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江邊偶遇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豐含笑一覺醒來,已經是中午了。昨天與宿舍的兄弟們一起又去喝了一場,直到將張興罐倒,已經是凌晨三點多的事了。所以幾人又睡在了“皇家酒樓”的套房里。感覺到那酒精的作用依然存在,豐含笑用力的甩了甩頭,然后跑去浴室沖了個涼,這才覺得好了許多。

剛穿上衣服,便聽見敲門聲響起,豐含笑眉頭一皺道:“什么事?”“起床了沒有?”是羅琴的聲音。

豐含笑聽了微微一笑道:“還沒穿褲子,不過你要進來我也不介意?!蓖饷娴牧_琴輕啐了一口,知道這個喜歡玩笑的男人一定是起床了,當下推門而入。

見豐含笑果然已經穿戴整齊,羅琴微微一笑,端著手上的那碗姜燙走到他身邊道:“來,喝吧,你們這些男人咯,喝個酒就一定要喝醉嗎?昨天東倒西歪都一團肉泥一樣的軟倒在那桌子底下,像個什么樣子?!?/p>

豐含笑接過她遞來的姜燙,一口喝干之后看著剛說完的羅琴道:“喝酒當然要喝個痛快,不然有什么意思?”看了看預言又止的羅琴,豐含笑微微一笑道:“謝謝你,不然我們還真得在桌子底下睡一晚?!?/p>

羅琴被他這么盯著,心中一慌,馬上移開目光道:“不用了,如果艷艷知道我昨天讓你睡在桌子底下,她還不殺了我啊?!?/p>

豐含笑聽了輕笑一聲道:“他們呢?”

“還不是像個死豬一樣的睡著,我看你們昨天喝了這么多,他們不到今天晚上是不會醒來了,也真是的,干嗎這么作踐自己身子?”

羅琴似乎一個媽媽關心孩子般嘮叨著道。豐含笑聽了苦笑一聲,沒想到這個美麗的女人竟然還有這么一面,自己還是個老處女,倒是來關心起別人來了。

心中這么說她,口中卻叉開話題道:“肚子有點餓了,不知道羅美女有沒有請我吃一噸的意思?”

羅琴聽了不禁白了他一眼道:“行,還怕我不能從你們身上再撈回來不成?如果不能在撈回來,我也去找秦艷那個丫頭去要,你還能跑了不成?”

豐含笑見她請自己吃頓飯都算計的這么清楚,心中不禁大是佩服,果然是做生意的人,連這個都不放過的算計在里面。也不知道羅琴自己是不是真的也還沒有吃飯,在豐含笑吃飯的時候,她竟然也盤了一副碗筷坐在邊上吃了起來。

豐含笑當下吃驚的看著她道:“連這個便宜你也占?”

羅琴一愣,沒明白他的意思道:“怎么了?”

豐含笑輕笑一聲道:“輕我吃頓飯你自己也進來摻和什么?這不是只能算輕我半噸飯?如此我下次付帳的時候不是被你占盡了便宜?”

羅琴聽了他的話之后查點沒有氣的吐血,放下碗筷之后狠狠瞪著豐含笑道:“你說什么?你把我當什么人了?老娘我現在還沒吃飯,自己吃的飯菜都還要分給你一大半了,你不僅不同情我還這么說我?那好,這個菜是我自己燒的,付帳是不是?算雙倍?!?/p>

豐含笑聽了馬上低著頭不再說什么,努力的吃著飯菜。羅琴見他不吭聲,冷哼一聲,坐下來繼續吃飯。不過當她下筷子的時候卻怔住了。只見桌子上的那三個小菜竟然已經一片狼籍,稍微好些的菜都已經到了豐含笑的碗里或者肚子中去了。

看著豐含笑那已經堆成一座小山的飯碗,羅琴氣的狠狠的丟下筷子,起身走開了。豐含笑見她走開,心中苦笑一聲,如果不是自己答應過肖凌鳳,這樣的女人自己又怎么會放過?

吃過飯之后,豐含笑像上次一樣并沒有去驚動自己的那幾個兄弟,走出皇家酒樓之后便直接開著那輛紅色法拉利跑開了。

望著遠去的紅色跑車,羅琴隔著一曾玻璃輕嘆了一聲,男人雖好,可是已經有別的女人占據了懷抱。

豐含笑一路開著車子過了黃浦江,然后向著河堤開去,將車子停在河岸邊之后便下了車,站在滾滾東流而去的江邊,看著整個大上海的沿江地區。

任由河風扶面,豐含笑雙眼似乎對這個中國第一大城市有一種眷戀般的久久沒有眨一下。很久沒有像這樣一個人獨自靜一靜了,站在這里的豐含笑腦海中似乎又浮現出當初在軍區的時候自己所度過的那幾年艱辛的歲月,誰說王者不是從小造就出來的呢?

“江山雖好,可是現在已經不是那個可以一人擁有你的時代了,縱使我可以掌握你的一切,可是又能怎么樣?到頭來我還不是一無所有,還不是生活在黑暗之中?”

豐含笑雙眉突然緊緊皺在一處,望著江面自語道。

突然遠處一聲汽笛長鳴之聲傳來,似乎驚動了豐含笑,令豐含笑身子一震,馬上失魂似的道:“見鬼了么?怎么突然生出這念頭?”

調整好心神,豐含笑眼中的那絲迷惘似乎盡數消失,冷冷的看著黃浦江面道:“能夠暗中擁有你這個數年來多少英雄人物都想得到的東西,也的確是一件不錯的事情?!?/p>

“哼,這該死的魚,怎么都不管我鉤上來?”突然一個有些熟悉的女子聲音飄進豐含笑耳中。微微一驚,似乎有些驚訝怎么能夠在這里遇上她。

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兩道人影出現在河堤遠處,一高一矮,似乎還提著一個紅色桶子,手中也各自拿著一尺來長的管筒。雖然相距還比較遠,不過豐含笑依然一眼便認出其中一個矮點的女子正是東方幽若,也正是剛剛說話的人,而他們手上提的想必也是魚餌和能收縮的釣竿。

“是你自己不能心平氣和的坐在這里釣魚,倒是還怪起魚來了?!?/p>

兩人走近,那個高一點的男子似乎有些無奈的說道。東方幽若聽了馬上氣道:“我哪里有不安靜了?明明都坐著等了半個小時了,那死魚竟然還不上鉤,能怪我么?”

豐含笑聽了不禁啞然失笑,看這個東方幽若的樣子便不似個能夠沉的住氣的人,想必是今天釣魚來卻沒有釣上一條,故所以在這里生氣的罵起魚來。

那男子正是東方孫威,東方世家現在的大部分事情都已經由他這個東方世家的少主打理,可以說過不了幾年,他便是洪門的門主,只是現在時機還不成熟罷了。

他見自己這個從小便任性的妹妹現在竟然如此罵起了魚來,當下也不去做聲,免得又要與她口舌之爭。東方幽若正自覺得無聊,突然卻被自己哥哥一把拉住不讓前進,她心中不解,望了哥哥一眼,卻見他雙目有神的望著前方,不由得順著他眼光想前望去。

身子一怔,那個家伙怎么會出現在這里?看到了豐含笑的她心頭不禁想到。東方孫威看了豐含笑一陣之后,拉著東方幽若走了過來,并沒有再看豐含笑一眼,從豐含笑身邊擦身而過。

“你…”東方幽若在走過豐含笑身邊的時候輕聲道了個“你”字。

豐含笑輕笑一聲,沒有看她。東方幽若心中莫明的一陣失落,但是卻也沒有再說什么,被東方孫威拉著走開。

豐含笑靜靜站了一會,待他們兩人走遠,方才輕嘆一聲,上車離開了黃浦江畔。昨天與宿舍兄弟們喝了一夜的酒,正真的不醉不歸。

這學期剛剛開學,幾兄弟到齊之后,豐含笑才得知周勝趁這個假期的時間已經在家里江游戲的剩下部分全部制作出來,可以說現在整個“江湖”游戲已經完全制作完成,現下便是進行最后的設計,創建一個游戲公司來制作完成整個游戲,然后再全國范圍內的試用公策,到最后便上午投入市場,真正的營利。

整個“江湖”游戲都是按照中國傳統武俠內容設計,而且與現在上市的游戲最大的不同便是在里面玩家自己可以設定自己的一切武功,不同的性格玩家可以走不同的路線,在里面得到一段不同的江湖親身經歷,可以說它是讓玩家在游戲中實際存在,似乎是各位玩家自己在拍攝一部武俠電影一樣,每個玩家自己都是主角,至于你能不能成為里面的公眾主角,那就得看你有沒有那個勢力,能不能夠得到里面神奇的武學秘籍。

在“江湖”這個虛擬的游戲中,真正已經存在的高手便已經有了六個,這六個人正是豐含笑自己六人所玩的人物。在游戲里面的“神相齋”是鄒潤的門派,他自己的奇門盾甲技術也完全設計在他的武功陣法之中,可以說在游戲里面他是一個神,一個可以用他的奇門盾甲傷人,用他的神機妙算來窺測天機的人;周勝是個捕快,公門中人,他的刀是鄒潤也不敢輕易嘗試的;莫星是里面好賭的人,所以里面的賭場都是他開的,但是誰也不能輕視他的武功,因為沒有人能夠在輸了錢之后還敢在里面撒野的,曾經的江湖第一大盜在里面輸光了所有錢財之后強行奪寶離開,但是還沒有離開賭場一里遠,便死于非命:“神醫世家”是王喜所在的地方,在游戲中的王喜是里面最厲害的醫生,有著神醫之稱,據說能起死回生,至于是不是真的,便不為外人知曉,但是得到他醫治的人結果都痊愈離開,不過他卻很少出現,所以想找到他,也不容易;至于張興,好酒的他也在游戲中開了一家酒樓,名字叫“酒王殿”,在里面喝酒的人,不管你是大奸大惡還是江湖俠士,請不要在這里鬧事,有什么恩怨出去了結,如果不聽,自有人收拾你。

豐含笑在里面是個無業游民,即江湖浪子,浪子無家,浪子喜歡管閑事,浪子喜歡結交天下好友,他便于古龍書中的陸小風和楚留香一樣,是江湖中的神,是個似乎無處不在的人。當然,浪子四處留情,卻始終難得一個能留住他心的女人。

“江湖”游戲,當然是血腥的,是現在社會不能實現的東西,所以廣大的對江湖向往的人都會喜歡上它,愛上它,這就是“江湖”游戲能否成為現在游戲時常上最火暴的游戲的關鍵所在。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