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栽贓嫁禍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撤,撤!媽的,往西邊去!”

青蛇幫幫主屠青龍口中罵罵咧咧,帶著手底下的青蛇幫幫眾急急往西邊逃竄而去。

適才他們在東邊,被景旭兄弟領著的人馬拿弓箭一頓亂射,卻是傷了好幾名幫眾。

無奈之下,屠青龍只好調轉方向,向著西邊趕去,希望能從西邊逃離帝都的地界,暫且避開蕭貓兒。

看著掉隊的幫眾越來越多,隊伍越來越慢,屠青龍狠了狠心,已是喝道:“快撤!能跑的兄弟快點,不能跑的兄弟,為了本幫的基業,卻是顧不得你們了,你們自己求生路去吧?!?/p>

“幫主……”聽到屠青龍的話,那些受了傷的跑不動的幫眾俱是大聲哭喊了起來。

“我們走!”屠青龍大喝了一聲,已是不管那些剩下的幫眾,領著剩下的能跑的幫眾,如喪家之犬一般往西邊逃竄而去了。

遠處,依稀還傳來景旭等人粗豪的大喊:“別跑,丫的別跑???,抓住這幾個,帶回去……”

在景旭等人的咆哮之下,青蛇幫幫眾更是加快了腳步,急急向著帝都西郊跑去。

帝都的西郊,并無官兵攔截,這更給了屠青龍信心。

“兄弟們,快啊,快啊,過了前面那兩座莊園,再翻過拿道山崗,我們便出了帝都的地界了。那時,那蕭貓兒可就管不得我們了……”

見到前方并無官兵的影子,屠青龍不由得放松了下來,口中大聲叫著,甚至還跑到了隊伍之后,扶起了幾名稍稍落后的青蛇幫幫眾。

熙熙攘攘間,屠青龍等人卻是已經進了那莊園之中。這片莊園,卻并無多少人煙,也沒建起屋舍,想來是那胡德敏剛從別人手中豪奪而來,尚來不及修建。

見此,屠青龍更是大笑道:“哈哈哈,那蕭貓兒卻是個傻子,若在這里布一道人馬,今日我卻是再也逃他掌心了。兄弟們,沖過莊園,逃得生天!”

“屠幫主認為,我會犯這種傻么?”便在此時,從屠青龍的身后,傳來了一個冷冷的聲音。

但見蕭貓兒一身黑衣,渾身上下殺氣繚繞,已向著青蛇幫幫眾走了過來。

便在此時,從那莊園的角落,也是傳來了數聲吶喊,數千軍士便沖了出來,團團將一眾青蛇幫幫眾圍了起來。

“殺!一個不留!”蕭貓兒知道這青蛇幫行事最是不堪,這一個多月來在西城為非作歹,**擄掠無所不為,已是下了殺心,右手一揮,這一眾軍士便涌向了青蛇幫幫眾。

不出一刻鐘的工夫,數百名青蛇幫幫眾,除了屠青龍與幾名長老稍微反抗了一下,然后被蕭貓兒拍成肉餅外,便再也沒有活口留下了。

“慘啊,真是太慘了……”蕭貓兒無奈的搖了搖頭,淡淡道:“不過,這也是你們咎由自取,我蕭貓兒公平的很,那金虎幫行事稍好,卻留他周全,你青蛇幫與黑斧門最是不堪,卻是留不得?!?/p>

話音剛落,已是大聲叫了起來:“干什么啊,你們,怎么還在這里,快去追殺青蛇幫余孽啊……”

說著,蕭貓兒已是一道人影撲了出去,大聲喝道:“西城財務主事胡德敏貪贓枉法,勾結青蛇幫,攪亂帝都秩序圖謀不軌,本指揮使奉皇太叔命令,特地領兵清剿,大家千萬小心,不要放走了青蛇幫余孽啊……”

聞言,一眾士兵俱是大叫了起來:“兄弟們,沖啊,不要放走了青蛇幫余孽……”

兩千余名士兵便呼啦啦沖進了莊園,轉眼間,便有數百莊丁被一眾士兵拖了出來,圍在了一處。

過不了多時,渾身上下哆哆嗦嗦的胡德敏已被一眾士兵自床底下拖了出來,押在了蕭貓兒的身前。

“指揮使……胡家的人全在這了?!贝藭r,一個兵頭已指著一群女人和一堆孩子道。

蕭貓兒點了點頭,道:“好,把他們全殺了?!?/p>

“這……”那兵頭聞言,已是猶豫道。

“大人饒命,大人饒命??!”便在此時,那胡德敏卻是醒過了神來,雙膝一彎,已是噗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大聲哭叫起來。

蕭貓兒冷冷掃視了他一眼,道:“胡德敏,你陷害這莊園的主人的時候,可曾想過有今日!”

說著,蕭貓兒已將手一揮,道:“來啊,將方阿婆帶上來?!?/p>

聞言,兩名士兵已帶著一名枯瘦的盲婆婆走了過來。

“狗賊,你還認識我嗎?”那盲眼方阿婆被兩名士兵扶著,情緒激動,已大聲怒罵道:“胡賊,你也有今日!”

說著,那方阿婆已是向著蕭貓兒跪了下去,道:“求指揮使大人為民女一家做主……”

此時,一些士兵已是認出了方阿婆,紛紛議論道:“這……這老太太不是在東二街街口乞討的嗎?難道……”

“方阿婆,你且起來,給大家說說,這胡德敏是如何害得你家破人亡流落街頭的!”蕭貓兒的聲音適時響了起來,傳入了一眾士兵的耳中。

“五年前,我們方家,是這座莊園的主人,我們夫婦兩人,生有一女,守著祖上的莊園,每日里和和美美的過日子……”

“直到有一天,這胡賊路過莊園,見到了我的女兒……我可憐的女兒哎……”

說到這里,方阿婆已經哽咽住,身軀顫抖著,說不出話來了。

良久,方阿婆方才平靜了些,道:“這狗賊見我女兒美貌,便起了歹心,花言巧語誘騙不成,竟動手要……要侮辱我的女兒……”

“胡說八道!污蔑污蔑……”胡德敏聞言,已是大聲爭辯道,蕭貓兒右手一帶,一道勁氣已打在了胡德敏的身上,冷冷道:“現在,沒你說話的份!”

說著,他目光冷冷掃視了一眼一眾胡家家眷,道:“你們也一樣,誰亂插嘴,就不要怪我辣手無情……”

在蕭貓兒那森冷的目光的掃視下,所有的胡家家眷俱是如墜冰窟,將嘴巴閉得死死的。

蕭貓兒這才回過身來,向著方阿婆道:“阿婆,你盡管放膽說,本官今日給你做主!”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