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奪命侯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小刀?小刀門的戰狼團堂主,兩大侯爺之一的奪命侯小刀?”

中年人驚訝道。小刀點點頭,笑道:“正是在下?!?/p>

中年人仔細打量他良久,似乎肯定了他的說法,點頭道:“果然是奪命侯,失迎,失迎了!”

小刀微微一笑,說道:“大哥客氣了,不知大哥可知道中午前來的那女子到底住在哪里?”

“你所說的想必就是日本伊賀家族的伊賀小姐吧?”中年人確定了小刀的身份,心中似乎有了對策,臉上帶著微笑說道。小刀含笑點頭,沒有否認。

中年人見了繼續說道:“伊賀小姐是我們村子的貴賓,現在住在很舒服的地方,如果奪名侯沒有急事,我想還是不要現在去打擾她的休息,明天一大早,我們自然會安排你們見面的,怎么樣?”

小刀聽了,心里稍微放心不少,既然伊賀珍子還在這里,那就代表她現在還沒有事,而且聽他們的口氣,還對她很客氣。

定了定神,他看著那中年人道:“這樣也好,大家都是明白人,那就明說吧,軒轅門的總部應該就在這里,不知道我今天有沒有這個榮幸去見一見軒轅門主?”

中年人聽了,雖然早就料到有事發生,但聽他說出自己的身份來,依然有點吃驚,看了他一眼,沉吟一陣才道:“這個,只怕現在時候不早了,我們門主已經休息,我看還是一樣的明天再說吧,小刀門的奪命侯光臨寒村,相信門主知道了一定會很高興的?!?/p>

小刀聽了眉頭一皺,看著他疑問道:“你們門主果然在這里?”

“奪命侯說笑了,門主不在這里又能去哪里呢?”中年人聽了忙微笑著道。

小刀緊緊盯著他,過了半會,冷聲說道:“你說謊!軒轅無道根本就沒有在這里,他應該是失蹤了吧?”

“奪命侯不應該如此說話吧?”中年人臉色微微一變,也突然厲聲說道。

小刀聽了不以為然的搖頭道:“恐怕現在道上沒有幾個不知道我們公子與你們門主兩人已經兩敗俱傷的消息了吧?你就不用再隱瞞什么,現在時局動蕩,道上的局面不容樂觀,不僅是我小刀門,就是你們這個傳承了數千年的古老門派也一樣要受到威脅?!?/p>

“住口!”一聲巨喝,只見那中年人滿面漲紅,怒目圓睜,瞪著小刀憤聲道:“我們軒轅門豈是你那小小的小刀門能比?放眼天下,能與我軒轅門相斗者又有幾個?就算我們門主現在不在,就憑你們小刀門幾個人還想在這里鬧事不成?”小刀緊鎖濃眉,英俊的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看著那中年人笑道:“不是幾個,今天來這里的就我小刀一個?!?/p>

中年人聽了心中大怒,他哪里聽不出他口氣中的那種狂妄與對自己軒轅門的不肖?年輕人狂妄很正常,但他卻絕對不允許有人來將他軒轅門如此輕視。天下間沒有人能夠侮辱軒轅門,因為軒轅門是至高無上的門派,擁有著神圣的職責,任何人言語上只要侮辱了它,那就是比侮辱了他們還要讓人不可饒??!

“奪命侯既然有奪命之稱,想來江湖上朋友不會胡亂弄人,今日喬某人不知道有沒有機會一見侯爺的手段?”

小刀冷眼相看,輕哼道:“江湖上的朋友太抬舉我罷了,至于奪命的稱號,我原本也是不想擁有的,因為這個稱號會讓我很難找到女人?!?/p>

看著他如此玩味的表情,那姓喬之人更是憤怒,斷然喝道:“侯爺現在是泰國張天羽的女婿,美人早已在懷,別的女人只怕也不能入得法眼,今夜前來小村,想必也早有準備,不知道能不能賞個薄面,指教鄉下野人幾招?”

小刀聽了,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早就已經手癢難耐的他卻是很風度的搖頭道:“指教不敢,素聞軒轅門中之人個個走在江湖上都是一方好漢,沒有任何人敢輕視,晚輩出道僅僅幾年,怎么敢與前輩比畫?”

中年人自然聽的出他話中的意思,見了冷笑道:“既然侯爺也說只是比畫比畫,那又有什么打緊?能與當今風頭最盛的年輕人之一過招,看來也是上天眷念我們這些從來沒有出過門的人咯?!?/p>

“看來我別無選擇?”

小刀有些無奈的聳肩道。中年人聽了點頭回答:“除非你剛剛不曾來過?!?/p>

“不知道我贏了怎么辦?”中年人聽了一愣,想了想道:“如果你贏了,今天晚上我不會妨礙你的任何行動?!?/p>

小刀聽了搖頭道:“不行,我如果僥幸贏了,希望能夠馬上見到伊賀小姐,更想見一見你們現在僅存的兩大龍主,我想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喬姓中年人聽了沉吟一陣,慢慢開口道:“我可以答應讓你見伊賀小姐,但兩大龍主并不是任何人都能想見就見的,如果龍主想見你,我想他會隨時出現在這里,或者讓人來叫你,而我沒有這個權利?!?/p>

“好,能見伊賀小姐就行?!?/p>

“哼!如果你輸了呢?”小刀看了看他,嘴角一鉤,笑道:“我想我不會輸!”中年人顯然怒了,雙眼似乎要冒出火花來,盯著小刀一字一句的說道:“如果你輸,從今以后,江湖上再也沒有奪命侯這個人物!”

小刀聽了點頭道:“如果贏了,我想過了今夜,這奪命侯三字一定可以更響亮吧?”

“過了今夜,什么都能知道了?!?/p>

“我想我其實早就知道了?!毙〉遁p輕一笑,然后那一直以來便靜靜站在那里的身子便如同脫韁的野馬一般狂奔而出。

身子那陡然間的爆發力所帶來的視覺感受讓人一輩子也忘不了。中年人很清楚的看到了他那完美的一擊,他也一輩子忘不了那么美麗和諧的動作,但這個幾乎完美的攻擊卻并沒有一點傷害到他。似乎知道小刀會有如此一招,那中年人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面對當面而來的那一記足夠可以奪命的重手,他臉上毫無懼色。

后退,出手。

中年人的動作絕對不會比小刀的差多少,雖然沒有如此優美,但卻很好的躲過了小刀的進攻,似乎只一招便讓人看出了兩人的差距;只有一招,他便讓小刀的攻擊優勢完全失去。

小刀臉上的笑容卻也并沒有失去,雙目一亮,似乎更是興奮,見對方一指點出,正是自己當下全身最無防范的地方,暗到對方果然厲害,當下不敢再有絲毫大意,左腿膝蓋突然頂出,恰巧頂在對方手肘上,讓他一指點偏。近身搏斗對于小刀來說是家常便飯,但空手對敵,尤其是面對同樣的武道高手,這似乎還是第一次。

殺人用慣了刀,似乎空手格斗已經有些生疏,這讓小刀不禁有些懊惱,自己不應該只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刀上的,如果有一天自己沒有了刀,難道就不行了嗎?想到這里,他不禁精神大震,當年與公子一起學習武道的時候,自己與左手兩人便是由格斗術學起,雖然自己兩人聯手沒有一次能夠讓公子敗過,但相信天下間能夠比公子的格斗術一般要厲害些的人應該還沒有幾個。

心中想著,手上卻沒停下,兩人近身格斗,那中年人身手矯捷,的確是個難得的對手,小刀因為許久沒用過這種空手格斗的功夫,所以并沒能占什么便宜,而且還經常為那中年人逼的手忙腳亂,占盡了下風!盤山村的小草地上,黑夜籠罩著兩條不斷移動的身影。風聲呼呼,北方的夜晚狂風是不可缺的,風聲淹沒了拳腳之聲。

兩人相斗了大約十多分鐘,卻始終不分勝負,小刀大汗淋漓,突然狂笑一聲道:“痛快,出來左手之外,我肖子正還從來沒有打的如此痛快過,不過時候不早,子正也有任務在身,前輩可接好了?!?/p>

他說著,陡然搶步近身,手肘從腰間而出,狠狠頂相中年人腰板。中年人心頭一跳,暗駭他此時竟然還有如此精力,剛剛自己與之斗了如此之久,兩人可以說都是出盡全力,但對方現在竟然還有如此體力?心中想著,當下不敢大意,雙手權利托出,手心剛好阻住小刀頂來的手肘。

“碰”中年人心中大驚,沒想到自己還是低估了對方的勢力。雙手觸碰到小刀的手肘,他只覺得一股強大的力量如同海浪般向自己胸口壓來,自己擋出去的力量似乎沉入了大海,沒有一點作用。強大的力量讓中年人無法抗拒,身子蹬蹬蹬的連連倒退。小刀臉上帶著微笑,任憑汗水從臉上滑落,懂得趁勝追擊的他哪里能夠放棄這么好的機會?

當下跨步追出,手上一個簡單的倒鉤,腳下已經先一步踢出,向著那中年人的膝蓋踏去。中年人在倒退的時候似乎就已經知道小刀接下來的攻擊動作,所以他也同時使出了同樣的招式。但是卻慢了這么一點,僅僅一點,便讓小刀的攻擊看上去似乎剛好破了他的招式。

廁身看去,小刀的腳踢在他的膝蓋上,右手剛好拆住對方的手肘,然后用力一反,那中年人臉上馬上便疼出豆大的汗珠,顯然,小刀的手重了一點。

“奪命侯果然名不虛傳,看來我還是老了?!?/p>

“呵呵呵呵,大哥說笑了,我只不過占了年輕的便宜罷了,相信大哥再年輕幾年,我今日便不是您的對手了?!毙〉堵犃朔砰_反在那人背后的手,退開兩步說道。

“你到是有點自知之明,雖然你勝了我大哥,但那的確是勝在年紀上,如果你能勝過我手中的刀,那奪命侯三字才能在繼續被江湖人叫下去!”一個渾厚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阻住了那欲開口認輸的中年人的口。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