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禍起蕭墻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啊…”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從共工家的別墅中傳出了好遠,響撤山林。軒轅無道手中提著一個小小的酒瓶,遠遠的聽著那聲凄厲的長叫之后,喝了口酒,轉身離開。

豐含笑水云伊兩人在yl市呆了三天才將家具等常用的東西基本上都買全了,看著由自己兩人設計之后搬運工幫忙擺設好的新家,水云伊朦朧著雙眼,看著豐含笑道:“含笑,我,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說,你對我們家的恩情我…”

豐含笑一手輕輕掩住他的嘴道:“既然不知道說什么,就什么都不用說?!彼埔寥犴樀狞c點頭,將身子埋入豐含笑懷中。

第二天,豐含笑與水云伊便將水農辛三人接到了這里住下,看著這里處處都是自己只能從電視中看到的東西,水農辛不由得激動的看著豐含笑道:“含笑,這個,這個一定太貴了,我們隨便住個地方就行,你還是換個地方吧?!?/p>

豐含笑聽了,不由得望向水云伊,水云伊知道他的意思,忙拉著他爸爸的手道:“爸爸,你就別說這些了,我們都已經買好了,你何媽媽就安心的住在這里吧,我們還要在這里多住幾天,含笑說了,我們這里提前過年一天,等在這里過了年,我們再回去?!彼r辛聽了忙道:“這怎么行?到了那天你們怎么趕得回去?這樣吧,你們提前幾天回去,含笑爸爸他們一定也在家里等不及了,我們不能這么拖延人家的?!?/p>

水云伊聽了,輕笑一聲道:“爸爸,你就放心吧,我們都已經說好了,到了那天我們回去一定趕的上的,你就不用擔心了?!?/p>

水農辛看了看他們又看了看自己老婆,輕嘆一聲,也不再說什么。雖然老家的東西都沒有賣掉,不過住進了新家,見豐含笑與自己女兒在,水農辛與藍云梅兩人也就不好說什么了,只想這等他們走了再找機會去變賣了那些東西了。

一家五口便在新家安頓了下來,豐含笑與水云伊便天天教著他們怎么用那些電器,怎么將那些他們不懂的東西弄懂,兩人年紀雖然大了點,不過他們教的都是一些生活知識,加上以前在電視中也見過一些,雖然慢了點,不過在兩人的細心教導下,很快的他們便適應了現在的生活,只不過整天沒有什么事情做的他們顯得無聊的緊,這個問題卓識讓

豐含笑與水云伊兩人煩惱了一陣,一直都沒有找出一個好點的事情來,也不是辦法啊。豐含笑正在這里想著怎么讓自己的岳父岳母過的生活安樂充實點,軒轅門的內亂也正拉開了序幕。

共工青鋒被軒轅無道的暗手法“玄天印”阻住了經脈之后,為了不讓他死去,共工曹天咬牙狠心將他那只腿廢了,才算保住了那條小命,試想當初豐含笑被軒轅無道的玄天印封住了穴道之后,如果不是他自己開始控制了一下,再加上豐正凌馬上制止住他經脈的異動,后來*他師傅玄青真人才勉強將他治好,而現在的共工青鋒開始只是感覺到腳被震的疼,便也沒當回事,可是回到家里之后,便發現全身疼痛,要不是共工曹天及時發現了,他還真沒的救了。

共工青鋒的殘疾讓共工曹天心中大怒。唯一的兒子成了殘疾,共工曹天即使人老成精,忍字功夫如何了得,也不僅有些沉不住氣了,當天晚上,將共工青鋒安排好之后,他便孤身一人來到了軒轅門議事大廳。

似乎今天軒轅門很忙,共工曹天來到這里的時候,門中主要的人員都已經全部在這里,各地的壇主,以及那另外三個龍主都在,軒轅無道也正坐在那高高的主座位上,看著共工曹天的到來,軒轅無道臉上不帶任何感情的道:“不知道公共龍主來此是何事?難道三個月之期已到?”

共工曹天冷哼以聲,大手以甩,怒瞪著軒轅無道大聲吼道:“哼,你不用用這個來壓老夫,小兒青鋒究竟何罪,門主你一定要制他于死地?老夫共工一門就此一子,難道門主是想老夫絕后不成?”

軒轅無道聽了眉頭一皺道:“共工龍主不知道為什么說這樣的話,難道軒轅我什么時候跑到你家里殺人不成?”

共工曹天聽了,冷哼一聲道:“量你也不敢,不過你既然將青鋒傷成這樣,我想你一定得給老夫一個交代,否則我相信門主你今后也難以服眾?!闭f著,就見他大手向兩邊一展,轉身看著那些壇主。

軒轅無道坐在那里冷笑的看著他激動憤怒的神情。只見他那話一說完,下面至少一半的壇主都半跪了下去,低頭大聲道:“請門主給共工龍主一個交代?!笔┨煨锌戳丝粗?,也半跪下去道:“門主息怒,我想他們都是一時沖動,只要門主將事情說清楚,他們一定回理解門主的?!?/p>

軒轅無道冷哼一聲,輕笑道:“一時沖動???”站起身來,冷眼看著他們道:“你們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便要我給他一個交代?如此不計思量,是你們平時辦事的作風?不知道你們誰又能給我一個交代,???”最后那聲是怒吼而出,聲音振蕩的大廳嗡嗡做響,一聲聲回音不斷傳來,眾人只覺得耳中響起了一陣陣悶雷聲,難受之極,無不大駭,沒想到軒轅無道竟然已經有如此造化.

縱使是共工曹天聽到傳入耳中來的聲音,也是微微吃驚,于施天行兩人對視了一眼,就聽施天行等那回音過了之后忙道:“門主息怒,我想…”

“不用說了?!避庌@無道大手一揮道:“自古以來,沒有哪個王朝不承受內亂的考驗,五千多年來,我軒轅門出現的內亂也不少,能夠一直傳承至今,我想不用我說你們也知道結果,太平盛世的日子過久了,有些人就不怎么安分了,我想共工門主你早就已經不滿我的統治了吧?上次不經過請示就讓中央將豐正凌抓了去禁閉幾天,這幾年來門中大小事物你獨自一人完全操縱,完全沒有將我這個門主放在眼中,不知道我是不是也要跪下來向共工門主你請求一個交代?不知道各位是不是也一樣的這樣跟隨我半跪在共工門主腳下請求交代,???”

眾人聽了,沒有一個人敢說話,連大氣都不敢出,沉悶的氣氛讓眾人感覺到特別的壓抑,一種詭異的氣氛似乎將整個大廳籠罩,軒轅無道與共工曹天站在兩人雙目相交,似乎摩擦出一連串火花。共工曹天冷哼一聲,看著軒轅無道朗聲道:“門主這么說,也未嘗不可?!?/p>

冷,廳中之人似乎都感覺到了那種寒冷的氣息已經從站在中間的軒轅無道與共工曹天兩人中間蔓延,司馬凌風與雷絕兩人緊張的盯著共工曹天,施天行也已經站起身,臉色陰晴不定的掃視著大廳中眾人的臉色。

軒轅無道緊緊的盯著共工曹天,突然臉上恢復了他那自信的笑容道:“難得共工龍主終于將這么多年來的心愿說了出來,既然有這么多的人擁護你,不知道是不是我該讓位呢?”

共工曹天冷哼一聲,看著他一點也不示弱的道:“若是換做今天之前,你這么做無非是罪明智的選擇,不過今天,青鋒被你傷成殘疾,我不得不為他報仇,。如果你也留下你一條腿,我或許還會留你軒轅一門血脈?!比绱舜蟮目跉?,令所有聽見了的人心中都是一驚,一直以來,即使共工曹天控制著門中的大小事物,可是也沒有見過他這么霸道狂妄的一面,沒想到今天竟然在軒轅無道面前說出了這樣的話,的確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包括軒轅無道,他確實沒有想到共工曹天已經狂妄到了這樣的地步,難道是今天自己將他激怒的太過了?不過這樣也好。心中想著,軒轅無道冷哼一聲道:“可惜我軒轅無道不想現在殘廢,而且,這個軒轅門也不能乖乖的送給共工龍主你,不知道這該怎么辦?”

共工曹天聽了,冷哼一聲道:“不用婆婆媽媽,江湖事江湖了,大家心知肚明,前幾年來你一直流浪在外,不知道軒轅大帝留下來的那一點點武功你學了幾成?”

軒轅無道聽了,當下冷哼一聲道:“沒想到你們父子都是一樣的口氣,不知道你們共工世家的功夫你又練到了什么境界?!?/p>

“一定不會讓你失望就是?!惫补げ芴炖浜咭宦?,手上一個氣團如同天花印界一樣,晶瑩透徹的水球擊向距離他不足一米遠的軒轅無道。

軒轅無道見了,眼中閃過一絲凝重神色,身子猛然滑退,雙掌馬上橫在了胸前,一道似乎火紅色的印記在手上馬上凝聚而成。

“波”。一聲沉悶的巨響,軒轅無道急速向后滑行的身子猛然加速,共工曹天也噔噔噔的連退了幾步,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道:“火龍???當年火神祝融的武功你都會?”

軒轅無道冷哼一聲,并不回答,臉上一絲怒色一閃而過,怒哼一聲,向后滑行的身子猛然向一邊偏離出去,轉身一掌印了出去。

“碰”軒轅無道本來強行偏離出去的身子去勢更加迅速,怒瞪著后面突襲自己的施天行道:“連你也反我?”還沒待他站定,就見施天行與共工曹天同時雙雙搶到,兩人一前一后,合力擊出必殺的一擊。

共工曹天同時在空中冷笑道:“你知道的太遲了?!?/p>

司馬凌風與雷絕兩人一直看著共工曹天,但是沒有注意到施天行的突然襲擊,見他們兩人同時夾擊軒轅無道,想要解救已經不及,兩人不由得同時大聲道:“門主小心!”

軒轅無道大聲道:“照顧好其他兄弟,這里我還足以應付,今天就讓我見識見識共工世家的絕學和施先生的高招?!?/p>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