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黑道論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復旦大學的校園內漫步著一對對情侶,他們是那么的貼心,那么的無憂無慮。他們之中大部分的人并不知道社會的復雜,都還生活在別人的庇佑下,有社會以及家人的層層保護。

他們還年輕,充滿青春活力,他們單純,是因為他們還沒有接觸社會,并不懂的過多的勾心斗角,更不會玩弄陰謀權術。雖然都已經成年,不過想的事情都不會很多,他們甚至從來都不會去想如果現在自己身上沒有父母給的錢,等會餓了的時候該怎么辦?即使能向朋友借來錢解決當前的危機,他們也不會去想想如果沒有家人的救濟,自己怎么去賺錢還給別人。

沒有多少人想這個問題,現在的學生似乎都是這樣。他們大部分不用擔心今后自己的去處,因為家人早已經給他們做好了鋪墊,即使在學校學不到什么扎實的知識,他們也不會擔心,因為他們還有依*。

看著從自己身邊走過的一對對情侶,豐含笑眼中沒有一點感情,這些人雖然是祖國的將來,不過真正能成事的又有幾個?但不知道為什么,他此時卻是這么的羨慕他們能夠專心的愛著一個人,即使只有一個女人,還不是一樣的如此幸福?

豐含笑甚至有點懷疑自己當初的想法,女人多了并不一定便是件好事了。自己家中的這么多女人,他似乎個個都喜歡,但又覺得她們之中沒有一個人能夠真正將自己的心栓住。

“唉!既然如此,我豐含笑擁有你們全部,也是必然的了?!毕氩煌ㄟ@個復雜的問題,豐含笑只有仰天嘆氣。如果不是自己心中答應過她不在去招惹別的女孩子,只怕現在家中的女人都已經可以為成幾桌了。

除去心中雜亂的想法,豐含笑不禁加快腳步,向著十一棟的512走去。今天有一個消息,自己并沒有電話告訴他們幾個,而是特意到宿舍去告訴他們的,相信他們聽了這個消息,一定比自己要高興很多,因為他們一直便在自己面前叫喊著空虛寂寞,自己現在給他們找件事情做做,他們一定會很高興吧。

十一棟宿舍下面停著一輛大眾跑車,雖然是國產的上海大眾,但這樣的跑車在學校依然是罕見,可以說,它也算的上是十一棟宿舍前面的一道風景線了。512宿舍的門是緊緊閉著的,豐含笑站在門外呆了一會之后,方才懷著一顆疑惑的心敲了敲門。

“誰???”里面是張興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庸懶。

“還好有人,不然便叫我白跑一趟了?!必S含笑心中想著,當下大聲道:“是我,含笑啊,怎么大白天的把門關著,還不快點起來了?!彼坪趺鎸λ奚岬倪@些兄弟,豐含笑總是不能像對待幫會中的兄弟這樣嚴肅。

開門的也是張興,他身上只掛了條短褲,健壯的體格很完美的展示在豐含笑眼前。雖然是四月份,但是并不是很冷,可張興見著豐含笑看自己的眼神的時候,依然不免打了個冷戰。

他雙手緊緊抱在胸前,有些戒備的看著豐含笑道:“含笑,這么多天不見,你,你雖然很想我,但也不要用這種眼神,這種眼神看著我吧?”

豐含笑聽了,嘴角露出純真的微笑,然后故意猛盯著他道:“嘿嘿,興哥,這也不是晚上了,干嗎還這么兇???”說著,又一陣奸笑,直瞅著他下身猛看。

張興見了,雙手馬上捧住下身,一臉尷尬的看著豐含笑道:“這個,含笑這個,是,是尿憋的不行了,你可別亂想啊?!?/p>

“哈哈哈哈”還不待他話說完,便聽宿舍的其他四人猛的狂笑起來,王喜掀開自己上身的被子,邊笑便指著張興道:“哈哈哈哈含笑,你別聽他的,那那小子他前天晚上竟然將趙利哄上床了,哈哈哈哈沒想到昨天晚上被我們拉去喝了點酒,也許是憋的不行了,哈哈哈哈”

他邊說邊笑,斷斷續續說了個大概。但不待他說完,周勝便又接著道:“不是,不是,他不是酒喝多了憋尿,是嘗到了甜頭之后只一夜沒去便憋著了,哈哈哈哈”

而莫星與鄒潤兩人則是將頭伸出來,也不出聲說張興,只是猛的在那里奸笑。豐含笑雖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見張興的表情以及兄弟們的樣子,便也明白了幾分。

不過他卻是瞪了狂笑不已的幾人一眼,然后一手搭在張興肩膀上,看著幾人道:“笑笑笑,有什么還笑的?你們還笑的出來,沒見我們興哥都已經告別了處男,都已經搞定了一個女人嗎?你們呢,你們有什么,什么都沒有。周勝你爺爺的看上人家鄭丹了,可是追了這么久還不是沒見什么效果,而你們三個,到現在竟然連追的目標都沒有,還敢出來笑別人。也不知道衡量一下你們的勢力,真是的?!?/p>

幾人聽了,雖然還是想笑,不過也沒有再這么放肆的狂笑了。張興聽了,不禁臉上一陣得意的笑道:“就是嘛,看人家含笑比你們笑,懂的就比你們多,真是一些童子雞,沒見識?!?/p>

他似乎有人撐腰了,腰桿便直了許多,手上也沒再刻意去掩飾下身的窘樣了。豐含笑卻突然伸手在他下身輕彈一下,然后跳開,又有些夸張的神情看著張興道:“雖然如此,但興哥你也不用這么沒出息,不就是一晚上沒見嗎?竟然想成這樣,真是我們男人的恥辱,幸好我豐含笑沒與你們一起真正住在這里,不然我一世英明就敗在你小子手上了?!闭f著,還做出很僥幸的樣子來。

本來已經沒有再笑的兄弟們聽了豐含笑的話之后,馬上便又狂笑了起來,比先前的陣勢還要強悍,震的整棟樓房甚至對面女生宿舍很多人都沖了出來向這里不斷的張望,還以為發生了什么事呢。唉!幾個空虛寂寞的男人,中氣之足,卻也的確罕見了。

眾人將張興很是取笑了一陣之后,見豐含笑來了,卻也都不在庸懶,從被窩中爬出來,然后都梳洗穿戴好,坐在下面的床上,似乎都知道豐含笑有話要說,都等在那里看著他。

豐含笑見了,微微一笑,看著他們道:“公司成立一年來,我都沒有經營過,但你們也沒讓我失望,現在的江湖已經占據了國內游戲世界的大部分市場,可以說你們的構想已經得到了充分的肯定,公司的業績現在在一步步上升,相信不久,只要國內喜歡玩網絡游戲的人沒有不玩我們江湖的。而我今天來想告訴你們的,便是我想將公司再擴大,讓公司去接收別的行業的事情,所以我想讓你們去學習這些方面的知識,將來公司的事情都要*你們。而且你們也知道我的身份,或許有一天我不在這個圈子里面了,到時候也能有個行業讓我養家里一群妻子兒女吧?!闭f著,他不禁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幾人聽了,心中先是一陣高興,不過見豐含笑自嘲的笑了,當下也不好說什么,只是用那種很堅定的神色告訴他,一定不會讓他失望就是。

想一年多以前,肖凌鳳的突然死去讓豐含笑沉默了幾月之久,后來待他恢復過來,自己等人便將手上早已經完成的游戲設計交給了他,后來“天行公司”成立,“江湖”這個游戲在豐家的勢力下馬上便上市,并且慢慢的占據了游戲市場上的這么大的空間??墒且磺惺虑樽龊弥?,他們幾兄弟才發現已經沒有什么正事可做,因為公司的事情都是賀雅蘭一手打理。

因為游戲,幾人都成了學校,甚至是上海市比較富有的男人了,在學校,他們甚至還被稱為“狂人家族”。但是他們內心的空虛,卻是無人知道,所以便一直讓豐含笑給他們找些事情做做。

豐含笑在開始的時候,也的確沒有什么辦法,便只好整天與他們一起,將自己的那些格斗技術盡數教給了他們,雖然自己不想他們進入自己的小刀門,但是有一身厲害的格斗技術在身上,也能讓自己放心。

肖凌鳳的死對他打擊很大,所以他不想讓這樣的事情再發生,宿舍的兄弟們是他最真誠的朋友。所以他不能讓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受到傷害。也就是這樣,他豐含笑也才在肖凌鳳之死的打擊下慢慢好起來,甚至變了許多的性格,至于他自身的修為,卻是沒人知道,因為這么久以來,并沒有人與他交過手。

鄒潤似乎對豐含笑最是感激,因為豐含笑分給他的那一份股份讓他將字家族的企業也帶動了起來,讓一個幾近沒落的貴族家庭又重新振作起來,所以他對豐含笑的感激之情,自然要比其他的幾個兄弟更要濃。

此時聽豐含笑如此說,他第一個回過神來,堅定的看著豐含笑道:“含笑,你也不用自嘲,這個社會就是這樣,只要堅信自己的原則,便沒有什么錯對之分。

黑社會是每個朝代,每個時代都有的,沒有黑社會的國家幾乎不存在,而我們中國的黑道也的確是缺了向你這樣的人才,你看看,意大利的黑手黨、日本的山口組,哪個不是世界上有名的黑道集團?

可是我們中國呢,黑帶混亂,卻沒有一個有真正的勢力,沒有一個能夠像你豐含笑一樣的在世界上打出名氣。含笑,并不是我支持你混黑道,我只是想說,要混黑道,便要混出個樣子,讓世界也看看我們這個大的一個中國的黑社會勢力并不比世界上任何黑幫勢力差了。而且你殺的人,都是那些江湖上的,并沒有殺過什么好人,什么與江湖武無關的人,那些人既然是這個圈子的,那么他們死了,也不能怪誰,就像你豐含笑即使被人殺了,也不能怨恨別人,因為你是生活在江湖這個圈子里的。

人在江湖,總是身不由己的!這就是黑道,就是黑道的規律,黑道的本質。所以含笑你并沒有錯,你只是沒有選擇政府罷了,只是沒有選擇政府給我們指定的道路罷了?!?/p>

豐含笑聽著這個被自己唯一叫做大哥的鄒潤說了這么多,心中不禁有些迷惘,自己難道真的沒有錯,難道左手的手被別人斬斷都不應該怪罪別人,難道凌鳳的死也不能怪罪別人?想到這里,豐含笑眼中甚至臉上突然變的狠毒起來,心中一個聲音大聲喊道:“不,不能,凌鳳是無辜的,她是無辜的,山本家族、毒皇、鑒國社。我豐含笑就算死,也定要將你們給滅了為凌鳳報仇,讓你們幾個這些混蛋給凌鳳陪葬?!痹俅慰吹截S含笑的這種眼神與臉色,雖然與豐含笑相交很深,但鄒潤等人也不禁心中為之一寒,都不敢說話,似乎此時站在自己眼前的人已經不在是豐含笑?!昂?,你你沒事吧?”鄒潤終于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豐含笑回過神來,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態,當下點頭微笑道:“沒事,沒事?!毙闹袇s又已經想道:“小刀,希望你能夠動作快點,我已經等這一天等了快兩年了?!?/p>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