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金刀救美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臉上傳來的一絲絲涼意讓左手與小刀兩人感覺心驚??磥硌軌虺蔀槭澜绲诙⑹?,的確有她的幾分能耐,但不待他二人多想,嬌叱一聲,那艾菲兒已經再次攻擊而來,面對小刀兩人,她竟然是一點也不放在心上。

妖嬈多姿,艾菲兒的身子如同水蛇般纏來,看似柔若無骨,但那雙掌之間隨時可以出現的銀絲卻是奪命利器。

左手與小刀二人再也不敢有絲毫大意,迎刀而上,頓時便與艾菲兒戰做一團。小刀門中那些兄弟只看的眼花繚亂,吃驚不已,更是佩服向往不已。

很少親眼見過兩位堂主出手的他們今天卻見著兩人同時出手,而對方竟然也強悍的可怕,能夠在自己兩位堂主的合力攻擊下也不顯敗相,真是個妖女。

他們看的精彩,卻有些苦了艾菲兒了,雖然她看起來戰的游刃有余,但她自己心里卻再明白不過,這樣下去,自己體力首先就不是這兩個男人的對手,再加上本來自己比起他們一人就只是稍微強了一籌,但他們二人聯手,斗的久了自己肯定落敗,所以她心中未免已經打著退走的主意。

而左手與小刀兩人心中吃驚的同時,也自然提防著她突然逃走,剛剛她聽去了所有的消息,如果讓她逃走,自己等人的計劃只怕又要推遲和改動,而且還泄露了自己等人的行蹤,所以怎么也不能讓她跑了。

三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打算,但手上卻一刻也沒見停頓,而且越來越快的動作讓那些小刀門的兄弟們看的近乎癡迷了,這樣的真實打斗場面,那可是花再多的錢也看不到的,何況還是生死搏斗?

香汗漸漸在艾菲兒額頭露出,雖然她戴著鬼臉面具,但左手與小刀兩人從她的動作中卻明顯看到了她有些后力不濟,似乎每次擋住自己兩人招試的力道都在漸漸減少,她,已經陷于苦戰。大喝一聲,左手手中刀勢突然一變,刀便如同寬大了數倍,纏住艾菲兒,令艾菲兒連連后退,似乎她也擋不住此時狂霸的小刀門的左輕侯。

林中已然只剩下刀的怒吼之聲,空氣被刀無情的撕裂,艾菲兒手上的銀絲似乎也不再有先前這般堅韌,面對霸氣十足的左手,她沒有一點信心能夠用自己手上的銀絲接下左手任何一刀。所以她只有退,一直退到了一棵大樹邊。

“咔嚓”

樹雖然很大,但是在左手輕輕一刀之下馬上倒下。

艾菲兒卻在這個時候從左手眼前消失,就象她根本就沒出現過一樣。

“小心!”

“磁”

一聲擔心的大叫與一陣清脆的金屬嘶磨聲幾乎同時響起。

眾人大吃一驚,只見左手單手橫刀在自己脖子之前,刀刃向外,而消失的艾菲兒竟然出現在他面前,雙手緊拉著一根銀絲,使勁壓向左手,但是銀絲卻被左手的刀擋住了,所以任由她如何用力,也不能讓銀絲如她所愿的滑過左手脖子割下左手的頭顱。

左手連連后退,艾菲兒步步緊逼。

兩人一同退了幾米遠,便聽“?!钡囊宦?,左手突然刀面向前一擋,然后艾菲兒那突然松開一手之后另一手橫抽向左手面容的那銀絲便狠狠的抽打在左手的刀面上。

艾菲兒的突襲竟然沒能將左手擊???艾菲兒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但事實卻在眼前,左手面色不便,似乎剛剛經歷一場生死的不是他自己,在艾菲兒銀絲沒有抽到自己之后,他的刀再次橫削而出,反守為攻。

小刀見了這一連串動作,也不禁心中大驚,但見左手此時已然并無危險,才放下心來。左手雖然并無受傷,但他一人獨戰艾菲兒卻馬上便見弱勢,小刀不及多想,迎刀而上,兩人并肩作戰,艾菲兒又陷入苦境,一時之間不禁心中苦笑不已,沒想到今天竟然被這兩個小輩搞的手忙腳亂,只怕自己再不思量逃生,就真得為他們留下了。

想到這里,她將心一橫,竟然不再防守,迅猛的攻擊而來,殺手的攻擊本領本來就是最強的,加上左手與小刀兩人勝卷在握,當然不會與她拼命,所以局勢馬上一變,艾菲兒那快速凌厲的攻擊根本就不是左手兩人之中的任何一個能夠抵擋的。

“咯咯咯咯姐姐可老了,比能再與你們玩下去了,再見!”

艾菲兒突然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然后猛力將左手兩人逼開,身子卻反向飄退,準備逃走。

“哼!想走?”

左手兩人哪里不知道她的意思?被她逼退的身子硬是強行頓住,然后幾乎同時向前躍去,兩刀交錯成剪,夾向艾菲兒。

但三人距離卻已經拉開,雖然兩人反應迅速,但艾菲兒本就打著逃走的主意,此時哪里還能讓他們阻止?低哼一聲,蓮足踢出,輕巧的踏在兩把刀上,身子借力向后退的更快。但左手兩人也似乎料到她有如此一招,冷哼一聲,動作一致的在空中一個翻身,雙足向前,鉤腿而出,左右兩邊剛好將艾菲兒那嬌小的身子夾在中間,便要鉤回來。

“嗆”

空中突然一聲大響,左手兩人大駭,馬上迎刀而出。只見金光一閃,兩人眼前同時出現了一把金色大刀,刀鋒銳利,絕對可以要命。

“叮,叮,叮?!?/p>

三聲輕響,夾雜著一聲冷哼。

左手與小刀兩人落下地來,臉色蒼白的看著手上只剩下半截的砍刀愣住了。

“公子果然名不虛傳,小刀門也果然勢力強悍,告辭!”林中一直飄散著這個聲音,足有半分鐘才消失。

“公子!”

左手與小刀兩人終于回過神來,見了面前傲然而立的人后馬上恭敬的叫道。

那些小刀門的兄弟也被先前這一突變驚呆了,被左手與小刀兩人這么一叫才醒過來,見了兩位堂主面前的人之后臉上都是恭敬佩服以及崇拜的神色,紛紛行禮叫道:“見過公子!”

豐含笑點點頭,看著有些失意的左手與小刀二人道:“你們不必放在心上,這個世界高手如云,我以前也只道世界上只有他才是我豐含笑的對手,卻沒想到今天又讓我遇上一個沒有把握的敵手,唉!以前都是坐井觀天,看到的世界太小了??!”

左手二人聽了眼角看著豐含笑腳低下的那枚已經被分成整齊的兩塊的游戲幣不語。剛剛自己兩人在那突然出現的人的突襲下根本就已經沒有活的機會,雖然擋住了對方的第一刀,可是接下來的攻擊卻讓兩人已經沒有武器去擋,對方竟然只是一出手就砍斷了自己手上的兵器,而且連公子救自己的那枚硬幣都被劈開,可見他的勢力已經強悍到什么程度了。

似乎明白他兩人的心思,豐含笑走過去拍了拍他們肩膀道:“你們根本不必介意,世界第一殺手也不過如此,剛剛如果不是你們苦戰了這么久,而且他又是突襲,相信以你們二人的勢力,他要想傷你們也并不容易,艾菲兒都已經不是你們的對手,那我也就放心了,至少,你們這兩年來并沒有讓我失望,至少,我不用再擔心你們?!?/p>

小刀兩人聽了心為之一寬,雖然還有些不能抹去剛金刀那一招留在自己二人心中的陰霾,但兩人的那種自信與氣勢又恢復了過來??粗S含笑,小刀苦笑道:“難道你也沒有把握戰勝金刀?”

豐含笑聽了微笑道:“我不知道,不過遲早你們會知道結果的?!?/p>

理解的點點頭,小刀沒有再說什么。左手卻皺著眉頭道:“可是剛剛艾菲兒應該聽去了我們的信息,我想我們不能再按照以前的計劃行事了。所以得盡快找個地方再從長計議才是?!?/p>

豐含笑聽了搖頭道:“不用了,我已經想好了,現在的毒皇已經根本沒有什么值得我們害怕的,他已經是我豐含笑的掌中之物,但他手下的那些生意,我們想要得到卻有些困難,所以我們暫時還不能行動,要等消息,我想他應該很快就能夠給我答案了?!?/p>

左手與小刀聽了心中一驚,卻不知道他又是什么打算,那個‘他’又不知道指的是誰了?

豐含笑只是神秘的一笑,并沒有解釋什么,看著兩人身后的戰狼團兄弟道:“你們都起來吧,回到住的地方不要到處亂走,等我和你們堂主商量之后再做打算?!?/p>

那些兄弟聽了,馬上向三人告辭,然后老實的走開。

見他們走遠,小刀看著豐含笑道:“你怎么會這么快就來了的?”

豐含笑苦笑一聲,道:“我本來也想回大陸看幾天的,可是我卻不放心你們,因為在臺灣我就遇上了冷槍客,后來又收到消息說他們竟然請動了另外兩個厲害人物,所以我便敢來看看,也好見一見世界高手的風范,他們果然沒有讓我失望?!?/p>

說著,他眼中閃過一絲異彩,似乎對今日所見的這兩人很感興趣。但左手與小刀兩人聽了卻是心中一暖,本來計劃中豐含笑是不用親自來的,可是他卻還是擔心自己兩人,最終還是來了,而且還在剛剛救了自己兩人一命。

其實他們自己也搞不清楚與豐含笑是什么關系,開始的時候是被他的武功折服,然后跟隨他一起南征北戰,打下了國內的半壁江山,更有了小刀門今天在世界黑道的地位,可以說兩人的一切成就都是豐含笑給的。

其實是手下與上司的關系,可是隱約間,似乎三人又有著一種很深的感情,這種感情是在一同的出生入死中慢慢形成的,是在不斷的交往熟悉中形成的。這種感情似乎比那種開始便是兄弟情誼來得更真切,來的更讓三人珍惜。

小刀門的事情豐含笑基本上很少管過,可以說小刀與左手兩人大權在握,但豐含笑從來沒有擔心過什么,他們,也似乎從來就沒有升起過背叛的念頭。其實也是因為三人都很聰明,都知道離開了另外兩人,自己一人是不能有大成的。

三人的關系就是頭與上下四肢的關系,所以他們已經是一體,沒有人能夠分開的一體。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