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紅顏。失魂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雷絕一雙銳利的眼睛早就看到了司馬凌風剛剛擊殺四人的一面,見司馬凌風嘴角不斷溢出來的血水,不由得擔心的道:“司馬兄,你沒有大事吧?”

司馬凌風聽了,看了正被四個身手不錯的高手圍攻著的雷絕一眼道:“你還是擔心一下你自己吧?!?/p>

雷絕聽了,哈哈大笑道:“如此就好,至于我嘛,老兄你也不用擔心,這幾個小子還比不上那豐小子的一只手,足夠我打發了?!?/p>

口中說著,只見他一雙鐵拳迎上雙拳擊向自己的兩人的拳頭。

“碰,碰”兩聲,那兩個年輕人的拳頭似乎還沒有他上了年紀的老人的拳頭硬,慘叫一聲,兩人急忙抱住正在流血的拳頭,腳下連連后退,似乎是被雷絕強勁的力道振退,又似乎是害怕雷絕像司馬凌風那樣猛的跟上來補上自己一拳。

但是雷絕并沒有如他們想象的那樣稱勝追擊,因為與他們一起對付雷絕的那兩個壇主似乎合心一些,已經在雷絕出拳將自己兩人擊退的時候雙雙纏了上來,阻住了雷絕的身子。

雷絕見了,心中微微一怒,冷哼一聲道:“就憑你二人還能讓我被控制住不能?”說著,就見他雙足在地上猛然一蹬,身子飛身而上,雙腿在空中連環踢出。

“碰碰碰碰…”

那兩人雖然反應迅速,知道擋他踢來的雙腿,可是畢竟勢力懸殊,擋住了與沒擋住一樣,兩人身子被踢的連連后退。雷絕在空中又是一聲大喝,身子猛然倒轉,一對鐵拳從身下竄出,分別擊到了那兩人面門。同時雙腿也向后踢出,正好擋在了沖上來的那兩個被自己將拳頭砸傷的兩人胸口。

“砰砰砰砰?!彼穆暢翋灥捻懧曔^后,雷絕身子一個跟頭翻身落地,那被擊中的四人卻都飛了出去,其中兩人撞在了身后的大柱子上,振的鮮血噴出,頭一歪,坐在地上沒了動靜,另外兩人則被踢的倒飛一丈多遠之后,重重的摔在那堅硬的地板上,身子抽了一下便沒有再動過。

兩人一前一后便擊殺了反叛的八個壇主,可以說共工曹天那邊的勢力大減,而且氣勢上,軒轅無道的手下也突然變的強了許多,越戰越勇,頓時之間,局勢已經一邊倒。軒轅無道眼角的余光看著這些,似乎一切都在他預料之中一樣,看著同樣因為見到了大廳的局勢而臉色大變的共工曹天與施天行兩人道:“如何?你們說的成王敗寇,不知道現在算不算我贏你們輸?”

共工曹天聽了,雙目赤紅的怒瞪著他道:“此時便說,未免言之尚早,先勝了我們再說?!闭f著,就見他蒼老的身軀似乎突然變大了一般,變的雄偉了許多,一雙暗結水晶的手帶著透明冰球狠狠砸向軒轅無道面門。

軒轅無道見了臉色微微一變,也冷哼一聲道:“勝你們二人有何難?不出三招,定叫你們橫尸與此?!?/p>

眾人聽了,心中都是一驚,這樣的話從一向溫和仁慈的軒轅無道嘴中說出,的確令眾人吃驚,而且還是面對兩大龍主說出這么狂妄的話來。不由得都狠默契的紛紛慢下動作來,似乎是不想錯過這場驚世大戰。聽了軒轅無道的話之后,共工曹天與施天行兩人心中一緊,忙不求進攻,全身守護住全身要害,氣勢上便輸給了一臉英武的軒轅無道。

巨大的火紅色能量在軒轅無道雙手之間膨脹,將整個軒轅議事大廳照耀的火紅,共工曹天與施天行兩人見了,臉色一片死灰,同時驚呼出聲道:“赤帝之怒?”

廳中眾人聽了,心中也是一驚,因為“赤帝之怒”是軒轅門首代門主軒轅赤帝傳下來的最霸道的武功‘玄天印’中最霸烈的一招,歷代門主能夠練成的也不過寥寥數人,沒想到這個從來沒有怎么將武功示人的年輕門主竟然小小年紀便練成了這招絕學。

凝神全力防守的共工曹天與施天行兩人見了,也不管什么身份不身份,臉色大駭的雙雙向后面暴退,同時雙手盡全力向前面推出,向要擋去一些軒轅無道已經向自己兩人擊出的那紅色勁氣。

“轟,轟?!睆d中勁氣肆意橫空,沖撞著邊上擺設,不少站的稍微近些的人身子都被強悍的勁氣余勁帶的飛了出去。

眾人之覺得眼睛一片紅光,感覺上兩條人影被擊的如斷線的風箏一樣倒飛出去之后,眼睛都感覺到不能視物,出現了短暫的失明。

短暫的失明過后,眾人睜開眼睛,只見軒轅無道飄逸的長發無風自動的張狂飄揚在空中,早先被施天行‘熾烈爪’抓上的休閑裝現在更加的破爛不堪,那雙大手微微垂在身前,似乎還在不停的顫抖,“撲”地一聲終于忍不住體內狂亂涌動的血氣沖擊的軒轅無道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看著身軀微微搖晃了一下的軒轅無道,司馬凌風與雷絕兩人忙驚慌的走了過去,扶住他擔心的道:“門主,傷的怎么樣?”

眾人也是擔心的望著他,不管是反叛他的,還是忠心于他的,在見了他剛剛霸烈的一招之后,對他都不由自主的產生了崇拜之情。

軒轅無道微微怔了一會之后,睜開那對本來狠憂郁迷人的眸子,搖搖頭,看著自己身前一丈多遠倒在地上的共工曹天道:“他們還沒有讓我死去的那個勢力?!?/p>

共工曹天有些蒼老了許多一樣,掙扎著坐了起來,嘴角也掛著一縷血絲,看著他道:“你,你是何時學得了‘玄天印’最后一重的?”

軒轅無道冷笑一聲,看著他道:“你以為當年先父沒有將它留給我么?不,它就藏在我現在練功的地下,是一個你不會相信的地方。這些年來操縱一切事物,完全沒將我這個門主放在眼中的你怎么會注意到這些?”

共工曹天聽了,臉上露出恍然的表情,看著他道:“當初我就不該讓你離開而應該殺了你的,沒想到你竟然能夠練成‘赤帝之怒’。而且你的天賦之高,要比你爺爺和老子強了許多,是我自己的錯啊,縱使敗,也是敗給了我自己?!?/p>

軒轅無道輕哼一聲道:“當年要不是你,紅秀怎么會成這個樣子?你們兩個老奸巨滑的東西,不但將施云害死了,還讓紅秀成了這樣,縱使死,你們也不能贖罪?!?/p>

一樣倒在地上,臉色蒼白的施天行聽了,狠毒的看著軒轅無道說道:“哼,當年要不是你,云兒怎么會傻到去自殺?”

軒轅無道聽了馬上打斷他的話道:“不用狡辯,施云與我乃好兄弟,怎么會不知道我和紅秀的事,為了不做出賣兄弟的事他才離開,也才會被共工曹天殺死,哼,難得你二人聯合一心,卻沒想到他殺了你兒子你都不知道,還天真的當施云是自殺,可笑?!?/p>

施天行聽了,不由得怒瞪著共工曹天道:“他說的是真的?”

共工曹天聽了,狂笑一聲道:“是又如何?紅秀不愿意嫁給他,我不得不出此下策?!?/p>

施天行聽了,突然狂笑一聲,哀嘆道:“好,好,好?!敝宦犓B說了三個好字,卻沒有下文。突然,趁別人迷惑的時候,施天行一個箭步奔到了門邊,一掌迫退擋上來的兩個軒轅門中人之后,快速的消失在眾人眼前。

雷絕見了,馬上奔了出去,軒轅無道見了忙道:“他也成不了氣候,下此遇見不要放過了就是?!?/p>

雷絕聽了,也知道其實是他念在施天行身為門中龍主的份上故意放他一條生路的,當下也不再說什么,沒有再追出去。軒轅無道看著共工曹天,閉上眼睛輕嘆了口氣道:“雷龍主,聚眾謀反,何罪?”

雷絕聽了,雙目微微一揚,看了看地上的共工曹天一眼后,冷冷的道:“殺無赦”。軒轅無道點點頭道:“如果不殺他,實在不能對今天死去的兄弟交代,我更加不能向祖宗交代?!?/p>

雷絕聽了,點點頭道:“手下知道怎么做?!?/p>

“不要…”一聲凄厲的女子聲音傳來。軒轅無道聽了這個聲音,身子猛的一陣顫抖,抬頭望向跑過來的共工紅秀道:“紅秀,紅秀,真的是你?”

那美麗的讓所有人都看的心中一驚的女子正是一身病重的共工紅秀,也就是共工曹天的女兒。她跑到共工曹天身邊,一把將地上的共工曹天扶了起來,一雙哀怨的美目看著軒轅無道哀求道:“你,你放過我爸爸好么?他,他現在這個樣子再也威脅不到你的地位了,而且,而且我弟弟現在也成了這個樣子,你就念在我們共工家這些年來一直跟隨你們軒轅家的份上,放過我爹,我求求你了?!?/p>

軒轅無道聽了,看著她那體弱的樣子,心仿佛都要碎了,走過去,就要拉起她來,卻被她將身子微微一偏,沒有拉到??粗庌@無道那傷心憂郁的眼神,共工紅秀心也似碎了,狠心低下頭道:“還請門主看在共工家這些年來的功勞上,留我爹爹一命,小女子感激不盡?!?/p>

軒轅無道聽了,失魂了一般的倒退了幾步,啷啷道:“你,你心里一直就只有你爹嗎,為什么,為什么上天這樣對待我軒轅無道,為什么?啊…”說著,就見他狂笑一聲,最后看了一眼共工紅秀那熟悉的美麗面孔,腳下一個踉蹌,失魂落魄的離開了這個大廳。

共工紅秀紅腫著一雙美目,忍心沒有去看他一眼,而是將共工曹天扶了起來,看著雷絕龍主道:“希望雷叔叔能夠看在侄女的面上放過我爹一命?”說著,矮身拜了下去。

雷絕見了,與司馬凌風兩人對視了一眼之后,輕嘆一聲,忙將她扶住,嘆道:“你們走吧,門主既然都沒有追究,我們又能說什么呢?只希望你們今后能夠安分的過上清閑的日子?!?/p>

共工紅秀聽了,忙感謝的看了他一眼,在眼神復雜的看了軒轅無道早就已經消失過的方向一眼之后,攙扶著一臉死灰色的共工曹天離開了大廳。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