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春夢得解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豐含笑一路追了出來,來到外面向四下一看,秦艷正一手捂住嘴巴在自己的車子邊上哭泣著。輕嘆一聲,豐含笑走過去,輕輕頭后面抱住了她,秦艷感覺到他走進,猛的轉身,雙手使勁的抱著豐含笑的脖子哭泣道:“含笑,我是不是太傻了?為什么我要認識你,為什么我們不能這么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你會不會離開我,我是不是太不孝順了?”

她接連這么多問題讓豐含笑感覺到無從回答,苦笑一聲,緊緊的摟住她身子道:“這些我也不知道,或許有一天,他們就不會這么說我們了的,至少我們會永遠在一起,你也不是不孝順,只是大家都有自己的理由與道德觀念,不要想的太多了,我們回去吧,等些日子我們再來找他們說清楚,我一定會讓他們接受我的?!?/p>

秦艷似乎已經不想多想什么,有些木勒的點點頭,然后被豐含笑抱到了車上,駕駛著車子離開了秦家別墅?;氐焦痈臅r候,家里沒有人在,賀雅蘭出去辦事了,肖凌鳳應該在花店,韓靈與伊雅、歐陽丹三女當然還在學校。

車子開進別墅,豐含笑看著臉上掛著兩行清淚的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熟睡過去的秦艷,苦笑一聲,將她輕輕抱起,慢慢的幾了她的房間,將她放在了床上,蓋好被子,然后自己坐在了她床邊,靜靜的守侯著她。

如果她醒來后沒有發現自己在她身邊,那一定會感覺到很孤單,剛剛為了自己離開了家,自己怎么能夠忍心不在她身邊?豐含笑看著眉頭微微皺起的秦艷,莫名的一陣心疼。

自己虜獲了這個女人,可是今天卻讓她受了這么大的委屈,連一直這么疼愛她的父親都不能原諒她了。自己又能怎么樣呢?畢竟自己有這么多的女人,別人懷疑自己是最正常不過了,看來要將幾女家里的問題解決,還是個大問題,要是能用強制的手段就好了,可是不行啊,畢竟他們是幾女的父母,總不能打他們一頓吧?汗,這種想法都讓自己給想出來了,自己可是學法律的,今后得控制一下才行。

自從秦雪良讓秦艷走后,秦艷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連一個電話也沒有打回去過,而且學校的工作也沒干了,整天便與肖凌鳳呆在花店里,有肖凌鳳的照顧,豐含笑對她的反常卻是放心了不少。

十數天之后,秦艷似乎已經進入了新的生活,對于那件事也沒有再提到過,豐含笑同她一起的時候問她,她卻是神秘的一笑,就是不回答。只要她現在能夠正常的生活,豐含笑也不介意她是什么原因,自己也倒是落的個自在。

生活恢復了平靜,豐含笑心中卻從來沒有平靜過,上海的事情似乎已經完全解決了,可是根據這些天來鮮于修給自己的消息來看,軒轅門似乎根本就沒有自己如想象的那樣發生內亂,而且似乎軒轅無道已經開始在暗中控制自己的勢力,臺灣的鑒國社派來的人因為沒有一個人回去,也在臺灣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他們派出去的人的勢力他們比誰都清楚,可是竟然沒有一個人能夠回去,這怎么能不讓他們吃驚?

當下臺灣的黑道似乎統一將小刀門列入了敵人的范圍。而日本的山本家族似乎死了這些忍這他們并不在意,再也沒有排過殺受來華刺殺豐含笑,伊賀家族更加沒有什么動靜,不過豐含笑卻知道這并沒有想象種的這么簡單,這些勢力都是自己的大敵,絕對已經將自己列入了他們的頭號敵人,現在的平靜只不過預示這即將到來的更加強烈的攻擊罷了。

還有泰國的毒皇,他們似乎并不因為在中國將小刀門這樣打擊了一陣而放棄對小刀與左手兩人的仇恨,這些勢力甚至有些已經聯合在了一起,看樣子勢必要將自己滅殺在還沒有完全長成的階段。面對這些勢力,豐含笑似乎一點也不在乎,整天徘徊在幾女之的他絕對讓人看不出來是一個已經控制著讓不止中國在內的黑道震驚的一個新黑道幫會的人。

一身黑色中山裝的豐含笑在與韓靈幾女告別后就徑直向著學校的圖書館走去,教室他已經很少去了,圖書館才是他在學校呆的時間最多的地方,只有在這里,他才能夠學到真正的東西。

看了一個上午的數之后,揉了揉眼睛,豐含笑將書本放回原來的地方,看了看時間,轉身走出了圖書館。外面的空氣很清新,不過卻很冷,對于豐含笑來說當然是清新的,至于冷,對于只穿了一套中山裝之外連保暖內衣都沒有穿的他來說根本就不存在這么回事,讓許多看到他穿的這么瀟灑的學生見了心中暗驚不已。

邁開大步,豐含笑正要走開,就聽一個女子的聲音大聲的從后面傳了過來:“豐含笑,你這個混蛋給我站住?!?/p>

豐含笑聽到這個聲音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微笑轉身看著臉上很是憤怒的卓香之道:“怎么?難道桌美人就因為我上次與你邂逅之后再也沒找過你而有愛生恨的將我看成混蛋了?”

卓香之氣的臉動青了,那本來就冰冷美麗的臉蛋更加向是涂上了一層寒霜一樣,冷冷的看這豐含笑道:“沒想到你是這樣的無情小人,云伊這么愛你,現在出了這么大的事你竟然還這么過的瀟灑,我真是代云伊不值?!?/p>

豐含笑聽的一愣,看著她道:“你說什么?云伊出了什么事?”

卓香之冷哼了一聲,看著他似乎象與他有仇一樣的道:“你自己做的好事你會不知道?”豐含笑聽的心中一動,似乎捉摸到了一些什么,不由得看著她道:“你說什么?能不能說明白些?”

卓香之見他似乎真的不知道,當下氣道:“告訴你,現在云伊在外面租了一間房子住下了,前幾天的手術讓她身子虛弱了很多,你要是還有良心就去看看她,你太對不起她了?!?/p>

豐含笑聽的眉頭一皺道:“她出了什么事?”

卓香之似乎想到一件很生氣的事一般,甩下一句:“你自己做的好事還不知道?”之后轉身就走開了。

豐含笑見了,當下也知道從這個冷艷女子口中問不出什么來,便跟了上去。跟著卓香之一路走出了校門,然后直接走上了學校邊上的一個校巷子,轉過了記個彎之后來到一棟年齡比較大的房子邊。

卓香之看也不看豐含笑一艷,直接走上了那房子的樓梯,在爬上五樓以后,就見她在一個房子前面敲了敲門。只敲了三下,就聽里面一個很柔弱的聲音輕聲道:“是香之嗎?”

豐含笑聽的心中一陣難受,這個聲音正是美人水云伊的,之不過現在聽起來比以前要微弱無力了許多,聽著讓人有一種心酸的感覺,縱使是豐含笑也聽的心中一陣心疼。

卓香之聽了這個聲音后,心中也是一疼,忙道:“是啊云伊,你看來開門讓我進去再說?!痹捯魶]落,就見門被打開。

水云伊那美麗的臉龐再次出現再豐含笑的眼前,讓豐含笑心中夢的一震,卻見她美麗的容顏上帶了一種生活的滄桑與無奈,還有一種承受著某種痛苦與身體痛苦的折磨的樣子,那種憔悴的樣子任誰見了也不由得為之心疼落淚。

她身上穿著一套花色睡衣,高高挽再腦后的頭發有些蓬松,似乎是才從床上睡覺醒來的樣子。她打開門,抬頭看到卓香之身后的豐含笑之后,臉色一變,似乎有痛苦,有高興,有無措,雙后交叉放在身前有些措手不及的樣子,突然眼中淚水止不住的流了下來,轉身跑進了屋內。

卓香之瞪了豐含笑一眼道:“你還不進去?”

豐含笑眉頭微微一皺,看了她一眼,也不說什么,走了進去,只見房間里面只有一張普通的小床,一兩把小板凳和一張桌子,桌子上擺放的物品很少,也就是一些普通家庭常用的東西。水云伊撲在床上,身子微微抽軸著,似乎還在哭泣。

豐含笑看著她這樣,卻也不知道說些什么,只是干站在那里什么話也不說。眼角突然瞄上那桌子上放的一張醫院證明,身子猛的一顫。一想到卓香之叫自己來這里看水云伊,心中一動,走過去坐在水云伊的旁邊,沉吟了一會道:“你,你有了我的孩子?”

卓香之見豐含笑那似乎有些懷疑的樣子,心中大氣,寒著臉走進來看著他道:“怎么了?你自己坐的好事卻不記得了?你看云伊被你害成了什么樣子了,可是你還不是沒有關心過她,照樣的在外面過你的風流日子?”

豐含笑聽了,心中一顫,沒有理會她,而是將水云伊的身子翻轉過來,看著她那已經被眼淚所濕潤的憔悴臉龐道:“那天晚上是真的?那個女人就是你是不是?”

水云伊突然一下子撲到他懷中哭泣道:“我其實不想告訴你的,可是我好想你的,你不要怪香之,她其實是不忍心看我這個樣子罷了,我,我將孩子拋棄了,你,你會怪我么?嗚嗚嗚嗚…”

豐含笑緊緊的抱著這個因為自己而受了這么多苦的女人,有些哽咽的道:“不怪,我怎么會怪云伊,都是我的錯,可是你為什么不早些告訴我,真是個傻丫頭?!?/p>

卓香之見他們這樣,心中一酸,悄悄的退了出去。

原來豐含笑全宿舍當晚在皇家酒樓喝醉之后便被羅豐風早先安排好的人將他們都送到了房間,只不過豐含笑身份特殊便一人一個房間罷了。在那些將豐含笑抬緊房間的人離開之后。水云伊便出現在他房間,見他喝成這個樣子,忙心疼的為他用溫濕的毛巾擦拭著身子,然后為他輕輕的蓋上被子,靜靜的看了他一陣,輕嘆了口氣之后轉身就要走的時候,卻聽豐含笑有些迷糊的道:“云伊,云伊,你為什么要走,為什么要逃避?為什么…你…你一定是我的,我…豐含笑的女人…”

水云伊聽了,身子一顫,走過去輕輕的撫摸著他那英俊的臉龐,傷心的道:“我們不是相同世界的人,沒有結果的,你…你自己要保重…”然后眼眶中含著眼淚站起來就要走。

突然手被拉住,就聽豐含笑叫道:“不要走,你是我的,誰也搶不走你,你是我的?!闭f著,一手將水云伊拉到了床上,然后一個翻身壓了上去。

水云伊心中一驚,雙手連忙想將他推開,可是她那柔弱的身子哪里能夠將豐含笑推開?就見豐含笑一手從她衣服下面鉆了進去,然后很直接的抓住了她胸前那有對從來沒有被異性觸碰過的女兒家私秘地方揉捏起來,同時還準確的吻上了她那鮮艷的紅唇。

水云伊頓時又羞又急又害怕,想要掙扎卻是無用。漸漸的,被豐含笑將身上衣服除盡,然后下身也被她直接侵犯著。水云伊眼淚從她那美麗的臉夾流了下來,雙手無力的推著他。

豐含笑在酒醉中,根本急不管這么多,退下她下面的褲子之后,竟然什么前奏都沒有的在水云伊的一聲疼叫中一下挺進。

水云伊感覺到那種撕裂身子般的疼痛,雙手緊緊的抱住他哭道:“我都,都給你了,你輕些啊,啊…”

豐含笑卻是哪里聽的到她說什么?一點也不懂的憐香惜玉的猛烈侵犯著身下的這個嬌弱人兒。酒后性長,等到豐含笑瀉身之后,水云伊已經感覺到身子都不存在了一般。

看著豐含笑萬事后趴在自己身上靜靜的沉睡過去,過了好一陣,水云伊才恢復過來些力氣,將他從身上推下去。然后蹣跚著忍疼起身,將微微有些破裂的衣服穿上之后,將床上整理好,又將床單也換了,將那自己的初夜證據很小心的剪下來之后,痛苦的看著靜靜沉睡的豐含笑道:“就當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吧,就當是一場春夢,我,我會永遠記得你的?!睖I水又不爭氣的流了出來,仔細的看了豐含笑一陣之后,水云伊狠心的轉身蹣跚的走了出去。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