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隱退(大結局)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小刀門總堂口,偌大的會議室中,五百多個座位都已經擠得滿滿的,小刀門中所有高層人員都來了,一些現在尚在cs市的門中兄弟聽到今天要在這里召開大會,很多都來了,或許他們并不是來開會什么的,他們今天來這里真正的目的只怕是來看一看已經很久沒有見過的公子豐含笑。更重要的是,似乎小刀門全部重要人物都到齊了,公子、兩侯爺、五拳皇,包括戰狼團的兄弟,幫會主管霍知青自然更少不了。

看著里面人頭涌動,左手與小刀兩人臉上沒有一絲感情,木然呆立,今天召開這個會議,比起多年前小刀門初成立的時候開會的情景,真是不敢相信。當年還是在一個破舊倉庫里,現在卻是豪華的會議室。今天開會的主要目的他們兩個比誰都清楚,這對于小刀門來說,是莫大的損失。

公子如果離開,不知道門中多少兄弟將會失望,這種瘋狂膨脹的氣勢只怕也要落下來,對小刀門來說始終是不好的?;糁嘟恿艘粋€電話之后,走到小刀與左手身邊,低聲說了些什么,小刀點點頭,看了會議室一眼。走上前面的主席臺,將手微微揚起,手掌向下面壓了壓。

本來熱鬧的會議室在他走上臺之后馬上安靜了下來,似乎幫中兄弟連大氣都不敢出,都瞪著雙眼欲再看一看奪命侯小刀的風采。

“兄弟們,今天在這里,總堂,召開會議,其實是公子的意思,公子將和大家說一說這次會議的事情,致所以讓這么多兄弟都來參加這次會議,到時候公子也會說明白,下面請大家安靜下來?!辈]有什么話筒,他的聲音也不是很大,但五百多人卻不敢出聲,所以大家都清楚的聽到了他的一言一句。

小刀滿意的點點頭,轉頭向后面那道門看去,就見豐含笑已經走了過來。豐含笑帶著笑,門中下面的兄弟見過他的人還是比較少的,這里不免有許多幾年前見過他一面的人,但在他們眼里,這個公子臉上的笑容雖然還是那么燦爛,但似乎與當年的那種邪異笑容不能比,此時的公子要成熟許多,那種笑,也已經是飽經風霜的笑,比起當年的那種滄桑感,現在才是真正的能夠從他身上,笑容里,看出滄桑的感覺,這種感覺已經是他本身給人的感覺,并不似當年的那種偽做。

安靜的會議室在豐含笑出現在主席臺的時候終于產生一陣騷動。

“公子!”

“公子!”

不知道是誰帶的頭,但會議室里呼叫著“公子”的聲音越來越大,下面那些青年似乎很是激動,無論是以前見過豐含笑的或者沒見過的,但此時見到豐含笑,卻忍不住大聲叫了起來。公子給他們帶來的傳奇故事太多,讓他們每一想到就忍不住激動,此時見到公子就站在身前,他們始終忍不住,終于大聲叫了起來。

豐含笑看著下面那些激動的人群,突然有些說不出話的感覺。父親豐正凌的話又在耳邊響起“何況,踏足過江湖的人,其實一輩子都很難從里面跳出來的!”難道自己真的不能脫離這個社會嗎?看著下面這些激動的門中兄弟,豐含笑心中一陣茫然,但茫然卻不能動搖他的決心。待他們激動的叫了一陣,他舉起雙手,下面安靜了下來,都看著他,等待著他的發言。

豐含笑深吸了一口氣,道:“兄弟們,大家這些年辛苦了!”下面又是一陣騷動。豐含笑馬上壓了下來,繼續道:“其實小刀門能夠走到今天,能夠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都是大家齊心協力的結果,將來的路還很長,希望兄弟們能夠繼續團結起來,黑道就是我們的天下,就是你們的天下?!?/p>

“好,團結!稱霸天下!”

“團結!稱霸天下!”

豐含笑平靜的心中聽到這個聲音,突然又是一陣淤動,心中一緊,靜了靜心,道:“其實今天召開這個會議也并沒有什么大事,只是豐含笑已經厭倦了這種生活,從此之后,道上將沒有豐含笑這個名字!”

會議室內突然鴉雀無聲,似乎都被豐含笑的這句話驚呆了。過了一會,羅風突然站起來,看著豐含笑道:“公子,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不錯,公子,你難道要決心離開兄弟們嗎?當年要是沒有公子,我王京就不會有今天,公子你怎么能夠離開兄弟們?”王京站起來焦急的道。

“對啊,公子,你怎么能離開我們?”下面也不知是誰這么叫了一句,頓時之間,安靜的會議室再依次掀起熱潮,人聲鼎沸,都大聲叫嚷著豐含笑不能離開兄弟們之類話語。豐含笑一動也不動的看著下面,并不出聲阻止,但小刀與左手卻同時站了起來,將下面的聲音壓下去。然后他兩人一起走到豐含笑身邊,半跪下去,道:“請公子三思!小刀門不能沒有公子的領導,兄弟們也更不能沒有公子?!?/p>

見他們兩人如此,鎮元齋、羅風、陳可漢、安迪以及王京五人也一樣半跪著,異口同聲的道:“請公子三思!”

“請公子三思!”下面的人也同時大喊起來。

豐含笑看著下面黑壓壓的一片,心中也略有感慨,但終究還是道:“我心意已決,你們不用再說了,從今以后,小刀門以小刀為門主,左手全力輔佐,五拳皇更不得有異心,江湖與我豐含笑再無瓜葛,希望兄弟們能夠團結起來,在小刀的帶領下,相信中國黑道依然是你們的天下?!?/p>

“公子!”小刀剛要說話,豐含笑卻伸手制止道:“這些年來相信大家也都清楚的知道,左手與小刀兩人其實才是你們真正的門主,門中大小事物都由他們兩人處理,所以我將門主這個位子交給他,我放心,你們也不會不服。今天我只是先向兄弟們交代一下,待下次將我沒有做完的事情做完之后,道上便永遠沒有我豐含笑這號人物?!?/p>

寂靜,又是一片寂靜。雖然門中許多兄弟都還想說什么,但豐含笑的手勢卻已經制止了他們,雖然不舍,但公子卻已經決心離去。本來激動的兄弟們現在卻突然感慨莫名,為什么公子要退出?將來沒有公子,小刀門又會走到什么樣子?或許依然是小刀門,放眼國內黑道,能與小刀門抗衡的勢力已經找不出以來一個,就算在亞洲來說,又能有幾個勢力敢來與小刀門作對?不足五年的時間,小刀門便由一個學校形成的幫會成為了中國第一大幫會,豐含笑也因此而成為了名副其實的黑道帝王,但這個黑道帝王卻在這個時候突然退出,誰又能想象得到?

在背后的一片“公子”地叫喊聲中,豐含笑卻是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是的,已經沒有什么值得留戀,既然已經決定,為何又要心動?既然決定了,就由他去吧!

走下樓,來到車上,肖凌鳳似乎看出他有心事,溫柔的道:“含笑,你還是放不下嗎?”

豐含笑苦笑一聲,道:“我還是什么事都瞞不過你?!?/p>

肖凌鳳輕輕一笑,說道:“其實你已經什么事都瞞不過我們了,不光是我,其實你餓每一個女人這幾年來都已經全心的了解你了,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罷了?!必S含笑聽的心中一緊,回想以往,的確,細細想來,在家里什么事情不是都合著自己的心意的嗎?她們,原來都是那么盡心的來了解自己,而自己呢?豐含笑內心深深感到內疚?!拔覍Σ黄鹉銈兊奶嗔?!”豐含笑看著肖凌鳳深深的道。

肖凌鳳搖頭道:“沒有,沒有誰對不起誰,我們都是自愿的?!必S含笑心里卻很明白,見她這么說,心里感激,卻也并不多說這個話題,深吸一口氣,說道:“現在一切都已經結束了,感覺全身都舒服了很多,沒有了這些事情的煩惱,真的好輕松了?!?/p>

肖凌鳳見了略有深意的道:“可是你不是說過嗎?臺灣你還要去一趟,還有日本,那里的事情不是還沒有結束嗎,還有與那個組織的約定,很快就要到了,到時候是你出面呢還是子正去?其實你的事情還很多很多,澳門也不是需要去一趟的嗎?你那個好賭的兄弟在那里惹了這么多事,你難道能放得下?”

豐含笑怔住了,被肖凌鳳問的怔在當場。不錯,她說的這么多事,不都是自己需要親自去完成的嗎?難道現在就真的這么輕松了?這些看上去應該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真正做起來的時候有這么容易嗎?這些糾纏到底要到什么時候去?還有,回來cs的前一天,東方幽若突然出現的時候,她看著自己的眼神,不是又說明著什么嗎?豐含笑感覺頭都大了,似乎這些都已經不應該由他來煩惱的事情始終纏繞在腦海中不能抹去。難道真如自己父親所說的,自己很難從這個里面脫離出來?

豐含笑想大聲呼叫,想要發泄去這些纏繞在自己腦海中的一切問題,可是他卻沒有,無論面對什么事情,他從來沒有感覺到麻煩,現在雖然覺得有些煩惱,但,習慣了默默解決一切事情的他心中卻有自己的計劃

尾聲

花開滿山野,清風吹過,綠柳搖擺不定。山中寂寂,一座舊墳在山中深處,一棟小木屋,就在它邊上。木屋外面有一涼棚,簡陋的很,因為里面僅僅一張長椅子、一張木桌子,僅此而已。一個男人一身青衣,一壇酒,坐在那里也不知道有多舊了。

或許已經幾年了吧,似乎連他自己也已經不記得,對他來說,若是記得這日子,只怕會很痛苦吧?豐含笑出現在這里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十分,他背著一個少年,這少年正是水若寒。

“相別一年,你卻似老了?!必S含笑將水若寒放在一旁坐下,看著緊閉著雙眼的軒轅無道輕聲道。

摸了摸臉邊的扎須,軒轅無道茫然道:“老了?”

豐含笑一愣,只聽軒轅無道繼續道:“老了好,老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p>

豐含笑突然感覺心中一疼,說道:“今日來,一來是想看望你這個老朋友,二來是有事相求?!?/p>

軒轅無道木然轉過頭來,看著水若寒道:“你指的是他?”豐含笑點點頭。

軒轅無道那雙似是無神的眼睛突然一亮,盯著水若寒看了一陣,突然開口道:“我有個條件?!?/p>

豐含笑眉頭一皺,凝聲道:“什么條件?”

“他如果治好了,就得跟著我,而且,將來還得去幫我整頓一下軒轅門?!?/p>

“你還是放不開!”豐含笑嘆氣道。軒轅無道卻是點點頭,看著那座舊墳墓,道:“要怎么才能放得下呢?換做是你,你放得下么?”豐含笑一陣沉默,沒有回答。

“其實這一年來,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軒轅門,也不知道現在他象什么樣子了,祖宗留下來的東西,卻在我手里毀了,我,我始終是放不下的?!?/p>

“軒轅門很好,雖然沒有往日的威風,但根基卻在,只是少了一個管理的人罷了?!避庌@無道聽了,似乎放心不少,看著水若寒道:“你可愿意拜倒在我門下?”水若寒茫然的向豐含笑看去。

豐含笑皺眉道:“你自己決定?!彼艉肓讼?,點頭道:“師父!”

軒轅無道欣慰的笑了笑,看著他道:“你的腿,為什么不早些來找我?”水若寒大喜,豐含笑也是高興的道:“你是說你能治好他?”

軒轅無道點頭道:“現代醫術固然發達,但中國古老的神秘醫學卻更有獨到之處。加上我的軒轅印,應該不成問題?!?/p>

兩人聽的大喜,特別是水若寒,更是高興的流下眼淚來,口中忙說著:“多謝師父,多謝師父”

一年后,雖然豐含笑已經脫離了小刀門,可是這一年內,亞洲黑道上發生的每一件大事卻都不能與他脫離干系。首先是日本左翼之中,十三位大官連連遇刺,死于非命,山口組的山本一夫也在與豐含笑決斗之中死去。接著,臺灣鑒國社被小刀門插入,日本山口組也被小刀門的左手帶領門下眾人將主要勢力幾乎全部拔除。臺灣鑒國社被滅,陳水澤被殺,甚至**在一次出席演講的時候也遭襲擊,雖然沒死,卻重傷在身。

由于鑒國社被滅,臺灣**的支持者越來越少,似乎政局有些動蕩,只怕大選總統一事將要提前。而在這些事情發生的時間內,豐含笑竟然還能抽出時間分別去了歐洲和澳門,與這兩個地方的神秘組織達成了協議,雖然豐含笑已經決定退出黑道,但這兩個組織卻依然同意與小刀門的合作。而且在從歐洲回來的時候,豐含笑還是拒絕了他們的一次邀請才回來,他們也并沒有為難豐含笑,既然豐含笑決定脫離黑道,眾黑道上的人也并沒有勉強他。

黑道上沒有了豐含笑的消息,但他卻已經過上另外一種生活,易清華早早的將一切事情都交給了他與賀雅蘭來打理,自己卻經常跑出國外旅游。豐含笑畢業之后,接手母親的企業,同時與鄒潤等以前一個宿舍的兄弟們開始了商業上的戰爭

全書完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