勢力,務必盯死蕭貓兒,一旦發現靈脈圖,立即擊殺蕭貓兒?!?/p>

“出金幣三百萬,銀幣八千萬,靈玉一萬方,血玉七千方……讓天字第一殺務必擊殺蕭貓兒,若皇宮隱衛有阻攔,格殺勿論,每名皇宮隱衛靈玉一萬方?!?/p>

“還有,極豹,你領本家高手二十人,尾隨而去,一旦發現靈脈圖,全力劫奪。此外,傳我命令,令云水軍團各部全力配合?!?/p>

“……”

一道道命令,自唐云飛口中發出。一條條人影,自唐府內出沒。整個唐府,都忙碌了起來。

靈脈圖一案,時隔太久,如今消息已經走漏,各方勢力俱是蠢蠢欲動,意欲將那靈脈圖收為囊中。

如今天地間靈氣稀薄,若是能夠得到靈脈圖,各大勢力,尤其是唐家這樣財大勢大的大家族,更是不知道能夠造出多少頂尖高手來。

甚至,唐云飛都已經幻想著唐家得到靈脈圖之后,將唐家資質好的子弟送入靈脈中滋養,不出百年,便能造就出一大批足以飛升的戰圣級人物來,屆時,唐家勢力便穩穩壓過景家葉家,成為帝國第一大家族。

“哼哼,到時候……”想到得意處,唐云飛不覺哈哈大笑了兩聲。

“爹爹,如今消息走漏,只怕朝廷還會繼續派出各方勢力參與奪回靈脈圖呢……”站在一邊的唐極獅見到唐云飛臉上那得意之色,不覺低聲提醒道。

“無妨,無妨,葉家這近千年來,漸漸偏于文治,高手卻已是越來越少,而我唐家,卻一直在休養在壯大,不說別的,便是那幾位老祖,只要有一人出面,便能穩穩吃定數十萬大軍了,何須怕那什么朝廷的軍馬?!?/p>

說到得意處,唐云飛更是揮了揮手,道:“我兒休要擔心,唐家隱忍千年,已到了奮起一擊,創立萬世不朽基業的時候了?!?/p>

“是,孩兒多慮了?!碧茦O獅聽到唐云飛的話,趕忙答應道。

“嗯,你們五兄弟,也要團結一心,不要自亂了陣腳,辱沒了唐家五杰的聲明,壞了大事?!焙車绤柕亩⒅茦O獅看了一陣,唐云飛沉聲囑咐道。

便在此時,只聽到唐府中一聲長嘯,一道極強的罡氣轟的一聲直直往上竄起,往蒼穹頂起,瞬間,整個唐府都晃動了起來,仿佛地震來臨一般。

唐云飛臉色一變,隨即喜道:“好,好,真是太好了,天助我也。誰能想到,在這個時候二弟會破王成皇……”

說話間,他身軀一動,已向著那傳來長嘯之處撲了過去。

但見長嘯之處,一個紅發男子正散發出道道強勁的氣勁,唐云飛只覺得胸口一悶,整個人已被那氣勁帶了起來,直直往后倒飛而去,嘭的一聲撞在一根柱子之上。

“咳咳……二弟啊,二弟,你這是要拆了哥哥這把老骨頭啊……”唐云飛口中干叫著,臉色的神色卻是喜極。

那紅發男子正是唐云飛的二弟,數十年前便在唐家密室中閉關尋求突破的唐云猛。

“大哥……”唐云猛將身上氣勁一收,回過頭來攙住唐云飛,道道氣勁沒入唐云飛的體內,替他修復著適才被震傷的經脈。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