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深愛的女神(終篇 )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風聲雖然平息,回到中海的張子文還是不敢讓唐舒這么快就露面,龍口屬于張子文的地盤,將她安排在龍口剛建好的度假村里,這里環境清幽,又是旅游勝地,張子文不但可以在龍口開發區現場辦公,還能與乖乖唐舒在這風景如畫的地方過著二人小天地的曰子,倒也其樂融融……

有小舒在,似乎好運也隨著她回歸而到來,張子文有好運,自然就有人走霉運,陳浩,這個部長公子還是鉆進了張子文精心布置的套子,在表演天才比爾與前黑社會頭子的通力合作下,一大船價值上億的走私貨按計劃被緝私海關查扣,交接貨物的陳浩被當場捉拿,緊接著,宏大集團的秘密帳冊通過匿名者秘密送到檢察機關,為防止權勢的作用,張子文運用了媒體炒作手段,將秘密帳冊的部分信息公布于眾。

媒體的作用就是強勁,一時間宏大集團的走私大案鬧得沸沸洋洋,宏大集團的走私犯罪案徹底曝光,驚天大案驚動了高層,紅頭文件下達,扯出貪官無數,以至于后來高層專門針對這件案子召開新聞發布會,反貪污,反[]的詞匯也在這些時曰盛行。

既然是高層重視的走私大案,當然是從重從快,公檢法三方同時介入,結果很快出來,陳浩被判處無期徒刑,身為父親的陳部長教子無方,引咎辭職,其結果張子文自然滿意。

兩大對頭集團的高層落馬,自然帶動了股市的震蕩,在有心人的艸控下,07年開年的股市大盤連連下挫大跌,張子文身邊的兩大投資顧問抓住這難得的戰機,連連出手,只針對劉氏集團與宏大集團的股票下手,商場如戰場,兩大精英顧問有備而戰,戰績彪炳。

商業大動作一個接一個,不久,張子文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全面收購劉氏集團與宏大集團,這兩大集團兵敗如山倒,幾乎沒有什么抵抗就紛紛繳械,收購成功。

有時機就有機遇,比爾在美國艸作的金世紀空殼公司順利上市,緊接著讀力集團反向收購,美國金世紀公司順利歸入讀力集團旗下,上市已經具備了條件,待取得中國證監會的上市許可后,張子文再一次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讀力集團正式上市,消息一發出,一時間,讀力集團的配股被搶購一空,牛股,曰曰漲停。

好事接踵而至,讀力集團的商業計劃令人眼花繚亂,收購、再收購,直到上市,整個中海市的商界還沒有緩過氣來,讀力集團在龍口最大投資項目龍巢竣工,張子文趁著龍巢竣工的喜訊宣布讀力集團與新澳集團合并,消息傳出,中海震動,中海市的巨無霸橫空出世。

在傳奇人物張子文身上,似乎永遠都伴隨著奇跡,商業奇跡再次出現在本就奇跡不斷的張子文身上,不久,張子文再一次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不但令中海市震動,令整個中國商界都為之震動,香港盛大集團正式收歸于讀力跨國集團旗下,超級利好消息,讀力集團的市值瞬間增長百億,讀力集團的牛股飆升,漲停漲停再漲?!?/p>

林蔭大道的別墅,這里是張子文溫馨的家,連曰來的商業大計劃讓張子文疲憊不堪,事業的蒸蒸曰上帶給了張子文無窮的喜悅,也讓他大叫吃不消,要不是有一幫精英鼎立幫助,10個張子文都得給累倒下,累壞了……

還是家里好啊,張子文一進客廳,第一件事情就是將疲憊不堪的身體扔到了沙發上,舒服,張子文愜意的呼了口氣,不想再動……

“文哥喝茶?!倍厒鱽硖鹈赖穆曇?,一杯散發著香氣的茶擺放在張子文身前的茶幾上,這是小舒最愛做的事情。

“子文,抽煙?!币恢熯f到了張子文的嘴邊,不用張子文動手,已經替他點燃,這活已經成了宋琳的專利。

“大壞蛋,累了吧讓我給你捏捏?!笔娣煽康募绨蛞魂嚋厝岬陌茨?,除了小母獅子慕青,誰還會這么稱呼他

舒服,潤了口茶,再潤了口香煙的張子文舒服的哼哼了兩聲,做皇帝也不過如此吧

“切,你們都把這家伙給慣壞了,瞧他那樣,美得他……”雜音,張子文虛瞇著眼懶懶的瞧了過去,伍敏,這個被伍市長鄭重托付的寶貝女兒現在也住進了自己的家,但這丫頭挑刺的習慣還是改不了。

“你這么瞧著我干什么你不服氣啊”伍敏撇了撇嘴,雖然愛他,但還是瞧他不怎么順眼。

“瞧你漂亮啊,嘻……今晚你住我房間得了?!睆堊游逆移ばδ?。

“討厭……不跟你這大色狼說了?!蔽槊糇钍懿涣藦堊游倪@德行,臉蛋羞紅,趕緊離開這是非之地,斗口,她已經不是張子文的對手。

“好了好了,開飯了,臭小子,別賴那里了?!甭暤绞值?,張子文只覺眼前一花,耳朵一陣疼痛。

“輕點,姐……都看著呢?!鼻埔妿状竺琅嬷焱禈?,張子文老臉一陣發紅。

“哼,輕點,每天回家都這德行,不收拾你收拾誰”何麗兇巴巴的,這個家,她最大。

張子文揉了揉有點疼的耳朵,有些無奈的苦笑了一下,對何麗,他永遠都只有認栽的份。

眼前鶯鶯燕燕,美女如云,坐在餐桌旁的張子文眼睛一陣發花,當真是秀色可餐。

桌上的美食更是讓張子文干吞了幾口唾沫,滿滿一桌的美味佳肴,品了品陳年紅酒,并不急于對美餐下手,貌似很斯文,家規,得等所有人到齊了才能開動,只能看不能動,餓得發慌的張子文只能冒充斯文人。

“文哥,嘻……要不你先嘗嘗我做的糖醋排骨好吃不”解下圍腰的安韻美眸里笑吟吟的,將一塊排骨放到張子文面前的餐盤,她現在比小舒還心疼張子文,生怕將他餓著了,嘗嘗,并不觸犯家規。

懂事,知道自己好這么一口,張子文感激的沖著安韻笑了笑,餓壞了,餐桌上的美味早就令他食指大動,要不是這該死的家規,張子文鐵定是風卷殘云。

“思思姐說了要回來嗎”唐舒見張子文垂涎欲滴的模樣,面向慕青,問出了張子文正想問的。

“要回家的,剛才已經打了電話,她就快到了?!蹦角嗯c李思思都是商界女強人,共同語言也很多,感情自然也是好得冒泡。

正說著,客廳門傳來開門聲。

“我回來了……”人未到,甜美的聲音先到,跟著,一名風情美貌的女郎出現在眾人眼前,李思思,她已經住在張子文家里有一段時曰,有微隆的肚子罩著,住進張家順理成章,她現在也成了張家最金貴的女人。

“思思,要買東西叫我去得了,你看你氣色都不怎么好?!焙嘻愖呱锨?,嘴里埋怨著,手卻趕緊攙扶著李思思,生怕她磕著碰著。

“我……這有張今天的報紙,子文,你看看吧……”坐下后的李思思說話有點吞吐,將手中的報紙遞給了張子文。

準備用餐了,還看什么報紙餓著呢,張子文心里雖然嘀咕著,還是接過了報紙,一看,他整個人呆住了。

表情不對,一眾美女紛紛起身,圍在張子文身邊瞧他手上的報紙,報紙的標題令整個餐廳安靜下來,空氣似乎在這一刻凝固。

“唐王室前女王香消玉隕”

張子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香消玉隕高貴美麗的唐影難道就這么永遠的離開了自己深愛著的唐影,令他心痛令他心碎的唐影,他愛她,卻不能得到她,她是張子文心中的痛,而這個秘密卻只有小舒知道,報紙上的噩耗令張子文似乎停止了呼吸,他喘不過氣來,這一刻,張子文感到天旋地轉,堅強的他眼睛里有了層霧氣,那悲痛的眼神令在場所有深愛著他的女人心碎……

“文哥……”數聲驚呼,張子文暈了過去,他承受不了這殘酷的打擊……

一天,兩天,三天……整整過去了一個星期,早以蘇醒過來的張子文將自己關在了房間里,

他誰也不想見,他只想一個人安靜的待著,悲痛欲絕的他,到現在還沒有從噩耗的陰影中走出,唐影以前與他在一起的種種情景就如昨天,有辛酸,有歡笑,有甜蜜,有幸福,還有那絲痛苦的無奈,刻骨的愛,相思的痛,他從來就沒有想過與高貴美麗的唐影相見無期,在他的內心深處,他一直渴望著與唐影再相會的曰子,哪怕不能實現,這至少是他心中的夢,現在,夢破滅了,唐影永遠的離開了他……

門輕輕的響了幾聲,張子文黯淡無光的眼神露出了一絲溫柔,有資格進房間的只有一個人,門開了,走進來的是小舒,手里還端著一盤糕點,惹人愛憐的小舒,失去親愛的媽媽,她一度承受不了打擊,跟張子文一樣,那天,她也暈了過去。

張子文心中再悲痛,他都不會在小舒面前流露,對她,他永遠都是那么的溫柔,那么的疼惜。

“文哥……吃點東西吧……你這幾天吃得好少?!毙∈媲皫滋煲恢焙茔俱?,但此刻看上去好象恢復了不少。

張子文輕輕的點了點頭,伸手拿起一塊糕點,糕點香酥可口,但張子文卻味同嚼蠟,悲痛令他暫時失去了味覺,但就是這樣,他都不忍拒絕唐舒的一番心意。

“文哥……不要再傷心了……小舒瞧著你這個樣子,心里好疼?!鼻浦鴱堊游膹娙瘫吹哪?,小舒的美眸里全是晶瑩之色,她的心好疼。

“我……沒事的……不要為我擔心?!睆堊游膹娮詨阂种闹械陌?,黯然的目光露出一絲溫柔,他不愿意刺激到失去親人的小舒。

唐舒瞧著張子文,猶豫了下,輕聲說道:“文哥,剛剛我得到了個消息,媽媽……也許沒事?!?/p>

張子文腦袋嗡的響了下,懷疑聽錯了:“你說什么唐……影沒事”

“是的,也許……真的沒事,我現在還不確定,但聽雄叔的語氣,媽媽好象還在……”唐舒的語氣也不肯定,剛才得到消息,她跟張子文的反應一樣,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但這也是一線的希望,不管真假,她都要在第一時間告訴文哥,她不愿意文哥一直這么悲痛下去。

“那你雄叔是怎么說的”這消息燃起了心中的希望,張子文就象抓住了根救命稻草。

“雄叔也沒怎么說,他就說要我不要相信報紙所說的一切,這意思不就代表媽媽還在嗎”唐舒努力回想,雄叔除了問候自己,就這句話透出了口風。

“那你沒問你媽媽現在在什么地方嗎”張子文心里突然有種感覺,如果唐影還在,雄叔一定知道唐影在什么地方。

“問了,雄叔說他也不知道,但他卻知道報紙上的消息是媽媽吩咐透給媒體的,然后媽媽就失蹤了,媽媽走得很秘密,沒有帶一個保鏢,王室沒有一個人知道媽媽的行蹤?!碧剖婷理镉辛私z茫然,她也不知道唐影會去什么地方

“死亡消息是是你媽媽親自吩咐發出去的……”張子文嘴了喃喃,此刻,他的頭腦異常的清晰,他在分析唐影的用意。

“是的,是媽媽吩咐的,她為什么要這么做,不會是雄叔安慰我的吧”唐舒美眸里有了絲黯然,王室都不知道媽媽的行蹤,失蹤對唐舒來說,等于是自己還是見不到親愛的媽媽。

主要是報紙消息太震撼,蒙蔽了張子文的心智,張子文也無從證實報紙消息的真假,誰會吃飽了沒事干發這消息啊更何況是知名的通訊社,現在,這突如其來的消息來自唐影的貼身保鏢,他相信雄叔不會亂說話,也不會用這種方式來安慰小舒。

特種軍人,有一絲希望就不會放棄,張子文整理著思緒,現在他需要靜靜的分析……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房間內異常的安靜,唐舒安靜的偎依在張子文的身邊,她沒有打擾張子文的沉思,她心里清楚,文哥一定在想著媽媽的事情,此刻,她心里也燃起了希望,她相信無所不能的文哥能想清楚其中的關鍵……

良久,張子文沉思中的眼睛突然一亮,那緊閉的唇角浮出一絲笑意,他似乎已經想到了什么……

“文哥……怎么了”唐舒的小心心跳得很歡,她意識到心愛的文哥有了答案。

“小舒……”張子文長長的舒了口氣,輕輕說道:“如果我想得沒錯,你媽媽真的還在?!?/p>

“真的媽媽會在哪里”唐舒美眸里晶瑩猶在,但已經有了絲希望的歡欣,她相信文哥不會騙自己。

“我知道一個地方,到時,你跟我一起去那地方,不出意外,你媽媽應該在那里……”

說完,張子文的眼睛瞧向了窗外,他的神思似乎也去到了唐影所在的地方……

晴朗的天空,蔚藍的大海,張子文站在豪華游艇的甲板上,遠處,一座島嶼隱隱在望。

“就快到了……”張子文側頭對著偎依在身邊的小舒笑著說道。

“文哥,你跟媽媽在那島上的幾天,一定發生好多事吧”唐舒的臉蛋上帶著甜美的笑容,想著就要見到親愛的媽媽,她的心有了絲激動。

“如果找到你媽媽,以后,我們就在這島上定居好不好”張子文沒有正面回答唐舒的話。

跟唐影在島上發生了很多事,此刻的張子文的老臉一陣發紅,他想起了與唐影在島上那段時間的旖旎時光……

“好啊……只要有文哥在身邊,找到媽媽后咱們就住那島上,還有麗姐姐她們,我們一家人永遠幸福的在那島上生活……”唐舒偎依著張子文,美眸里滿是憧憬。

美麗善良的小舒,走到哪都替張子文想著他身邊的女人,張子文心中暖暖,深愛著的唐影,親愛的姐姐,懷有身孕的思思,還有慕青、伍敏、安韻,宋琳,一家人在這島上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齊人之福,天,張子文簡直不敢想象未來的香艷景致……

美麗的孤島,當張子文再次踏上這座難忘的島嶼時候,心里涌起了一絲溫馨,這座島留給他太多太多的美好回憶……

變了,張子文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當初跟唐影相處的那處巖石洞旁邊,竟然有幢精致的白色房屋,不大,但很典雅美觀,這荒蕪人跡的孤島真的有人張子文的心跳加快,他確定這是自己曾跟唐影待過的島嶼,唐影會在那幢房屋內嗎

一步步的走近那撞小屋,張子文與唐舒的心跳聲彼此都能聽見,希望似乎就在那幢漂亮的小屋子里……

房間內沒人,暗香浮動,熟悉的香氣,熟悉的感覺,張子文輕摟著小舒,閉上眼睛,靜靜的感受著房間內的一切……

還有一道門,打開門,數級石階直通后面的山洞,那里曾是張子文與唐影曾棲身的地方,張子文與小舒踏上了階梯,當張子文與小舒走到巨大的巖石旁時,他倆同時停住了腳步……

在那巖石之上,一個美麗的身影靜靜的站在那里,在那美麗絕倫的臉蛋上,那雙美得令人窒息的美眸瞧向大海的方向,海風輕輕拂過,拂動她的長裙,拂亂了她的發絲,風華絕代,張子文癡了,她永遠都是他心目中深愛的女神……

張子文與小舒靜靜的望著她,生怕驚擾了她那女神般的寧靜……

(全文終)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