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離愁別緒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云水學院的慶功宴上,每一個隊員都十分興奮,今日取得了冠軍,想必能夠幫助學院度過難關了吧。

這樣想時,即便是平日里酒量最差的隊員,也是頻頻舉杯。

“來,我敬大家一杯,喝完這杯酒,我有事要宣布……”便在眾人喝得醉醺醺間,于意然看了一眼蕭逸,舉著酒杯站了起來。

聞言,所有人都將酒杯滿了起來。

“學長啊,你有什么話就算吧,是不是想向我們的某位學姐求婚啊……”小貓兒嘿嘿笑著,看向林嫣兒。

林嫣兒臉色微微一紅,趕忙低下頭去。

“盡胡說,我說的是正事。來,先干了這杯……”于意然瞪了小貓兒一眼,舉杯將杯中的烈酒一飲而盡,道:“我先干為敬?!?/p>

一眾隊員此時已經從于意然臉上的表情看出了些不對勁,默默將杯中酒喝完,俱是道:“學長,怎么了?”

于意然頓了頓,道:“這杯酒,也是告別酒,明天,我就不跟大家回去了?!?/p>

“怎么回事?”

“什么?你不跟我們回去?”

此時,桌上諸人,除了林嫣兒與蕭逸,俱是不解的看著于意然。

蕭逸道:“還是我來幫你說吧?!?/p>

說著,蕭逸已提高了聲音,道:“你們的于意然學長,這一學年就要畢業了,他將前往前線投軍,報效帝國?!?/p>

于意然與林嫣兒俱是點了點頭,肯定了蕭逸的話。

天元大陸中,西方的魔武帝國與東方的圣武帝國一直處于敵對狀態,這數十年來,雖然雙方沒有發生大的戰爭,但小的沖突,卻是年年都有,是以,前線一直在招人。

“是的,明天,我便出發,趕往前線報道了。這件事,校長是一直知道的……”說道這里,于意然的聲音都有些哽咽了,頓了頓,方道:“這一路來,跟諸位兄弟姐妹一起,是于某此生最大的幸?!?/p>

林嫣兒輕輕的握著于意然的手,宴會的氣氛一時間充滿了離別的悲傷。

小貓兒舉起酒杯,哈哈一道:“不就去個前線么,像我們這些修道之人,等能御劍飛行了,去個前線也不過半日時間,卻沒什么打緊的。來,干了這杯,祝我們的學長軍共連連,升官發財!”

被小貓兒一說,眾人一想也對,頓時紛紛舉起了酒杯。

酒宴的氣氛一時間又熱鬧了起來。

坐在一邊,小貓兒將烈酒一杯一杯的往喉嚨中灌去,他口中雖是說得輕松,但心中卻是十分難受。

這些日子來,與于意然的相處中,他已經把于意然當成了自己的好兄弟。

他不擔心于意然在前線遇到什么麻煩,以他戰王的力量,他相信等閑之輩也傷不了他。

他只傷心曲終人散。離別終究還是要來。

最先離開的于意然,接下來,自己與寒江雪或許也到了離開的時候了。

按照云水學院的校規,學生若在四年內能達到戰王境界,是可以破格提前畢業的。自己與寒江雪都已經達到了戰王境界,或許,也是離開的時候了。

酒宴開始之前,六皇子曾經派人給他送過一封親筆信,心中流露出的,頗有幾分招募之意。

自己的仇人中,無論是唐家還是蒼狼玄界,都是勢力極大的家族,他知道,憑借自己單槍匹馬想要報仇,卻是極難。

“看來,只有想辦法進入朝廷,借用官方的勢力經營自己的勢力了?!毙∝垉汉莺莨嗔艘槐?,向著身邊的鄭暢傳音道:“小胖,我也要離開了?!?/p>

鄭暢微微一驚,把目光看向小貓兒,不解的傳音給小貓兒道:“你也要離開?你去哪里?”

小貓兒道:“去朝廷?!?/p>

鄭暢聞言,道:“不行,你忘了嗎?正是朝廷的官兵殺了我們山寨的人,總有一天,我要報仇,我不想與你為敵?!?/p>

小貓兒道:“你聽我說。朝廷的勢力,不是我們一兩個人能對抗的。我們的仇家,是唐余和他背后的唐家,要想鏟除唐余和唐家,只有進入朝廷,找機會給他們栽贓、挑事!”

聞言,鄭暢沉吟了一會,點了點頭,舉起酒杯,道:“小貓兒,我敬你?!?/p>

小貓兒哈哈一笑,跟鄭暢碰了一下杯,而后傳音道:“今天,六皇子流露出了招募我的意思,我們的機會來了……我先進入朝廷,你等明年畢業了,我們再做計較?!?/p>

鄭暢向著小貓兒傳音,道:“人說朝廷是個殺人不見血的地方,自己一切小心?!?/p>

小貓兒點了點頭,道:“我知道,別的咱不行,背后插刀子,打悶棍還不會么?放心吧,等回學院收拾收拾,我就提前畢業?!?/p>

“喂,你們兩個大眼瞪小眼干嘛呢……喝……喝酒……”此時,景曦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一把拉住了小貓兒,道:“喝……喝酒……我們喝酒……”

“好了,好了,你不要再喝了……”小貓兒扶了一下將要摔倒的景曦,道:“你到一邊消停會……”

說著,把景曦攙扶到了一邊的椅子上。

“沒……沒醉……沒醉……我還能喝喝……喝一壇……我還要……要和于兄喝三百……三百杯……”景曦靠在椅子上,仍舊不肯消停,口中嘀嘀咕咕的念叨著,但此時酒意上來,她全身已經軟了,哪里還能站起身來。

“好了,曦兒妹妹,意然已經醉了,喝不過你,我讓小貓兒送你先回去如何?”林嫣兒見景曦已經喝得差不多了,忙柔聲勸著,拉過小貓兒,將景曦交到了他的懷中。

“先送她回去吧?!庇谝馊淮藭r也是走了過來,看著閉上眼睛呼呼睡著了的景曦,無奈的搖了搖頭。

小貓兒點了點頭,道:“好,那我先送這個小麻煩回去?!?/p>

“我也去吧,一個傷殘送一個醉鬼,總是讓人不太放心……”鄭暢站起身來,伸手扶了一下景曦,兩人便往外走了出去。

外面,月明星稀,偶爾有喝得爛醉如泥的得意人或失意人在大家上搖晃……

這個夜啊,真是幾家歡樂幾家愁。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