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豐含笑拉著易容成水云伊的伊賀珍子飛快的離開了機場,來到了人跡很少的地方??粗绱四拥乃埔?,豐含笑覺得如果水云伊今后都這么打扮,那將好看多了,心中如是想著,拉著她的手問道:“你怎么來了這里的,云伊呢,她又去了哪里?”

伊賀珍子見他如此深情,知道在他心里面對自己等女人都是一般的好,心中甚是高興,伸手在臉上一抹,豐含笑便覺眼前又是一亮,一張不雅于先前那張臉的面容出現在眼前。

成熟迷人的美麗面容,一笑一嗔都有那種少婦的韻味,生過孩子的她身材一點也沒有受影響,依然是那么的苗條,甚至要更加豐滿。加上這套衣服打扮,豐含笑色心大起,忍不住一下便將她擁入懷中,雙手攀上圣峰,嘴唇快、狠、準三方要素極佳的吻上了那微微淺笑的紅唇。

伊賀珍子沒想到他竟然這么大的反應,開始尚未注意,被他抱在懷里,抓住自己的胸脯,頓時滿面通紅,但又不忍心掙扎,心中也是甜蜜。

過了一會,漸漸便產生了反應,緊緊反摟住男人的脖子,有些不怎么熟練的回應著

深情的一吻一直持續到這兩個武功高手都有些喘氣不過來的時候才結束,而此時的伊賀珍子早就已經酥軟在豐含笑的懷里,身前衣服都已經被豐含笑妙手撥開。

溫存了一陣,伊賀珍子才紅著臉趴在豐含笑胸口輕喘道:“你,怎么在這里亂來的?”

豐含笑手上依然不舍得離開,口中輕聲道:“許久不見,珍子又迷人這么多了,不知道睿兒是不是也大了許多了?”

伊賀珍子聽了心里甚是開心,嘴上卻道:“就知道你嘴甜,睿兒當然好了,我這次也將他帶來了的?!?/p>

“什么?”豐含笑不禁微皺起眉頭,難得的將手上的活兒停了下來。

伊賀珍子見了,馬上道:“你當我這么蠢么?我只是將睿兒放在家家里了,眾妹妹們帶著呢,這次過來就我和云伊妹妹兩個?!?/p>

豐含笑聽了這才展顏笑道:“珍子自然不傻了,我豐含笑怎么會看中一個傻子呢?對了,云伊呢,她沒有與你一起來么?你又是怎么知道有人要殺我們,所以易容成她的樣子的?”

伊賀珍子聽了,微微一笑,輕聲說道:“云伊妹妹今天早就來了的,她已經先回去了,只是我才坐了她的飛機過來的。其實我也是昨天晚上才到中國的,后來聽她們說你來了這里。我知道這里危險,所以也就過來了,本來也只想給你一個驚喜的,只是沒想到今天卻幫了你,還還救了云伊妹妹?!?/p>

豐含笑聽了笑的更加燦爛,說道:“上天也在偏愛我豐含笑了,我如果不好好珍惜這份天意之情,那就實在對不起老天了?!?/p>

伊賀珍子聽他如此胡說八道,撲哧笑道:“就你喜歡耍貧嘴,都一把年紀了,還這么不正經?!?/p>

豐含笑聽了,嘿嘿一笑道:“什么一把年紀了???我不才二十歲么?不過你說的也是,我都是做爸爸的人了,呵呵!”

伊賀珍子見他嘴上雖然如此說,但一點也沒有一個做父親的樣子,心中也只有搖頭苦笑,甚感無奈!不過也暗子替他高興,畢竟他現在越來越能夠笑將出來,看的也越來越開了。能夠再見到他當年的笑容,這不是自己眾姐妹的心愿么?

豐含笑見時間也不早了,當下依依不舍的抽出妙手,幫她整理好衣服,說道:“我們快些回去吧,云伊父母一定有些等不及了的?!闭f著,拉了她的小手,便向前面走去。

行了一陣,來到街頭,豐含笑正準備攔車,伊賀珍子突然說道:“含笑,你一個人去吧,我我就不去了?!?/p>

豐含笑一愣,但馬上覺悟過來,有些為難的道:“那你一個人住賓館么?”

伊賀珍子堅定的點點頭,說道:“沒事的,難道你不放心么?”

豐含笑馬上道:“我自然是放心你的,只是,只是有些委屈了你?!币临R珍子笑道:“沒什么的,我難道不理解你么?”

豐含笑聽了,感動的不知道再說什么。

伊賀珍子笑笑,拉著他向前面繼續走去。兩人邊說邊走,行了一陣,伊賀珍子見前面一個賓館,便停了下來,對豐含笑道:“含笑你去吧,別讓云伊妹妹的家人著急,我自己進去住宿就行了?!?/p>

豐含笑哪里舍得?當下也不說什么,拉著她幫她開了房,然后又在里面呆了很久,這才被她趕了出來。

豐含笑感覺有些恍惚,他也沒想到伊賀珍子會突然出現在這里,想著先前機場的那一幕,他實在不敢想象當時自己怎么才能夠救了水云伊,這實在是太危險了。自己自然是不能死的,否則水云伊的命運將更慘。但自己難道真的能夠再承受失去至愛的痛苦么?他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或許真的再那樣,那他會變成一個瘋子,一個殺人的瘋子!

想到先前的那兩個殺手,豐含笑眉宇間煞氣陡增,心中冷聲道:“不管你們是何方神圣,既然如此厚待我豐含笑,那我也不能讓你們失望了?!?/p>

經過機場的一翻撕殺,然后再將伊賀珍子安排好,已經是下午四點多,待豐含笑到了水家附近的這個小區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左右。想到水云伊已經來了,豐含笑心里自然有些高興,這里并不安全,看來自己還是想法子讓水家兩老去南方住,畢竟那里的“治安”要比北方好多了,在那里,還沒有哪個人有膽子動自己的人,除非他是活膩了。

來到水家外面,一個陌生面孔出現在樓前,豐含笑心頭微感不安,似乎預示到發生什么事了。

“豐公子好!”那人大概三十多歲年紀,身材高大威武,一點也不比豐含笑矮多少,但他的神情卻是很恭敬。

豐含笑看著他點頭道:“是單于家主讓你來的?”

那人點點頭,說道:“家主因為今天一直不能找到公子,所以便讓我在這里等著?!?/p>

“有什么事?”豐含笑將自己的手機拿出來,見已經沒電了,這才問道。

那人被問,馬上回答道:“是的,公子!就在中午的時候,這里來了一班人馬,他們想對水老爺他們不利?!?/p>

見豐含笑眉頭一跳,那人馬上道:“不過公子放心,水老爺一家都沒事,被家主已經安排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去了?!?/p>

豐含笑聽了點點頭,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先前皺眉,只不過實在讓他有些生氣,這里的人也太欺負他這個外來人了,這讓他心里有些不好受。

“他們現在在哪里?帶我去?!?/p>

“是,公子!請跟我來,家主叫我在這里等公子,就是讓我帶你去的?!?/p>

“伯父真是有心了!”豐含笑說了一句之后,跟在他身后,來到一輛奔馳前面,那人幫他打開車門,然后自己在前面開車。

車子平穩的開出了小區,然后上了高速,穿過城市,來到城北的一棟公寓里。豐含笑下車看到眼前的小公寓,心里感激單于坤想的周到。如果讓水農辛夫婦兩住在單于家或者大別墅的話,只怕他們真的不會習慣,更會懷疑,住在這樣稍微好點的地方,自然是最好的選擇了。

那司機下了車,向豐含笑道:“公子請!水老爺他們就在里面,我就不打擾了,還得回去向家主復命?!?/p>

豐含笑聽了,點頭說道:“回去告訴單于伯父和你家小姐,就說豐含笑不會忘記他們的大恩?!?/p>

那人聽了馬上笑道:“公子說笑了,小姐能夠找到公子這樣的丈夫,那是我們單于家族都高興的事?!?/p>

豐含笑輕笑一聲道:“你們太高看我了,不過豐含笑不會忘記的?!?/p>

“那好,公子你進去了,我先走了?!必S含笑點點頭,轉頭向里面走去。

來到里面,見樓上的燈亮著,豐含笑也懶得再多走,雙足在地上一蹬,縱身跳了上去,來到上面陽臺。

“啊”

一聲驚呼。

豐含笑馬上一手悟住女人的小嘴,柔聲道:“別怕,是我?!?/p>

女人聽見這個聲音,果然安靜了下來。豐含笑放開手,那女人驚喜道:“含笑,是你?”說著,雙手忍不住將他抱住。

豐含笑輕吻了她一下,說道:“伯父他們都還好吧?”

那女子自然正是水云伊,聽了點頭道:“恩,他們都好,中午的時候真危險,還好他們都不知道,不然,我怕他們知道了擔心”

豐含笑輕拍了拍她肩膀,安慰道:“沒事的,我會處理的?!?/p>

心中卻對單于坤更感激,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讓水農辛兩老不發現那些敵人的。

水云伊眼睛有些紅紅的,說道:“他們都還睡著呢,單于伯伯的人給他們也不知道弄了什么藥,他們就一直睡到現在還沒醒來。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事?”

豐含笑聽了,恍然大悟,知道單于坤的人是用了輕微麻醉劑,不過這也是萬不得已才這么做的,看來他還真是用心良苦,為了不讓水農辛兩老發現那些人而懷疑自己,他也沒有辦法才不得不這么做了。

見水云伊擔心的樣子,豐含笑一陣不忍,忙安慰道:“沒事的,他們只是暫時在睡覺,對身體沒害處的,真的,相信我,走,進去看看,我有辦法讓他們馬上醒來,你不用擔心?!?/p>

水云伊聽了,這才放心不少,跟著他走進了房間。來到他們的房間,豐含笑只見床上橫躺著水農辛夫婦兩,聽他們的呼吸就知道他們只是正常的睡眠,并沒有什么事。

豐含笑走過去,分別在他們兩人的太陽穴附近按了一陣,然后又在人中穴附近按了按,最后輕輕捏了捏他們的鼻子。

“咳咳”兩人幾乎同時咳嗽一聲,然后睜開了眼睛,望著床邊的豐含笑與水云伊,頓時又愣住了。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