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驚天一戰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相對站立著對視了一陣,涼風吹過,縛亂豐含笑的長發,銀白色的發絲在金色太陽光的照射下更加耀眼。

再次看到如此熟悉的面孔,軒轅無道竟然也是打心底為他高興。首先打破了這一陣的沉寂,看著他說道:“你能從那種悲痛中再次恢復過來,我很高興,這樣的你才是真正的你,也才能做我的對手!”

豐含笑微笑著回答道:“或許正是如此,所以我在見了你之后便只有這樣了。畢竟你是我今生最好的敵人!”

軒轅無道有些無奈的一笑,苦著臉道:“只怕并非如此,就算軒轅有再大的本事也不能左右你豐含笑的情緒,如果哪個計劃實現,軒轅也很想見一見那傳說中的皇妃,不知道豐兄弟介意不介意?”

豐含笑聽了,心中大驚,雖然知道很多事情瞞不過他,但他竟然連這個計劃都知道,這到真的讓他吃驚了。但他臉色不變,微笑著道:“當然不會,其實當初首次相見的時候,你便見過她的,不過匆匆一眼,相信軒轅兄也當忘記了?!?/p>

軒轅無道聽了,思緒一下子便轉到了兩三年前的那一天。記得那天是在游戲機室,自己老遠便見著了銳氣逼人的豐含笑,加上門中的事情,所以自己上去與他一同格斗。自己向來厲害的格斗技術竟然敗在了他的手上,他記得,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敗給別人,即使是游戲上的,這也讓他記憶深刻。當天他身邊的確有幾個女子,而且都是絕色,但匆匆一別,的確沒怎么記清楚。

現在聽豐含笑如此一說,軒轅無道還真想不起來到底那其中誰是他的皇妃了。所以尷尬一笑,說道:“感情軒轅真的忘記了,不過相信還能有機會見她一面的,只盼望著豐兄弟今日手下留情些才好!”

豐含笑聽了冷笑道:“自從三年前我便知道今生你就是我的第一大敵,而且今生敗的最慘的一次便是當初在天臺你一掌將我擊敗,甚至差點要了我這條命了,兩年多不見,相信你又精進不少了,所以這手下留情,應該是含笑說才對吧?”

軒轅無道聽了,似乎也來了火氣,大聲不耐道:“多說無意,打過才知道!”

“慢著!”

正當他要動手的時候,豐含笑卻突然將手一擺,搖頭說道:“在打之前我有一件事情還不明白,需要向軒轅兄請教一二?!?/p>

軒轅無道聽了,看著他說道:“你說指我今日何以在這里出現?”

豐含笑點頭笑道:“果然是我豐含笑的知己!”

軒轅無道聳肩道:“那到是我的榮幸了!不過不知道你看出了南宮云天是怎么死的沒有?”

豐含笑聽了,眉頭皺在一起,搖頭道:“說來慚愧,豐含笑見識太少,的確還沒看出那一掌是什么掌法,但卻可以看出威力絕對不會比你那軒轅印差多少吧!”

軒轅無道聽了,也不生氣,笑道:“的確如此,只怕換做是我,也難說能夠毫發無傷的接下那一掌。但相信豐兄弟你從我先人那學來的軒轅訣只怕也強不到哪里去吧?”

豐含笑聽他竟然貶低了自己先人的武功,當下也就再不好計較他話中之意了,看著軒轅無道說道:“如此說來,你是知道那武功的來歷了?”

軒轅無道聽了,神秘的一笑道:“正是!”

聽他這么說,豐含笑不由得認真聽著。軒轅無道繼續說道:“這掌法叫做赤炎掌,其實也是先人的武學,但殺傷實在太大,當初創立這套掌法的也正是我門中創建人赤帝先祖。但后人卻沒有人學他,因為先祖已經將它震封,不允許再有人練它罷了?!?/p>

“既是如此,那它為什么又出現在這世上?”

“這個只怕與豐兄弟你無緣無故的學得我家失傳的軒轅訣一樣被別人也學得了吧,軒轅這里卻也不能肯定到底是誰在用它了?!?/p>

豐含笑老臉微微一紅,心道自己學得了他家的武功,將來就算敗了他,他也并不是真的敗了。想到這里,問道:“那什么赤炎掌真的就如此厲害,連你也沒足夠的把握接???”

軒轅無道沉思了一會,說道:“南宮云天雖然并非你我百招之敵,但你沒見他手掌和胸口的傷痕嗎?很顯然,當時他也知道那人的掌法厲害,所以在那人一掌擊向他胸口,而他又避無可避的情況下,便用雙掌來擋,想要以此化解那掌力的傷害,但最終還是死了,而且死前連一句話都已經說不出來,不然他絕對不會讓你蒙蔽這個罪名的?!?/p>

豐含笑聽了冷笑道:“就算蒙蔽上這個罪名又如何?難道我豐含笑還會怕他鷹幫不成?反正遲早也要滅了它!”

“他南宮云天早就有隱退之意,當然不會在這樣的勢力懸殊之下與你為敵,所以他其實在死前是很想說明你不是兇手,這并不是為你想,而是為他自己想,畢竟他不想幫里的兄弟為了這樣而和你小刀門為敵,如此一來,他的心血沒了不要緊,但跟著他的兄弟卻要在拼斗中死去多少?他是不忍心這個??!”

豐含笑一陣沉默,他不否認南宮云天的仁義,想到先前自己所見的他的尸體,再想想剛剛軒轅無道的話,他覺得軒轅無道分析的太真確,就象是親眼見過當時的場面一般,但憑這點他與自己的推斷大相徑庭,就不難看出,如果他與自己為敵,那勝負真的就是五五之數,天下也不定是誰的了!

“軒轅皇帝、軒轅赤帝,都是大英雄大宗師,豐含笑能夠學得黃帝的一些皮毛,實在是一生的榮幸,其實說來,你我一家人,本不該為敵,但其志不同,而且似乎老天早就安排了你我成敵,所以今日軒轅兄你根本不用手下留情,我只希望假如我敗了,軒轅兄能夠幫我好好照顧她們,更希望能夠幫我完成那個未完的心愿!”

“既然你有如此多的不舍,那為什么要我去幫你?有命你就自己留著,自己去完成,對我,你也不用留情,其實我也知道她的命運,就算我今日死了,她她也沒多久可活,也不會傷心太久。對我對她都是一種解脫!”

豐含笑聽了心中大驚,向他看去,見他臉上卻并沒有那種求死的意思,這才放心。

軒轅無道似乎看出他的心思,淡笑道:“你放心,軒轅就算再傻,也不會求死的,與你一戰,如果軒轅不盡力,那就是對你的不敬了!豐兄弟,請!”說著,他已經在不經意間向后微微退了一步。

豐含笑抬眼望去,只覺得他全身上下沒有一絲的破綻,守的如此之好,而且自己也隱隱感覺到一絲不安,因為他突然發現,對面的軒轅無道不僅守的如此好,而且他站在那里竟然又象是能夠隨時向自己發出致命一擊!

雖然那致命一擊對自己這樣的人來說,不能要了自己的命,但是卻足夠讓兩人之間的平衡打破,讓自己陷入絕對的苦戰之中。

想到這里,他額頭不由得滲出些須細汗,沒想到軒轅無道第一次在自己面前采取攻式,自己便感覺到如此的壓力。想到以前雖然似乎已經和他打了個平手,那卻是因為自己每次都是先出手,偷襲的成分占居的太多。但今日,自己卻已經沒有一點機會,或者說軒轅無道也看出了豐含笑的勢力已經不在自己之下,所以他已經不再象往常一樣再縱容這個家伙,他也開始變的認真起來。

“當初黃帝一直將赤帝壓制著,赤帝雖然也是一代高手,但卻一直無法走出來,今日便讓我看看到底是誰的厲害!豐兄弟,看好了!”軒轅無道說著,身子竟然一下子便平移到了豐含笑跟前,左右捏一個口訣,五指已經抓到了豐含笑手腕處。

如果說天下間還有誰的動作在豐含笑眼中稱的上快的,那這個人絕對就是眼前的軒轅無道。豐含笑幾乎都有點不敢相信他的速度竟然能夠快到這種程度,他此時才知道別人懼怕他的速度時的那種感受。

但軒轅無道這一招卻并不能傷到他,因為豐含笑的速度其實也不慢,后動卻先閃開了,并且還已經還擊出手。兩條身影在寬廣的草原上飛舞,金色光芒下,兩個金色的身影時分時合,一陣陣的沉悶響聲從兩人之間發出,狂風似乎眷戀著他們,在兩人身周瘋狂般的吹動,似乎想要將兩人卷走。不!或許這并不是草原上的狂風,而是兩人的勁氣所致。

轉眼之間,兩人已經交手兩百多回合,但兩人臉色紅暈,似乎更是精神。

“轟”

天崩地裂!

似乎草原都在顫抖,兩人雙掌相對,身子都被對方的掌力震退,雙雙倒躍出兩丈之多,站立在地上,而兩人之間的草地上已經面目全非,沙石飛揚,都遠遠的飄開,似乎不想在這二人面前出現,似乎連它們也怕了這兩人。

“哈哈哈哈,這兩年來含笑打的最痛快的便是今日,就算半月前秋葉橫行讓我受傷,卻也無如此精彩,來來來,再看看我這招你能不能接下?!闭f著,豐含笑身子似乎都張大了許多,飛身而起,居高臨下,一掌橫擊向軒轅無道頭頂。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