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感懷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不,這不可能,紅秀不會死的?!避庌@無道雙目赤紅,幾乎噴出血來,撕心裂肺的怒吼著。

“少少君”微弱的聲音傳來,雖然在萬分悲痛中,軒轅無道依然很清晰的聽到了這個聲音,這個如此熟悉,似乎時時懸繚在耳邊的聲音。

“紅秀,你醒了,你醒了,沒事了,沒事了,醒了就好了?!避庌@無道驚喜過度,看著睜開雙眼的共工紅秀大喜道。

豐含笑站在一旁看著這個第二次見著的美麗女子,眼中露出惋惜悲痛的神色,心中有感,輕輕抓起身邊伊賀珍子的手。伊賀珍子似乎也能感觸到他的心靈深處,不由得緊了緊小手,讓他握得更實在一些。

“少君,你你不要這樣?!惫补ぜt秀吃力的說著,看著軒轅無道的眼中滿是柔情蜜意,有著言不盡道不完的柔情,又有著絕望不舍的哀愁憂傷。

使力將雙手放在軒轅無道那英俊的臉上,共工紅秀開心的笑道:“我要摸一摸少君的臉,最后一次觸摸,紅秀要把它牢牢的記在心里,就算過了陰曹地府,紅秀也不會忘記,下咳咳下輩子紅秀一定要和你在一起”

軒轅無道眼眶中的淚水終于破瞳而出,一滴一滴滴在共工紅秀的臉上,滑到她的嘴里,是那么的枯澀,她讀懂了他內心深處的清苦,但卻一直幫不了他什么。

“你放心,就算是滅了閻王殿,我軒轅無道也一定要和你在一起,紅秀,你不要閉眼,快張開,我不準你休息,快說話,我要聽你說話”

眼見共工紅秀那雙眼睛越來越無神,正要微微閉上,軒轅無道大驚,馬上搖晃著她薄弱的身體,大聲的喊叫著。

共工紅秀似乎被他搖晃的醒了過來,睜眼道:“少君,我我求你一件事,你一定要要答應我啊”

軒轅無道馬上點頭道:“好,無論什么我都答應你,你說吧,我什么都答應你?!?/p>

共工紅秀臉上突然那露出紅暈色彩,美麗迷人之極,豐含笑與伊賀珍子等人在一旁見了,心中一黯,都不由得惋惜搖頭。

只聽共工紅秀虛弱著聲音道:“你一定要要,好好好活下去,我爹爹雖然雖然該死,可你能放過他嗎?共工家如果如果沒有了爹爹,我弟弟弟一個殘廢他也會活不了的你你答應我啊”

看了一眼在那邊地上蜷縮呻吟著的共工曹天一眼,軒轅無道將牙一咬,點頭道:“好,我一定不會殺他的,我答應你,我答應你?!?/p>

“謝謝你,你親親我”共工紅秀似乎羞澀的少女,微微閉上雙眼,臉兒似乎更紅了。軒轅無道毫不遲疑的輕輕吻上了她的紅唇,沒有甜蜜,有的只有那醉心的枯澀。

唇漸漸的冷了,那薄弱的身子中微薄的氣息也沒了,軒轅無道絕望的推開她的身子,只見她微微閉著雙眼,一行清淚從臉側滑過,晶瑩透徹,那紅暈的臉兒已經便得蒼白,那嘴角一抹淡淡的微笑,似安詳又似枯澀。死對她來說或許是最好的解脫,但她真的甘心就死嗎?她真的離得開心中一直牽掛著的人兒么?

沒有人知道。

豐含笑靜靜的看著安詳離去的共工紅秀,思緒卻已經飄飛到兩年前的那個午后,那個一直繚繞在自己腦海中的人兒不也是如此離去的么?心中一陣揪心的疼,伊賀珍子緊緊的抓著他的手,似乎知道他內心的想法,她似乎想要通過緊握的雙手給他一些什么。靜!場中死一般的寂靜,只能聽著那沙沙的威風吹動樹葉的聲音。

“啊”

軒轅無道突然仰天大吼一聲,蒼穹深處遠遠的傳來回音,似乎連天都被震動,似乎連天都畏懼這個男人,雖然被驚擾了好夢,但此時連天都似乎不敢大聲出氣,只能發出低沉的呻吟以表示心中的不滿。

怒吼之后,豐含笑突然臉色一變,大呼不好。伊賀珍子只感覺著手上一空,豐含笑的身子已經急速竄出,連忙追眼望去,只見他雙手連劈而出,卻正是劈落向突然一掌向著自己天靈蓋擊落的軒轅無道的那只大手。

“小子找死!”

“不要傷我們門主”

“公子小心!”

幾聲急呼中夾雜著小刀擔心的聲音,只見兩條人影向著豐含笑后背追去,紛紛擊向豐含笑那空著的后背。小刀也在大叫聲中竄出,卻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竟然后發先至,雙掌急忙擋出。

“轟隆轟隆”

人影一觸即分,小刀飛出一丈多遠,在地上仍然踉蹌著倒退了幾步才站穩。而那兩人也被他擊得倒退回去,其中一人站在地上連連退了七八步才站穩了,而另外一人卻僅僅退了三四步便不在動搖分毫。那兩人驚訝的向小刀看了一眼,然后看向他身后,臉上馬上露出慚愧的神情。

只見豐含笑一掌將軒轅無道那拍擊向自己天靈蓋的那一招打開之后,已經一把抓住他的手,但軒轅無道似乎瘋了一般,馬上一掌反打而出,豐含笑當下也還擊而出,兩人在一瞬間便拆了數招。只聽豐含笑邊斗邊道:“死了又有什么用?你不是答應過她要好好活著么?我豐含笑一世英明,卻將你這種懦夫作為生平第一對手,實在是不值得?!?/p>

但軒轅無道似乎鐵定了心要甘愿就死,隨著共工紅秀一起去,哪里能聽見豐含笑說什么了?只見他瘋了一般,隨手揮打而出,都是滿含激動,所以內力充沛,豐含笑被弄得也有些手忙腳亂,一時間也不知道拿他怎么辦才好。

軒轅門中眾人此時見反叛的共工曹天與雷絕兩人一死一重傷,已經氣數殆盡,門中主事的司馬凌風司馬龍主又飄然而去,現在唯一的門主竟然幾近瘋狂,都不由得擔心的望著場中,既驚駭于他們二人的高深武功,又擔心自己門中現在情緒不定,如果豐含笑萬一出手不慎,將門主打死那該如何是好。

小刀與伊賀珍子兩人也擔心的望著場中,不敢有一點的分心,如果豐含笑有什么危險,那他們將會不惜一切出手相救。只見軒轅無道一手緊抱著共工紅秀的遺體不放,怒目圓瞪,僅僅用一只手便將不敢過分進攻的豐含笑弄的有些招架不住。眼見豐含笑畏首畏尾,伊賀珍子突然大聲道:“含笑,你再這樣下去,只怕對你和他都不好,你需得快些將他制住,現在的他情緒失控,根本就不會聽你的,如果等會他精力用盡,那他就危險了?!?/p>

豐含笑心中正急,聽她一說,頓時大悟,暗道自己糊涂,當下手上加緊,雖然那軒轅無道此時出手兇猛,每招都是霸氣十足,但由于心志已亂,雖然剛猛,卻是失去了靈魂主宰,豐含笑稍微斗了一會,眼見他雖然神智失控,但卻一直死死守著手中的共工紅秀。當下假意攻向共工紅秀,果然不出所料,只見軒轅無道臉色一驚,馬上全力防守在那邊,將另一邊完全空給了自己。當下他不再猶豫,馬上變招,連點向他那邊穴道。

軒轅無道知道上當,頓時大怒,然而雖然他武功并不在豐含笑只下,但此時神智失常,加上豐含笑又是有備出手,所以便慢了一籌,還不及回招,便被豐含笑點住穴道,再也動彈不了。見豐含笑將軒轅無道制服,伊賀珍子與小刀兩人才放下心來。

走上前去,伊賀珍子依然擔心的問道:“含笑,你沒事吧?”

豐含笑微笑搖頭,表示沒有什么事?!八粫僮錾凳掳??”看著軒轅無道那無神的眼睛,伊賀珍子不由得又道。眼見一個男人竟然能夠為了一個女人去死,身為女人,她不由得對軒轅無道大起敬意。

豐含笑眉頭一皺,沉吟道:“應該不會了吧,等他醒過來,還有太多的事等著他去做,一個已經死過一次的人是不會再去第二次尋死的,至少他不會?!痹捯徽f完,便聽小刀說道:“那現在怎么辦?”說著,他環視了四周一眼,意思再明顯不過。

豐含笑見了微笑道:“不用了,本來以為與他之間將有一場生死搏斗,沒想到卻是發展到現在這個樣子,你認為現在的軒轅門還有什么值得我們大力對付的么?”

小刀想了想,搖頭道:“他們已經不算什么了?!?/p>

“所以我們又何必如此大動干戈呢?我會與他說的,你盡快回去吧,我怕他們有事?!毙〉蹲匀幻靼姿捴械囊馑?,聽了點頭應是,但足下并沒移動,猶豫了一會,問道:“那公子與小姐呢?是不是與我一同回去?”

“我會回去的,不過我還有事沒有做完,等這里的事情一了,我會回去的。算算時間,也是時候了?!闭f著,輕聲一嘆,也不知道是為什么而嘆息?是為剛剛死去的人,還是為自己的事呢?

沒有人知道,但小刀卻隱隱知道些什么,似乎明白豐含笑這一聲嘆息包含的深意。沒有再多問什么,向豐含笑與伊賀珍子兩人道了一聲保重之后,轉身大步離去,軒轅門中人讓開一條道來,看著他的背影,似乎覺得他突然變得是如此的高大,仰不可及。

急追出兩步,莫大叔與向遠東正想向他道歉,但見他離開,卻又沒有開口,似乎不知道開口留住他之后該說些什么才好。

剛剛自己兩人認為豐含笑是想趁機將軒轅無道擊斃,卻沒想到是誤會了他,小刀突然插入將自己兩人擊向豐含笑背后的兩掌擋開,讓自己兩人沒有犯下大錯,但小刀雖然接下自己兩人合力一擊,只怕也已經重傷在身了,兩人思來想去,終究覺得對不起小刀,所以想開口道歉。

豐含笑似乎看出他兩人的心思,微笑道:“這里的事就勞煩你兩位了,等你們門主醒過來,告訴他,豐含笑過幾天來拜訪!”

莫大叔聽了馬上報拳道:“剛剛多謝公子出手相助,大恩不言謝,將來我們門主一定報答?!必S含笑神秘一笑道:“他馬上便會還我這個人情的?!闭f著,拉著伊賀珍子飄身而去。遠遠的聽到莫大叔的聲音傳來:“帶我等向奪命侯謝罪!”

但空蕩蕩的夜空中僅僅傳來豐含笑的一陣大笑。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