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婁蘭廢城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施天行正擔心著,豐含笑心中卻更加的擔心,施天行到是不敢對他現在唯一的人質水云伊怎么樣的,可是這么寒冷的天氣水云伊怎么受的了?要是水云伊這次出了什么事,那自己如何向她家里交代?如何能夠讓自己心安?擔心歸擔心,可是現在也無法追上他們,縱使追上了現在自己也還沒有想到什么好辦法將她救出來。

三個男人心中都想著不同的心思在草原上奔馳,一個想擔心后面有人追上來,另兩個則是想早些追上前面的人。天色漸漸的亮了起來,三人已經在荒蕪的大草原上追逐了整整一個晚上,看著前面越來越清晰的人影,豐含笑與軒轅無道兩人心中同時一喜,不禁又來了力氣,腳下加快了不少。

施天行也感覺到后面已經有人追了上來,向后面望去,遠遠只見一道人影快速的向自己這邊追了上來,朦朧中看到那人的衣服顏色,似乎應該是那個豐含笑追了上來,心中不由得大驚這個家伙竟然尾隨著自己追了一夜,而自己騎著馬都沒有能夠將他甩脫,他的腳力實在是不可想象了。

感覺到他越來越近,而自己身下的馬兒已經完全沒有了什么力氣,已經是慢慢的行走了。心中焦急,施天行馬上躍下馬背,看了水云伊一眼,心中權衡了一下,馬上將昏睡著的水云伊拉了下來,然后背在背上,施展腳步向前面跑去。

現在的他才開始跑,而豐含笑與軒轅無道兩人已經追了一夜,所以雖然他的勢力不如豐含笑他們兩人,可是現在背著一個水云伊也沒有比后面追來的豐含笑慢了些什么,反而還快了一些。豐含笑隔老遠見他下了馬將水云伊背在背上走了,心中暗哼一聲,盡力施展腳力向他追去,不一會來到那馬便,只見那馬在施天行兩人下馬之后便已經癰懶的倒在了地上去吃那綠油油的細草。

天色大亮,豐含笑緊緊追著施天行不放,而身后的軒轅無道也緊緊的尾隨著他不放,三人又在草原上奔行了一陣,眼見豐含笑與施天行兩人的距離拉的越來越近,施天行不由得心中大急,前面是茫茫無際的大草原,縱使想找個地方藏身也是不可能,要是讓豐含笑追上了,以自己聽到的關于他的傳聞,他一定不會放過自己的。心中一狠,施天行緊咬牙關,腳下加緊,速度又加快了一層,頓時將早就已經疲憊的豐含笑與軒轅無道兩人甩在了腦后,將距離又拉開了一截。

豐含笑眼看著施天行又去的遠了,心中卻也不急,知道再過一陣他帶著個人便又要讓自己追上。果然不過一會,施天行的速度便開始慢了下來,豐含笑與軒轅無道兩人的距離也拉的近了,施天行見軒轅無道也追了來,心中不由得更加焦急,放眼向前面望去,突然眼前遠處似乎出現了一座城市一般,看著那黃色的城堡一般的巨大影子,施天行心中一喜,馬上提聚自己最后的力氣向那邊沖了過去。

豐含笑與軒轅無道視力過人,隔這么遠也隱約看到了前面出現的廢墟城堡,見施天行狂奔向那邊,心中都是一緊,如果那邊很大,等他鉆了進去就難找了,而軒轅無道心中卻擔心著另一件事。兩人心中雖然擔心的不一樣,但是都加緊了步子,瘋狂的奔向已經慢慢接近那廢墟城堡的施天行。

三條人影似乎都像是來自地獄中的幽靈,身法詭異快速的射向那廢墟,雖然軒轅無道與豐含笑兩人速度快了施天行許多,但是畢竟相距了一段距離,施天行還是先他們一陣進入了那全部都是黃土色的廢墟城堡中,待豐含笑的身子箭一般射到那廢墟邊上的高墻上往里面四下掃視觀望的時候,只見里面偌大的廢墟土墻中什么都沒有發現,這個廢墟也不知道是什么朝代留下來的,不過看這樣子,都已經是很早以前的事了。

廢墟很大,大約方圓數十里都是土黃色的一片,看來這里再很早以前是個非常繁華的大城市。豐含笑站在高高的廢墟城墻上,一雙明亮的眸子發著精光向廢墟近處的四周掃視著,欲找出施天行的藏身之處來。不過一會,軒轅無道也躍上這土墻,站在了豐含笑邊上,看著下面偌大的廢墟中,眉頭微微皺著道:“他躲在這里面我們很難找到他,而且我們站的這么高,要發現也是他先發現我們?!?/p>

豐含笑看也不看他一眼,臉上隱隱露出擔心的神情,眉宇間那股陰冷的煞氣令軒轅無道見了心中都是一驚。雙目并不移開下面的廢墟城,豐含笑開口冷冷的道:“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他似乎是有目的的來了這里,而你追來也是為了他手上的那快東西吧?”

軒轅無道輕嘆一聲道:“果然什么都瞞不過你,這里的確不是一般的地方,你應該知道古代有個繁榮的婁蘭國,可是后來卻在這個世界上消失,正是原因發生了千年難得一見的沙塵暴,那場沙塵暴之后美麗的婁蘭古國便從此被長埋地下。而這里,正是古婁蘭的廢墟?!?/p>

豐含笑聽的心中微微一驚,看著下面這偌大的古廢墟城堡,當年的婁蘭國能夠建成這么大的古城,的確不簡單,當地人們的文化精神也值得人們敬仰。只是可惜了如此一個大城堡啊。兩人站在高高的城墻上向下面尋找搜索了一陣也不見施天行的影子,豐含笑心中擔心水云伊的安危,昨天晚上吹了一夜,也不知道她現在是不是還受的了?感覺到力氣又恢復了一些,豐含笑看了軒轅無道一眼道:“站在這里不是辦法,云伊現在一定很苦很累,我得去找找?!?/p>

軒轅無道見了點點頭道:“一個弱女子如昨天晚上那樣在馬背上吹了一夜,只怕真的受不了,不過這么大也很難找,我看我們還是想個辦法才好?!?/p>

豐含笑聽了不耐煩的道:“現下沒有什么時間給你想辦法了,我去找找,你自己隨便?!闭f著身子微微一傾,躍到了身前一兩丈遠的一個小土墻上,然后在那土墻上邊奔跑邊四周掃視的尋找著。

軒轅無道見了,苦笑一聲自語道:“我還當你無情,卻能夠為了一個女子這么焦急擔心,我倒是看錯了你了?!笨谥姓f著,身子也是輕輕一晃,便躍上了另一塊土墻上,同豐含笑一樣的掃視著下面四周,兩人分別站在一快廢墻上向前慢慢逼近,搜尋著施天行的下落。

兩人眼法驚人,腳下快速的向前移動,不一會就去的遠了,遇到廢墻破損處的大缺口,兩人便輕輕躍過,數丈遠近的破坑也不能夠阻住兩人前進的去路。

過了一陣,豐含笑突然感覺到有什么不對,陡然轉身,雙目如雄鷹的眼睛一樣銳利的向后面剛剛經過的地方掃視過去。仔細的看著下面,再也沒有前進一步,因為他突然想到施天行也只是比自己快了一點進入這個廢墟城堡,而自己一上來便向前面掃視,他自信再自己來之后施天行根本就不曾動過,那么他就不可能帶著水云伊這么一個負擔還能夠逃遠,他一定是躲在下面的某個自己兩人不能見到的地方。

軒轅無道似乎也明白了他的意思,當下也站在原地不動,一雙銳利的眼睛不斷的掃視著下面。豐含笑腳步輕輕移動,向來的路上返回,又走了一陣,依然不見施天行的影子,不由得心中更加焦急起來,眉頭微微一皺,向軒轅無道打了個手勢,見軒轅無道點點頭,豐含笑當即矮身躍了下去,尋著一條路慢慢的仔細尋找起來。

這里本來是婁蘭國當年的打宮殿,建設這里都是用土磚砌成,房間與房間之間也盡是橫墻,所以豐含笑下去之后只覺得身在迷宮中一樣,到處是看上去一樣的通道,破舊倒塌的泥墻似乎都是一個模樣。

豐含笑在這個讓自己都有些感覺到迷亂的土墻堆里向一個方向不斷的先進著,雙目凌厲的掃視過每一個角落,沒有放過任何可以藏身的地方。豐含笑與軒轅無道這兩個現在可以左右中國黑道局勢甚至中國政治穩定的家伙竟然在這個荒廢了不知道有幾千年的破舊城堡中搜尋著一個人,兩人合作,這樣的機會只怕這一生都很少見了。

突然破墻上掃視的軒轅無道冷哼一聲,然后身子飛快的閃過豐含笑頭頂,整個身子如同一頭雄鷹一般撲向了一處隱蔽的破墻角落。豐含笑見了馬上躍上土墻,向下看去,只見軒轅無道正一爪抓在了一處破墻壁上,而施天行正從那軒轅無道抓向的土墻邊上閃身讓開。

“轟”軒轅無道一爪狠狠的抓在土墻上,那土墻承受不住軒轅無道一抓之力,頓時出現了一個大洞。然后塵土紛飛,一道幾丈寬大的土墻“嘩啦”一聲全部倒塌,軒轅無道雙手連連在眼前揮動,身子馬上倒躍上了身后的一處墻上。

放眼望去,只見下面一片黃色塵土,施天行早就已經沒有了影子。正遺憾的時候,卻聽一聲大喝道:“放下云伊我還可饒你一命,否則今天縱使你能飛,也逃不出本公子手掌心?!?/p>

軒轅無道聽到豐含笑這個聲音,心中不由得一安,總算沒有讓施天行給跑脫了。當下腳下輕移,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塵埃慢慢落盡,眼前一亮,只見豐含笑正與施天行兩人對視而立,施天行還是一手將昏睡著的水云伊夾在腋窩下,雙目警惕的看著豐含笑。豐含笑眉頭緊皺的看著施天行道:“云伊現在怎么了?如果她有什么三長兩短,你就不用擔心沒人送你上黃泉路了?!?/p>

施天行見軒轅無道也慢慢的從上面走了過來,心中不由得暗自叫苦,沒想到在這里還是讓他們發現了,現在自己手上唯一的籌碼便是這女子與那神秘的鑰匙,看來自己想活命就一定得好好利用這兩樣東西。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