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陰謀家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豐含笑聞言微微一笑,道:“并非如此,但事情總不會讓我們太難做的,想來我們這么多事情都經歷過來了,現在出現這樣的事情,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倒還有應付的方法。我只是比他們多想了一點,你等也不必擔心。時間也不早了,你還是先找個地方睡上一覺,如果我沒料錯的話,明天大家都有的忙?!?/p>

陳可漢聽了忙應聲稱是,然后都掛斷了電話。嘴角掀起神秘的笑容,豐含笑看著天空點點繁星,似是自言自語的道:“既然都不愿意做出頭鳥,都不愿這局勢打亂,那我豐含笑就做個罪人,或許中國幫會不能太多,多了就太雜亂,很容易混亂,更難稱雄于世?!?/p>

“豐公子高見,當今道上能比公子大智大勇者已無,如果公子能夠領導大家做出一翻事業來,也不辱沒了我等投身黑道的人?!?/p>

突然,一個聲音竟然在無聲無息中傳來,聽在豐含笑耳中甚是詭異,因為連他都竟然有些聽不出來人的聲音是在什么年齡階段的人才有的。

心中雖驚,但豐含笑臉色不變,笑容依舊,看著遠處那淡但燈光,幽雅的道:“豐某也自詡無人能比,但天下之大,何奇無有?只怕先生說笑了?!?/p>

“不然,公子之能,當今大陸以及世界黑道已經是無人不知,就算天下能者輩出,也不過只能同公子并駕齊驅罷了,如能有公子勢力雄厚者,則又少之,故天下之大,公子已經鋒芒無人能擋,公子又何必自謙?”

豐含笑臉上的笑容越加濃了,淡淡的說道:“想不到先生竟然能練就如此高明的變聲術,尚幸豐某年紀還小,不然還真難分辨出來了?!?/p>

那個聲音聽了一陣沉默,似乎害怕自己再出聲便被豐含笑發現藏聲地點一般。

豐含笑輕笑道:“既然先生來了,難道還在猶豫是否和豐某見面不成?先生如此態度,豐含笑也有些不喜歡的很?!?/p>

話音剛落,“嗖”地一聲,一條灰色身影突然從側面閃現出來,站在距離豐含笑三丈之外的地方。

來人寬大灰衣一身不說,就連面容都用灰色布帛遮蓋,似是害怕豐含笑看出自己面貌。

“灰衣蒙面?”

豐含笑見了微笑道:“先生真乃雅人,天氣如此之熱,北方雖然狂風凌厲,卻也無須穿這灰色布衣,更無須蒙面了,難道先生是想學學古人,做這夜行之人么?”

那人聞言哈哈一笑道:“公子快人快語,果然豪爽,但今日有別,在下也只有這么穿著打扮了,還希望公子莫怪才是?!?/p>

豐含笑冷哼道:“豐含笑雖然道上打滾,卻也不想結交閣下這等見不得人之輩,難道先生想讓含笑幫你揭開面紗不成?”

“哈哈哈哈,公子又說笑了,公子你認為現在你能做的到嗎?雖然在下也不能占這個便宜傷了公子,但以公子現在的情況,只怕想要將我這面上面紗拿下,也是不容易吧?”

豐含笑聞言心中微微吃驚,對方剛剛一直用變聲術掩蓋自己的真實聲音,顯然曾經與自己有過談話,因此害怕自己聽出來歷,又以布帛掩面,再穿上寬松的大衣,正是不想讓自己看出身形。

剛剛自己故意說大話,讓他以為自己已經認出了他,但現在聽來,對方不但知道自己沒聽出他的真實聲音,而且更有一身深不可測的勢力,竟然一眼看出現在的自己重傷在身,而且還有把握不敗在現在的自己手下。

雖然有傷,但豐含笑依然敢來這里,原因就是他一點也不在乎那些傷,除了少有的幾個人,他相信即使現在有傷在身,他人也奈何不了自己,但現在聽來人的口氣,竟然是不畏懼自己,這的確叫他心中有些吃驚。

心中念頭閃電般轉過,豐含笑靜視了那人一會,突然笑道:“我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在我面前太過猖狂,雖然豐某有傷在身,但要制住你這等泛泛之輩還是綽綽有余?!?/p>

他說著,左足突然向前邁開一大步,僅僅一步便與那人的距離拉近了將近一丈。

那人眼中明顯的閃過一絲異色,即使豐含笑承認自己有傷在身,但他剛剛這個動作卻一點也看不出有傷在身,想到他出道以來的種種事情,那灰衣人心中猶豫不定暗自討道:“此子勢力深不可測,倘若激怒了他,只怕不好?!?/p>

心中想著,當下說道:“公子說笑了,區區在下又何必讓公子自己動手?早就聽聞豐公子才華過人,在下也早就想結交你這樣的英雄少年,今日得見,足見傳聞并非虛假。在下今天來并非要與公子動手,只不過想和公子做一筆交易?!?/p>

“哦?”

豐含笑臉上帶著迷人的微笑,看著他道:“交易?”

“不錯,在下冒昧阻撓公子,正是想和公子做一筆交易?!?/p>

“不知道是什么交易,更不知道我豐含笑此時有沒有興趣?!?/p>

“公子又說笑了,爭霸江湖不正是公子的心愿么?難道公子不想真正的一統國內黑道,成為中國真正的地下霸主?”那人很自信的說道。

豐含笑心中微微吃驚,面色不變道:“一筆交易就能讓我豐含笑得到這些?只怕閣下把豐某當小孩子了吧?”

“豐公子嚴重了,放眼天下,能將豐公子您當小孩子的除了豐軍長夫婦之外,只怕也再無他人了,在下雖然自詡過人,但也沒有這個膽子?!?/p>

豐含笑冷聲道:“我需要怎么做,想來如果真如你所言,那我所付出的代價也不會太低吧?說出來我聽聽,看我豐含笑有沒有這個心理承受能力再說?!?/p>

“公子多慮了,其實公子只要答應一聲,你并不需要付出多少代價?!蹦侨寺犃笋R上保證道。

豐含笑卻一點也不相信,天下見能有這樣的好事,馬上冷聲道:“看來閣下還是將我當小孩子了,或許閣下年紀比豐某大的多,所以將我當小孩子使喚也并不為過。但小孩子喜歡玩的游戲往往大人家長一插手,他們就覺得不怎么好玩了,含笑也如此,不喜歡玩不好玩的游戲?!?/p>

“公子”

那人正待再說什么,但只覺得前面狂風大做,似海浪般壓來,使自己不能呼吸。心中一駭,當下不敢大意,同時冷哼一聲,從他那寬大的灰色衣服中伸出一雙寬大粗糙的手,雙掌合十,全力向前面推出。

“碰”

一聲悶響。

兩個身子同時向兩邊飄退,落地后雙雙向后倒退了幾步,兩人第一個回合下來竟然是打了個平手!

“是你?”

豐含笑臉上帶著怪異的表情,似乎極是不信的看著對方。

那人聽了輕哼一聲,繼而嘿嘿一笑道:“公子好眼力,雖然老夫做足了準備,但依然還是不能瞞過你!”那人的聲音已經變成了一個五十多歲的老者聲音,雖然老態,但卻渾厚有力,讓人不敢輕視。

“沒想到前輩竟然如此厲害,含笑也不是對手?!必S含笑似乎知道了對方是誰,苦笑著道。

那老者聽了大手一揮,忙道:“如若不是你有傷在身,我也不能接下你如此一招?!?/p>

“前輩倉促間出手已然有如此勢力,只怕含笑就算是沒傷在身,也奈何不了你,只是含笑始終不明白,為何前輩會出現在這里,又為何說與含笑做一筆交易?”

那人聽他口氣,似是知道他已經漸漸相信了自己,當下心中一喜,看著他道:“你無須知道我為何來找你,但這個交易絕對不會變,只要你答應,到時候我會告訴你一些事情,你自己看著辦就行,相信有我的相助,公子想要得到天下,并非難事吧?”

豐含笑聽了搖頭道:“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想不到先生竟然有如此耐力,但不知先生今后想要的是什么?難道先生會不求所取的幫含笑不成?”

“這個公子絕對可以放心,老夫想要的東西不會是公子你想得到的東西,我們各去所求不是正好?”

豐含笑聽了,沉吟片刻,最終還是搖頭道:“含笑與前輩比起來只怕是差得遠了,與一個陰謀家公事,含笑不得不多考慮一點,如果前輩不能將所求的東西說出來,只怕含笑很難做決定,而且即使有前輩的相助,這個天下也未必馬上便歸屬于我。何況相信用不了多久,中國黑道將成為我小刀門的,可以說它已經是我豐含笑囊中之物,試問我又為什么要冒這個險呢?”

“哈哈哈哈,沒想到豐含笑也是如此怕事之人,倒是老夫太看高了你,既然你不愿與我合作,那請贖老夫打擾之罪,就此告辭?!彼f著,轉身便走,竟象是失望之極。他去的很快,灰衣飄飄,一下子就出去了幾仗來遠。

但人影閃動,老者只覺得眼前一花,一條人影已經到了自己身前,擋住了去路。

他不由得停住腳步,放眼看去,只見豐含笑正微笑的看著自己,口中笑盈盈的說道:“既然來了,又何必走這么快呢?”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