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孤單一吻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豐含笑緊緊盯著張天羽道:“誰?”

張天羽也一點不示弱的看著他,淡淡的道:“相信以公子的勢力與聰明,應該不用我多說,不過我敢保證,如果你與他們合作,天下指日可待?!?/p>

豐含笑聽了心中一動,眉頭微微皺起,他的確還沒想到過那人要與自己合作,張天羽說的并不是大話,如果加上那組織的勢力,天下的確是指日可待,可是這里面很多東西又是自己不得不考慮好的,畢竟與他們合作跟與虎謀皮沒什么區別,畢竟自己沒有把握他們想要的是什么。

見豐含笑陷入沉思中,張天羽并沒有打擾他,而是端起桌子上的茶喝了起來。

“他們有什么條件?”過了很久,豐含笑才淡淡的道。

張天羽聽了臉上露出微笑,看著他道:“這個我并不知道,公子可以自己與他們談,但我可以保證,有了他們,公子你很多事情都不用自己動手,相信以公子的聰明才智,不難猜出,他們要的是什么合作伙伴,一明一暗,相信這個世界沒有什么人能夠與你們聯手的勢力抗衡?!?/p>

豐含笑心中很平靜,張天羽說的話他很清楚,這樣的合作對兩方都有莫大的好處,但他卻不得不考慮到今后,不得不提防這個神秘組織的目的。

“今天我們還是先談我們之間的事,如果他們有誠意,我可以再約時間與他們談?!必S含笑輕輕茗了一口茶道。

張天羽聽了呵呵一笑道:“好,我們還是先談自己的事情,不過還是希望公子你能夠考慮一下張某今日的提議,畢竟我老了,不能和他們合作下去了,不過多年來與他們的來往卻并不是別人能夠代替的,所以他們要我幫忙的事我不得不盡力?!?/p>

豐含笑點點頭,總算知道張天羽為什么能夠成為東南亞甚至全世界最大的軍火商之一了?!安恢缽埾壬绱藥椭覀?,我小刀門需要什么才能報答?”

豐含笑想通了之后終于開口道。張天羽苦笑一聲,道:“恐怕又要讓公子見笑了,小女的心思你我都明白,所以我并不求公子其他,只是想向公子要一個人?!?/p>

豐含笑心中一跳,暗道果然與自己心中想的一樣,但他卻也不做聲,只是靜靜的等著,等著張天羽說出來。

“咳,其實我也知道這很讓公子你為難,但希望公子能夠多多考慮?!睆執煊鹨娯S含笑不做聲,便只有硬著皮頭繼續說下去了。

豐含笑此時也不得不說話了,他看著張天羽道:“其實我也不能決定他的意思,我與他的關系相信張先生也應該清楚,而且居我的了解,他,他應該不會答應的,小刀門其實是他一手拉扯成為現在這個樣子的,我想他是不會離開的,但這并不是我的意思,張先生你可以自己與他談,去留都由他,我是絕對不會勉強他的?!?/p>

張天羽聽了眉頭也皺在了一起,確實,自從自己知道女兒的心思之后便對小刀以及小刀門的一切情況最了最詳細的調查,根據自己的了解,想要小刀脫離小刀門而跟著自己,那的確是很難的事情,而且這樣強求,還會讓他不高興,到時候也影響了自己女兒的幸福。

想到這里,想到死去的老婆,張天羽心中突然一片清明,淡雅的一笑,看著豐含笑道:“我想公子誤會了,其實我并不是想讓他脫離你們,我只是向你幫小女要人罷了,其實我的一切將來都是佳佳的,而她一個女孩子也不好去控制這些人,所以我只不過想要他幫我打理生意上的事,相信有你們小刀門在后面,再加上他們的照顧,就算我死了,也不會有什么事的,哈哈”說到這里,他似乎是放下了一切思想包袱,就象是個看破塵世萬物的老曾一般。

但豐含笑聽了卻是心中大驚,沒想到他竟然做了如此大的讓步,這不是名擺著將他多年的心血都給了小刀,給了自己嗎?這的確是自己一直沒有想到的,為了女兒他竟然可以放棄一切,這一切都只為了讓他的女兒幸福,對于他來說,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什么事比他的女兒更重要了,一切都不過是虛無的,只有女兒才是他心頭的肉,至于那些身外物,他相信就算自己不給小刀,將來自己女兒也不能打理好自己的事業,也要被別人奪取,既然如此,自己又何不大方一點,送給自己的女婿呢?

只是這未免賭的太大了,如果自己的眼光錯了呢?但他卻別無選擇,因為他知道既然小刀門的人已經來了,形勢便已經不是自己能夠控制的,而且張佳佳的心思已經很明顯,自己是坳不過她的,現在他唯一能希望的便是小刀不會讓他失望,最重要的是不要辜負了佳佳。

豐含笑想通了這一切,不禁心下對他佩服之極,能夠如此灑脫的拋開他一生的心血一生的追求,的確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他突然向張天羽拜了下去,一字一句的道:“張先生請盡管放心,我豐含笑雖然不是什么君子,但卻從來不失言于人,有我豐含笑在的一天,小刀便不會讓你失望,先生的生意也不會衰敗下去,令愛也一定會幸福,因為小刀絕對是一個可以讓任何人放心的人?!?/p>

張天羽自然也知道豐含笑的作風脾氣,此時見他竟然行此大禮,臉色一變,心中感激,馬上拉他起來道:“其實有公子一句話我就放心了,肖子正是個好男兒,佳佳今后跟著他我也放心,年青人,放手去做吧,天下是屬于你們年輕人的了?!?/p>

豐含笑劍眉一豎,淡淡的道:“我知道?!?/p>

那種突然的轉變讓張天羽心中大驚,這樣的氣勢、這樣的神情,似乎可以征服天下任何人,可以讓天下都為之臣服。

幽靜的小路上,小刀拉著張佳佳的手,兩人一同慢慢的走著,都沒有說話,似乎都害怕說話。小刀或許是因為不善于與女人說話,而張佳佳則或許是因為在心上人面前,而且還是第一次約會獨處,所以顯得有些羞澀吧。

感覺著小刀的手心有些濕,張佳佳心中不禁好笑,這個馳騁殺場的男人竟然還這么害羞,似乎拉著自己的手比他當年在臥佛寺面對那上百人的圍攻還要困難,還要讓他害怕。

“喂”

小刀感覺手被人拉住,愕然回頭,見張佳佳幽怨的望著自己,有些不解的道:“怎怎么不走了?”

“你怎么不說話???是不是是不是不喜歡這樣子?”

張佳佳有些臉紅,本來想問他是不是不喜歡自己的,可是卻也沒有勇氣問出口。

小刀一聽有些急了,紅著老臉道:“不,不是的?!?/p>

張佳佳瞪了他一眼,突然向他走近,然后用她那充滿著處子幽香的手帕將小刀額頭上的細汗擦拭干凈,在他面前吐氣如蘭的道:“你看你,都出汗了,天氣很熱么?”

被她如此一問,小刀只覺得汗水又出來了,慌忙用手抹去,見張佳佳有些生氣的瞪著自己,他只得干笑著道:“我,我的汗臭,還是莫,莫弄臟了你的手帕?!?/p>

“哼,你這個木頭,一點也不懂人家心思?!?/p>

張佳佳氣的要死,蓮足在地下狠狠一蹬,然后轉身走開了幾步。

見她生氣,小刀心中有些慌了,馬上便要走過去說些什么,可是還沒踏出一步,耳朵猛然一動,臉色大變,叫道:“佳佳小心”同時,他的人也飛了出去,直沖向張佳佳,雙手一張,將她抱住,然后一起在綠草地上滾了出去。

“嗖嗖嗖”冷風刺骨,勁箭擦破皮肉,涼風吹來,有些清冷。

小刀擔心的看向張佳佳,見她微笑著看著自己,心中放心不少,馬上站起來,將她攔在身后,雙眼寒氣直射,緊緊的盯著前面小樹林中道:“出來吧!”

“啪啪啪啪”

一陣掌聲傳來,緊接著一個陰性聲音道:“冷侯果然好身手,我本想手中的弓箭已經是世界尖端科技產品了,可是沒想到連大象都可以射傳的箭卻只是擦破了冷侯一點衣服?!?/p>

隨著這個聲音的傳出,對面走出來三個人,三個女人,身材很熱火,很高,不過小刀那雙如狼的眸子卻明顯的發現他們有喉結。

“人妖!”

這是小刀心中的第一個反應。

“你們是誰的人?”他并沒有問“你們是什么人”,因為剛剛這幾箭就已經告訴了他,他們是敵人。

“我們是誰的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兩人既然這么恩愛,那我們就成全你兩兩人,讓你們一起在路上也有個伴?!?/p>

那陰性聲音讓小刀聽來特別刺耳,很想讓他的嘴永遠閉上。

淡淡的看著他們三人,小刀搖頭道:“你們是想殺了我們兩人,讓小刀門與張先生都互相懷疑對方,果然很高明,不過你們難道不知道要殺我小刀并不是很容易的事嗎?”他說著,卻是一手拉著張佳佳的小手,大步向著三人走去。

而面對他的卻是三人手中那已經上玄的箭。箭的威力小刀門明白,應該剛剛他已經嘗試過,不過他卻一點也不畏懼,似乎指著自己的不是朵命的箭,而是小孩子手中的玩具。面對如此不怕死的人,那三人心中一怔,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小刀竟然不逃走,而是向自己走來,難道他是瘋子?

“不要動,不然我殺了你們!”

似乎被小刀的氣勢震懾,那陰性聲音色厲內荏的喝道。

“你的聲音很難聽,男人做到你們這種樣子,真是一種莫大的侮辱?!毙〉兜难壑幸呀浿挥腥耸种械墓退麄冸S時輕輕一動就可以讓箭射出的手指。

“嗖嗖嗖”

三箭在小刀距離他們只有十多米的始終終于射向出。

不過射向的不是小刀,竟然是小刀身后露出了一半身軀的張佳佳。

看來這三個殺手也并不傻,知道怎么去爭取時間與機會。箭如同蒼龍一般,劃破長空,帶著呼呼風聲直取張佳佳心房。

“???”

雖然見過不少的拼殺場面,但面對足夠可以奪去自己生命的勁箭,張佳佳仍然不免發出驚叫。

“哼!”

一聲輕哼,讓張佳佳幾乎絕望的心兒產生一絲暖意,火星四濺,三聲刺耳的金屬交擊聲過后,張佳佳只覺得被人攔腰抱住,然后似乎是飛了出去。

這種感覺讓她心中完全沒有了一點恐懼,似乎還很享受。

“嚓嚓嚓”

三聲輕響,空氣之中彌漫了一絲淡淡的血腥味。

張佳佳吃驚的看著一臉冷傲的小刀,然后又看了看倒下去的那三個人妖。只見他們的脖子上都留下一道傷痕,倒在那里動也沒動一下。

箭法雖好,但是卻如此不堪一擊,小刀心中不禁有些寂寞孤單,有一種高處不勝寒的感覺。

處子幽香越來越濃,小刀只覺得自己的嘴被兩片潤澤芬芳的嘴唇堵上,身子微微一顫,摟著她的手愈加緊了些,有些木勒的享受著動作同樣生疏的張佳佳的這孤單一吻。

身子有些軟了、心跳也加快了,他心中不禁有些后悔往日沒有向豐含笑學習一下怎么對付女人,不然現在也不會如此不堪。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