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逆天改命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葉知秋看了一眼五名老祖,緩緩點了點頭,已是向著列祖的牌位跪了下去,低聲禱告道:“不肖子孫葉知秋,今日為救孫皇,不得已拜求列祖列宗,賜下祖魂……”

說著,葉知秋伸手在自己右掌劃了一下,一道鮮血立時噴涌了出來。

神色凝重的在空中滑動著右手,一道血紅色印圖便出現在了空中。

“葉家子孫,以江山社稷為重,以黎民百姓為重,若孫皇不治,四皇子葉文江與六皇子葉文濤起爭端,屆時,戰火重開,生靈涂炭,后果不堪設想……為蒼生計,還請列祖列宗賜下祖魂……”

葉知秋一邊喃喃禱告著,一邊摧持著那道血印,血印緩緩的轉動著,在空中漸漸的消失,仿佛是融入了一個什么結界之中一般。

不一時,從葉知秋的前方,緩緩地浮現出了一個巴掌般大小的白色小瓷瓶。那瓷瓶之上,緩緩流轉著道道圣潔的氣息,正是他口中所說的“聚魂瓶”。

隨著聚魂瓶的出現,那一塊塊牌位,也緩緩的顫動了起來,一縷縷ru白色的光芒不住的涌動而出,在空中相互交匯著,匯成一道實質化的煙霧般的光芒,向著那聚魂瓶匯去。

此時,整個祖廟之內,都充滿了生命元氣。

濃郁的生命元氣不斷的向著聚魂瓶匯入,同時,那散逸而出的生命元氣,卻也滋養著在場的諸人,令他們感到舒服之極。

葉知秋適才那隔開的手掌,被生命元氣一滋養,竟是迅速的結痂,不一時,已是完好如初了。

五名老祖,各個俱是心頭震動,他們心中有數,光是這幾口生命元氣,便能延續他們好幾年的生命。

終于,空中飄散的生命元氣緩緩的淡了下來,聚魂瓶內,幾滴雨點般大小的祖魂之水緩緩的飄了出來,一股股磅礴的生命元氣便自這幾滴祖魂之水中涌動而出。

“好,小心了!”葉知秋低喝了一聲,雙手在胸前結印,一道柔和而龐大的力量席卷而出,已將那幾滴祖魂之水穩穩控制在了空中。

下一刻,他右手一引,那祖魂之水便飛動了起來,迅速的向著老皇帝的頭頂匯去。

“啊……”祖魂之水剛落在老皇帝的頭上的時候,老皇帝便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嚎叫,祖魂之水上磅礴的生命元氣自天靈蓋內向著老皇帝灌入,如同一直大軍一般在他體內瘋狂奔涌,與衰老的氣息做著殊死搏斗。

自然的,老皇帝身軀這個戰場就遭受到巨大的痛苦了。

不過瞬間,老皇帝的身軀已經縮成了一團,額頭上的青筋根根爆出,漆黑如墨冷汗如小溪一般流淌而下,不一時,地面已經濕了一大片。

生命元氣以其不可思議的能量改變著老皇帝的體內,將他體內郁積已久的雜質都通過汗水排了出來,一股腥臭味立時在祖廟之內彌漫了開來。

葉知秋微微皺了皺眉,道:“你們這些四體不勤的家伙,真是麻煩。連汗都是這么臭?!痹瓉砦丛逕掃^的老皇帝,卻是不能像五祖等人一樣直接吸收氣狀的生命元氣,只能通過外力強行灌入。

罵罵咧咧間,葉知秋左手一帶,另一滴生命元氣再度灌入了老皇帝的體內。

在老皇帝的痛苦嚎叫中,五個老祖齊齊大喝了一聲,右手手指一劃,五道柔和的力量在空中交相輝映,向著老皇帝體內匯入。

仿佛是在一鍋沸水上加了一瓢冷水一般,老皇帝方才安靜了下來,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在五位老祖的幫助下,老皇帝體內那幾欲爆裂開來的經脈方才穩定下來,任由著那生命元氣沖擊著他身上的每一個角落。

“最后一滴來了,小心!”便在此時,葉知秋大喝了一聲,雙手齊齊在胸前一推,最后那一滴祖魂之水便被操控了起來,向著老皇帝的頭頂低落。

此時,老皇帝體內的生命元氣已經漸漸滿溢,那最后一滴剛剛落下,一股龐大的抗拒力便自天靈蓋沖了出來,向著那滴祖魂之水推去。

“進去吧?!比~知秋低哼了一聲,身軀直直漂浮而起,右掌一動,一股磅礴的力量便涌動而出,向著那滴祖魂之水托去,緩緩壓向葉知秋的頭頂。

一時間,老皇帝替你的抗拒之力與葉知秋的力量卷在了一起,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力量交鋒帶,那祖魂之水便在老皇帝頭頂的三寸處跳動不止。

五名老祖見此,也是知道到了最后的關頭,俱是齊齊盤膝坐下,雙手往上一托,一道道璀璨的戰氣自體內卷出,向著老皇帝的身軀匯去,替他護住心脈,不讓葉知秋的力量將它們擊傷。

“哈!”猛然間,葉知秋一聲低喝,雙掌力量猛然加大,那祖魂之水被他一推,立時匯入了老皇帝的體內。

五祖心有靈犀,立時改變了力道,替老皇帝引導起那在體內瘋狂游走的生命元氣。

如此,足足過了大半個時辰,五人方才緩緩收手,老皇帝此時已經如一灘爛泥一般躺在了地上,呼呼睡過去了。

六人知道老皇帝這一覺醒來,不僅能夠大病得愈,而且身體還會比之前更加硬朗數倍,俱是齊齊松了口氣。

“這小子倒是還能當幾年皇帝,不過,將祖魂灌入體內畢竟是強行逆天改命的事,五年之后再度病發,卻是神仙也難救了?!绷季?,一個老祖方才緩緩道。

“五年時間,應該是足夠他解決麻煩了。哼哼,那葉文江手中兵強馬壯,若是這小子就這么掛了,葉文濤拉著景家,這一場戰可是有得打了?!比~知秋嘿嘿笑了兩聲,道:“且看看這小子如何收拾這個局面?!?/p>

五祖聞言,俱是點了點頭,只聽葉知秋的六伯道:“好了,我們卻是該繼續坐那死關去了……唉……十年之內再無突破,我們可就再難活命了?!?/p>

說著,五祖已是緩緩轉身,向著祖廟之外去了。

“慢!”便在此時,葉知秋忽然道:“五位老祖宗,不妨聽我一言?!?/p>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