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毒皇門人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李龍天感覺到一股他前所未有過的恐慌。他似乎已經預感到自己的將來,在道上打滾這么多年,這是他首次感覺到有這樣的壓力。當初是自己出主意讓三連盟一同入大陸將小刀門一翻突襲,最終還將豐含笑的女人殺死在他的公子府中,讓猖狂一時的小刀門硬是兩年時間沒有翻身的余地。

但自己等人還是沒有能力將小刀門一舉消滅,現在的小刀門卻已經成熟,成熟壯大到讓山本家族在豐含笑與左手兩人一夜之間打擊的需要整頓數月。這樣強大的勢力,對于他毒皇李龍天來說的確是個強硬的對手,他李龍天即使在泰國已經成為地下皇帝這么多年,但他還是沒有把握說自己的勢力能夠高過已經幾乎統一了日本黑道的山本家族。李龍天心中一直沒能平靜下來,此時的他還一直在為昨天的消息而發愁。

因為當初有組織的保證,他李龍天才敢如此托大,才敢用了自己手下如此多的高手去刺殺小刀與左手這兩個讓他早就恨之入骨的敵手,但現在組織突然說不與幫助,他這不是賠了夫人有折兵嗎?

想到這里,他李龍天不禁對組織的無情放棄而痛恨,但,他僅僅也只能夠在心中恨,他完全沒有一點能力在表面上表示出來有什么不滿,即使組織答應賠償自己兩千萬美金,可是自己卻也不敢接受,畢竟這個組織的勢力在他來說比入侵的小刀門更加可怕。李龍天坐在他那已經坐了十數年的交椅上,眉頭微微皺著,似在沉思著什么。

房間中還有七八人,他們都是這些年來為毒皇出生入死的人,都有著不可磨滅的功績,也可以說是毒皇這個大毒梟的骨干成員。包裹李龍天在內,其實骨干成員一共有十人,分別都在世界各個不同的地方做事,但前些天李杰已經死在了左手的刀下,所以現在一共只有九人。

“大哥,你根本不用多擔心,我們在道上已經扎根這么多年,他們只不過是中國大陸來的一群烏合之眾,跨國作戰,就算是美國這樣的超級大國也吃不肖,何況是他們這個成立不久的小刀門?他們也不過來了幾個矛頭小子,雖然驍勇,但這是在泰國,是在我們的地盤,就算他們如何能打也不過幾個人罷了,明天我們便找到他們的落腳點,我就不信我幾百人還不能將他們圍死,哼,叫他們敢在我泰國囂張,實在是欺人太甚!”

說話的是一個四十多歲年紀的中年人,他身材高大,卻也有一分令人望而生威的氣概,他的名字叫藍天宇,當年與毒皇李龍天出生入死,一人曾經在一夜之內將當年盛名一時的東星門的一個堂口滅門,震驚一時。

可以說毒皇李龍天如果沒有他,也不會有現在的成就。李龍天聽了他的話,苦笑一聲道:“我知道你的意思,這個我也曾經想過,可是很多事情并不是想象中的這么簡單,按照個人勢力來說,他小刀門的確已經算的上是世界上的一支媲美任何殺手組織的軍隊,兩大侯爺,五拳皇,但他們七人就已經是不可多得的厲害人物,再加上一個武功深不可測的神秘公子豐含笑,這實在是讓人頭疼??!”

他說出這話來,似乎老了很多,似乎是在面對小刀門這個年輕幫會的時候感覺自己是這么的無能為力。

在心中,他不得不暗嘆長江后浪推前浪這個殘酷的現實。

藍天宇聽了眉頭一皺,看著李龍天道:“大哥,怎么我總覺得你沒有了當年的氣概,想當年你我二人也算是打遍天下,什么樣的場面沒有見過?這次還能讓他們幾個小孩子弄敗下來?你只管放心,我已經叫人去查他們的落腳點了,如果不出意外,我想明天早上便能知道他們的消息,到時候我親自帶了手下前去捉拿,我便不信他們手中的刀能夠快過我的槍,就算累,我明日也將他們累死了?!?/p>

李龍天聽了心中一驚,忙看著他道:“不要,你可千萬不能沖動,我們可以掌握他們的行蹤,但卻不能輕舉妄動,如果我沒猜測錯的話,我想他們小刀門來泰國的人并不只有左手與小刀兩人,豐含笑的為人我雖然不敢說很了解,但卻知道他行事向來如此,沒有把握的事情他很少做,既然我們兩年前殺了他最心愛的女人,我想這次他不將我們全部消滅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所以我們其實還并不了解他們的勢力,并不知道他們到底出動了多少人。

而且昨天臺灣那邊傳來消息說李常青已經死了,是死在他自己的辦公室的。我想一定是小刀門的人前去臺灣,阻止他們來泰國相助我們,這更加證明他豐含笑是有備而來,是一心要將我李龍天除去,所以其實他們并沒有表面看來這么簡單,所以我們不能輕易行動,敵名我暗,現在最好的辦法便是加強我們自己的警備,正如天宇你說的那樣,他們長線作戰,勢力再強也不可能強到駭人的程度,所以只要我們勢力集中,就算與他們硬拼,也不見得戰不過他們?!闭f到這里,他卻又有著一股很強的自信。

畢竟他李龍天也是統帥世界一方的黑暗霸主,一代毒梟。但藍天宇卻感覺到他變了,感覺到他沒有了往年的那種行事作風,似乎畏首畏尾,成不了大事。不過他心中雖如此想,但也不再說出來,暗中卻已經有了自己的想法。

李龍天似乎看出他的心思,不禁有些擔心的道:“天宇,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們好,但你可要記住了,不要輕舉妄動,大哥我自有主張,既然這已經是避不了的事實,那我們也不能怕了他們,就算是死,我李龍天也要戰死?!贝嗽捯怀隹?,他下面的那幾個兄弟都深深為他這種氣勢所感染,似乎又回到了當年年輕時候曾經一起打天下的時代,心中那股埋沒以久的豪情為他這句話又牽動了起來,紛紛站起來大聲道:“大哥說的對,我們稱霸泰國黑道這么久還沒曾怕過誰來,兄弟們雖然很久沒有動過刀子,但卻也沒有落下,就算是死,我等也愿意同大哥一起,也得殺了他們幾個來墊背?!?/p>

李龍天見往日的兄弟今時今日還能如此豪情,心中也是感動,看著眾人道:“好,既然兄弟們都還記得往日豪情,那我們便與他們拼了,就算是死,也要讓他們付出慘重的代價?!?/p>

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李龍天相信豐含笑不會這么傻,但他卻又只有相信豐含笑有這么傻,只有這樣,他才覺得有機會讓豐含笑落敗,從而保住自己多年來的心血。

李龍天待他們安靜下來,這才又道:“今天你們回去后將自己手上的工作都交代好,這么多年來你們也早有了自己的計劃,相信大家都有了自己中意的接班人,我希望你們能夠將事情都交代好,就算我們這些老家伙沒了,我毒皇門人卻還在,將來如果有機會,也能為我們報仇,我李龍天一生征戰天下,成為東南亞一代第一大毒梟,就算我敗了,也不能將這些年來的勢力白送被外人?!?/p>

聽到這話,眾人心中也了然,似乎都預感到什么似的,但他們卻是自小便與李龍天一起打天下的人,比親兄弟的感情還要親上一些,此時聽出他話中意思,卻竟然沒有一個人有退縮的意思,都覺得有道理,如果小刀門將毒皇這個組織滅了,很有可能取得這些年來毒皇的所有成功,到時候自己兄弟們這么多年的努力就是為別人做嫁衣了。

所以他們心中也是不甘,都覺得大哥說的很對,決定回去之后讓門人們保存勢力?;蛟S,他們也是心中有一點私心吧!小刀門已經是世界黑道上的佼佼者,雖然年輕,但卻有著別人難以想象的勢力,所以毒皇雖然明白自己的勢力也足可以與世界上任何一個黑道勢力向拼,但也已經預感到自己的結局。

但他不會后悔,走上黑道這條道路的人都不會后悔,生于江湖,死于江湖,這是江湖人的命運,更是他李龍天不能避免的命運。

豐含笑與鮮于修兩人橫躺在一張大床上,兩人都沒有說話,但卻都雙目睜的圓圓的,都似乎在思考什么問題。

“唉!老大,我實在是想不出來,我們還是別想這個問題了吧,想著就讓人頭疼?!滨r于修始終是個孩子,他似乎一刻也不能靜下來,現在在床上這么認真的想了這個他不怎么感興趣的問題這么久也著實為難他了。

豐含笑輕聲一笑道:“我就知道你想不出來,不過這也不能怪你,這個問題畢竟不是一般的人能夠想通的?!闭f著,似乎有些不肖的看了他一眼。

鮮于修見了心中大是不服,瞪著他道:“你道說說是怎么回事?我便不相信我想不出來的問題你能想出來,除非你給我個滿意的答案,不然我可不信你能行?!?/p>

豐含笑聽了呵呵一笑,在他頭上摸了一把,道真象是對待小孩子一般,看著他道:“好,我就告訴你吧,其實我來臺灣的目的并不是只想讓臺灣無法派人去泰國這么簡單?!?/p>

鮮于修聽了雙目一亮,看著他道:“真的老大?嘿嘿,我就知道你還有別的事要做,快告訴我聽聽,是不是又要有什么大的事情要在這里發生了?”

豐含笑聽了神秘的一笑道:“你說我征戰天下黑道的目的是什么?這次專門從泰國毒皇下手又是為了什么?左手與小刀兩人去泰國辦事我絕對放心,就算暗夜組織多么的強大,我豐含笑還的確不是怎么畏懼他,但我卻不得不考慮一下將毒皇消滅之后能夠得到什么好處,如果沒有什么好處,我花這么大的力氣去對付他就真的是傻子了。世人都只道我豐含笑為她報仇,但這只是其一,你現在應該知道我為什么不去泰國而來臺灣了吧?”

鮮于修聽了,仍然是一頭霧水,但卻又似乎知道了些什么,茫然的點點頭。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