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香消玉焚(下)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臨風而立,豐含笑長笑一聲,突然橫空錯身,在與雷絕雙掌相交的前一秒鐘閃身讓開,從雷絕身邊擦身而過。

雷絕心里一驚,暗道一聲不好,慌忙轉身,便見到了豐含笑那英俊討厭的笑臉,在那討厭的笑臉下,卻是那該死的奪命手刀。雷絕不敢絲毫大意,與豐含笑交手這么久以來,他發現豐含笑本來一身武功便高深莫測,假上他每次出手攻擊都是異與常人,每每讓自己感覺到不可思儀,感覺與他交手要比與軒轅無道困難了許多,此時見他又冒險搶得先機,當下更不敢大意,雙掌迎風而上,在如此情況下,他只有將自己的赤炎掌發揮到及至,如此一來,才能讓對方因為害怕自己掌上熱量的熾燒而有所顧忌,也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扳回局勢。

然而這次豐含笑似乎是不知道赤炎掌的厲害,竟然一點也沒有閃避開去的樣子,臉上帶著濃濃的冷笑,讓雷絕見了心中感到一陣不安。

“轟”

雷絕心中大駭,只覺得雙手似乎被灌注了鉛筷一樣,已經不能再舉,同時只覺得一股奇異的力量從外當胸而來,怒海洶涌,壓的自己瞬間喘不過氣來。

在這一瞬間,雷絕感覺到自己的意識突然全部消失了,內心的沉悶壓抑感覺越來越重,眼前一黑,差點便要暈厥過去。

“碰”

塵土飛揚,雷絕只覺得身子骨都要散架了一般,渾身疼痛難當。

眾人都是一副吃驚的看著這眼前突然發生的一切,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這是事實。只見豐含笑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似笑非笑的看著重重摔倒在地上的雷絕,那雙剛剛接下雷絕那一招赤炎掌的手竟然一點也沒有受傷似的放在自己眼前看了看,然后輕佻的吹了口氣,似乎完全沒將剛剛那一掌當回事。

“怎怎么可能?”雷絕一手按住胸口,強忍住那幾欲沖出咽喉的鮮血,臉上帶著濃濃的疑惑神色。

豐含笑嘿嘿一笑道:“怎么不可能?你以為你不知道從哪個地方偷學來的軒轅赤帝的武功便是天下第一么?哼哼,軒轅無道是受傷了,不過我豐含笑并不一定也要受傷吧?我看你也是狂妄慣了,我們這些后生晚輩的在你眼中都還嫩了點。不過我豐含笑卻有一點自己都認為很好,那就是我從來不輕視任何一個對手,尤其是那種不怎么了解而且還顯得高深莫測的對手。恰恰你就是這種讓我不敢絲毫忽視的對手,你所表現的一切,讓我覺得你實在太可怕,擁有如此高強的武功卻要隱瞞這么多年,實在是讓我感覺到恐懼,所以我不得不小心你?!?/p>

雷絕心中苦澀無比,不甘的看著豐含笑道:“就因為這個?不,不可能,我們剛剛見面不久,你怎么可能這么注意我?”

豐含笑微笑道:“本來是沒注意你的,可是小刀卻要和你比刀,我從那最后一刀中看出了你的勢力,再加上接下來發生的一切,雖然時間很短,但卻足夠讓我對你不放心了?!?/p>

“所以你便假裝受傷,讓我一開始就覺得你也有傷在身,至少不會比軒轅無道的傷勢好多少,讓我對你大意,而且在剛剛交手的時候,每每你都占盡先機,但卻又假裝很害怕我的赤炎掌,讓我更加無所顧忌,然后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做致命的反戈一擊?”

豐含笑點點頭道:“雖然你老了,但腦子還很好使?!?/p>

雷絕聽了長嘆一聲,似不甘,又似是認命??粗庌@無道與共工曹天爭斗的方向道:“我雖然輸了,卻并沒輸給你,我是輸給了豐含笑。一步走錯,全盤皆輸,這也是天意啊,天意??!”說著,他仰天狂笑起來,那笑聲慘然絕望,但又似乎是一種心靈深處的回歸之音。

豐含笑臉色一變,聽他笑聲越來越低,最后終于歸于寂靜,當下也不由得黯然神傷,失敗的代價有很多種,但在黑道上,死是最常見的,但也未嘗不是最好的解脫,如果自己將來失敗了,也只有如此吧!

“唉!沒想到我軒轅門四個龍主,如今就只有我一人了,想當初我們四人是何等威風?老門主一去,無道年紀輕輕,我們四人授命將他帶大,可共工曹天卻獨攬大權,越來越不將我等兄弟放在眼中,甚至還要做出那等大逆不道的事來,從此之后,四大龍主似乎就根本不存在了,沒想到事到今天,雷絕也是如此,唉!權勢名利就那么重要嗎,人心就那么不知足么?”

司馬凌風看著倒地而死的雷絕,臉上卻沒有絲毫高興的神色,一片黯然,仿佛在這一瞬間,這個老人又老了許多。搖頭感慨之余,他那雙已經漸漸無神的雙眼不由得望向了正在酣斗中的軒轅無道,眼見他并沒有一點落了下風,這才放心的看向豐含笑道:“豐公子?!?/p>

豐含笑心里一愣,看著老人有些不解。

“事到如今,我也不好再多說什么了,小門主從小便無一點爭斗之心,與前兩位門主相比,小門主是最不出色的門主,軒轅門走到今天,雖然讓門中所有人都吃驚,但現在想來,也不過是形勢發展的結果。我只希望將來公子善待我門中所有兄弟。老夫也想去過一過悠閑的日子,煩惱你給小門主說一聲,就說老夫從此退出江湖,不能再為他分憂解愁了,你叫他好好保重?!?/p>

豐含笑越聽越驚,待他說完,馬上急道:“前輩這是何意?如果前輩要離開,還是自己與他說吧!”

司馬凌風很平靜的一笑道:“其實我早就知道,當初他讓我等放著你成長,眼見你這些年來的發展,我就知道天下能與你抗衡的,也只有他了,你們實在有太多的相似,但又是那么的不同。你是屬于這個圈子的人,而他根本就是生錯了地方。唉!不說了,希望你能夠做到我剛剛說的話,再見!”說完,老者再也不回頭,大步邁出,衣衫飄飄,臨風而去。

“司馬龍主”

莫大叔一直便看著這邊,此時見司馬凌風轉身離開,不由得追出兩步,口中急呼出聲。但聽夜空中傳來他遠去的聲音:“心意已決,無須挽留,眾位保重!”

軒轅無道似乎也聽到了司馬凌風的聲音,不由得心中一驚,大喝道:“司馬伯父”

但此時他雖然心急,然而因為中午設局的需要讓豐含笑在胸口上打了一掌,雖然不能致命,卻讓他受傷不小,剛被雷絕赤炎掌打中,更是傷上加傷,雖然有心要共工曹天立即斃與掌下,但卻是力不從心,只有在心中干著急。

共工曹天也早就已經注意到雷絕戰死的事情,雷絕一死,他頓時心中大急,如果沒有了雷絕這樣的幫手,那他今日便一絲機會都沒有了,心中正在焦急,卻見司馬凌風蕭然離開,軒轅無道竟然為此分心,頓時他便覺得機會來了。當下將心一狠,共工家的玄冰訣默念在心,全力施為。

“啊”

伊賀珍子眼見軒轅無道被共工曹天全身散發出來的水霧籠罩,不由得驚呼出聲,輕輕拉了拉豐含笑。豐含笑轉頭望去,也是一驚,正要出手相助,卻聽“碰”地一聲炸響,那銀白色水霧漸漸淡去,共工曹天與軒轅無道兩人雙掌相交,兩人頭發如被電擊一般紛紛倒立,瞳孔不斷收縮,都咬緊了牙不敢出聲,生怕一口氣松懈下來便被對方強勁的真氣入侵,導致心脈盡斷而亡。

“轟隆”

對持片刻,共工曹天畢竟內功較軒轅無道差了許多,只見他那條蒼老的身軀倒飛而出,而軒轅無道卻是紅光滿面,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只見他雙目通紅,大喝一聲,身子猛然竄出,緊追共工曹天飛出的身子而去。那速度竟然快到連一旁的豐含笑見了都是一驚,沒想到現在的他竟然還有如此勢力。

只見眨眼的工夫,軒轅無道便已經追到共工曹天身邊,雙手在胸前虛空中畫了一個太極八卦圖案,空氣隨之帶動,虛無縹緲的一掌印向共工曹天胸膛。

“碰碰轟”

突然一條白色人影橫空而出,插在軒轅無道與共工曹天之間,軒轅無道只覺得自己一掌硬生生印在一個柔軟乏力的嬌軀上,一股熟悉的香味突然聞在鼻中,頓時大駭,只覺得心臟停止了跳動,下意識的在內心深處大喊道:“不是的,不是的,這都不是真的”

但眼前那熟悉的容顏在此時顯得如此的清晰,那熟悉的面容,親切的微笑,體貼的眼神,這都是真的!只見她那虛弱的身子被自己一掌擊的倒飛而出,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重重撞擊在她身后的共工曹天身上,然后兩人的身子一起飛出一丈來遠,最終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啊”

軒轅無道似瘋狂了一般大喊一聲,急追而出,一下子撲到那女子身邊,將她那似乎無重量的身子攬在懷中,輕輕撫摸著那張再熟悉不過的臉蛋,顫抖著聲音道:“不紅秀紅秀你你醒醒,你看看,是我,是我,你快張開眼睛看看啊?!?/p>

共工紅秀緩緩睜開美麗的雙眼,看到軒轅無道,努力的笑了起來,但因為太過勉強,血水終于從嘴角溢了出來,顯得慘然無比。軒轅無道見過的血絕對不少,但此時見著鮮血從共工紅秀口中流出,他頓時慌了神,手忙腳亂的給她擦拭著那擦了又出的鮮血,慌張的道:“你,你怎么這么傻?啊,為什么這么傻?你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闭f到這里,他四下張望,見到趕過來的豐含笑,他雙目一亮,馬上道:“快,快救救她?!?/p>

豐含笑見了,馬上伸出手在共工紅秀的脈搏上觀察了一會,感覺到她的脈搏漸漸衰弱,不由得心里一涼,黯然傷神。

“怎么了?怎么了?你快救救她,我知道你一定行的?!避庌@無道慌忙問道。豐含笑搖頭苦笑,退開幾步。他知道軒轅無道自己心里很清楚,現在如此,只是不想承認這個事實罷了,他也是個脆弱的人,脆弱到不敢相信這個現實。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