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安迪兄妹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豐含笑將肖凌鳳抱到房間的時候,正見其他五女都在房間中擔心的來回走著。賀雅蘭雖然早上出去了的,不過很快就已經將事情辦好,然后回來與幾女一起,想借著這些時間與幾女將關系好好的拉近。

正當幾女在家里談的高興的時候,突然外面傳來了陣陣的槍聲。幾人連忙向外面望去,卻見自己家花園里竟然鉆進來一些手中持槍的男子,他們似乎是想要沖進來,可是另一幫人突然出現,擋住了那些男子,兩方在下面就這樣火拼了起來。

只見他們一方的人手中都有槍,另一方,也就是擋住他們沖進來的那一放手中有槍的只有幾人,不過槍法卻要好了許多,而且那些手上有槍的人似乎是經過特別訓練一般,動作很是迅捷,將那些有槍的對手慢慢的一各個割殺在花園中,然后他們又似乎是害怕打擾里面的幾女一樣,靜悄悄的將那些死去的人拖了出去,然后很快的將花園收拾干凈,讓別人看來這里似乎像是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過了一陣之后,就見那些人都走了,可是幾女卻因為先前的那場槍戰搞的也不敢出去了,于是便一直呆在家里,等待著豐含笑的回來?,F在她們見豐含笑回來了,而且手中還抱著肖凌鳳,心中都是一驚,忙跑到他身邊,見他把肖凌鳳放在了柔軟的沙發上之后紛紛擔心的問道:“含笑,你是怎么了,怎么受傷了的?”

“含笑,傷口還疼么?”

“含笑,凌鳳姐姐怎么了?”

豐含笑聽了不由得苦笑一聲道:“好了,我什么事都沒有,凌鳳也沒事,你們放心吧?!?/p>

幾女聽了,忙住口不說了,就見豐含笑用手在肖凌鳳的人中上按了幾下,肖凌鳳嗚咽一聲,慢慢的睜開了雙眼,見眾人都望著自己,卻沒有看到身后的豐含笑,頓時大驚道:“含笑、含笑呢…?”

豐含笑從后面輕笑一聲,將她身子轉過來道:“我在這里呢?!?/p>

肖凌鳳聽了,忙一把將他抱住,哽咽道:“含笑,你不要離開我,就算死我也要跟你在一起?!?/p>

豐含笑不由得苦笑一聲,拍了拍她后背,看著另外五女那種驚疑的表情道:“傻瓜,你怎么會死呢?我們都還有很多年活呢?!?/p>

肖凌鳳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從他懷中離開,看著他那肩頭還微微流著血的傷口心疼的道:“還疼么?”

豐含笑見她竟然當家里的另外五女不存在一樣,不由得輕笑一聲道:“早就不疼了,就算是再戰我也受的了?!睅着犃?,除了肖凌鳳,其他幾女都是臉一紅,還當他說的是那個意思了。肖凌鳳突然離開豐含笑懷抱,有些臉紅的看了幾女一眼后忙道:“???怎么回來了啊,你們,你們都還沒出去么?”

伊雅見她這個樣子,不由得嘻嘻一笑,看著她道:“凌鳳姐姐,你是不是和含笑哥哥出去玩的忘記了一切,怎么當我們不存在似的?”

肖凌鳳聽的臉一紅,正不知道該怎么說的時候,卻聽賀雅蘭走了過來,手中提了一個簡單的藥箱道:“好,了,你們就別纏著含笑他們,快幫含笑止血要緊?!闭f著,就見圍著豐含笑的韓靈與歐陽丹兩女當先讓開了。

賀雅蘭走過去,心疼的看著豐含笑的那傷口,將藥箱打開,很細心的幫他在傷口邊上涂了一些藥,算是將血止住了,然后幫他包扎好傷口。她卻不知道豐含笑心中的苦悶,自己可以感覺到那顆子彈還留在那里面,可是見她們這樣擔心的樣子,自己還是先忍忍,等會到房間搞定得了,免得又讓她們擔心,自己給她們的太少,卻讓她們為自己擔驚受怕,自己真的很對不起她們。

自從將伊賀珍子強奸以后,就再也沒有遇到過莫名其妙的刺殺,小刀門總部那邊經過十多次毒皇派來的人的打擊之后,他們似乎也知道沒有什么意思,大鬧了幾次之后便退了回去,雖然在這里很囂張,不過在別人的底盤上長久呆下去畢竟不是辦法。

小刀門雖然遭受了這么多次的打擊,不過真正的損失卻可以說不算什么,只是面子上很窩浪罷了。上海經過上次在黃浦江一戰,已經基本上被小刀門統治,很多的小幫會都已經完全歸順了過來,同時加入的人也越來越多,索然都是些小人物,不過在人口上來說,小刀門已經在上海占盡了優勢。這里似乎已經沒有一個幫會敢出來反對小刀門,從前的那些幫會的事物都已經被小刀門從cs來的人所接手管理。

羅風、鎮元齋兩人也已經走上了黑道的道路,在豐含笑的暗中培養下,也慢慢的將上海的新勢力管理起來,與小刀門總部來的人一起,準備將整個大上海完全的管理好。豐含笑可以說自己根本就有再管過什么事,左手在這里全權處理,一般的事情都是羅風去做的,因為他是市長的兒子,所以很多事他出面似乎好辦的多,上海的那些人似乎也聽他的話一些,可以說,整個上海的黑道已經完全被羅風所掌控。

豐含笑并不擔心羅風有異心,自己一手培養起來的人,他完全有把握一夜之間讓他從世界上消失,當然,羅風也沒有這個必要去反他,畢竟豐含笑的勢力他比誰都清楚。一個月的時間就這樣匆匆而過,上海的政局也已經完全穩定了下來,當初小刀門制造的恐慌也早就被人們忘記的沒了影兒了。

豐含笑似乎永遠都是這么的空閑,在傷好之后,一樣的夜夜**,似乎他就是鐵打的一般,歲人幾女擔心他的身體,不過在他的死纏爛打下,依然那每天晚上要被他抓去一個陪房。至于他為什么能夠這么強悍,也就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知道了,何況有的時候,在只有一個女人的時候他根本就沒有瀉身。

這些日子,豐含笑已經將宿舍幾兄弟的那個游戲正式交代給賀雅蘭,讓她在上海成立了一個游戲公司,雖然還沒有面世,不過里面的技術人員已經被網絡了很多,而且投資也很大,周勝幾人更加是幾乎天天都在這個買來的小地方工作,學校上課的時間已經很少了,不過在有重要東西要學的時候,卻也會去學校上課的,游戲的制作正在進行,豐含笑并沒有開始在上海成立大的公司,他準備用這個游戲開始,讓自己的商業之路就由這里開始。

已經是冬季,豐含笑依然穿的這么單薄,不過卻換了一身行頭,由似乎是一直穿在身上的休閑裝換成了歐陽丹給他買的那套中山裝。當他穿著這身中山裝出現在眾女面前的時候,幾女都感覺到眼前一亮。他那已經一米八二的身高,那英俊的笑容,飄逸的長發,那謝異的眼神都是這么的迷人,即使是肖凌鳳與賀雅蘭秦艷這幾個已經成熟的女人也不由得有些花癡的看著他。

豐含笑與歐陽丹、韓靈、秦艷以及伊雅四女一起開著紅色的法拉利跑車來到學校的時候,的確迎起了不小的轟動,不認識他的人很少,不認識她們幾女的人更加的少,畢竟他們幾女都是學校十大美女中的人物。豐含笑剛下車,還沒來得及關上車門,眼前紅影一閃,然后耳中傳來一聲尖銳的剎車聲。

豐含笑眼睛中閃過一絲贊許的神色來,就見一輛與自己車一樣的紅色法拉利跑車一個急速擺尾之后,停在了豐含笑車子邊上的那個停車位子上。豐含笑眼中帶著異樣的神情向那車字看去,就見前面車門打開,一只白皙的大腿從里面伸了出來,很高很細的高跟鞋低,讓豐含笑見了都有些擔心人站在上面會將那細細的鞋跟壓斷。

冬天還穿這樣的女人實在是很少,只見那長腿的主人的身子也下了車,豐含笑不由得眼中閃過一抹異色,原來出來的那個女人竟然是西方的女子,一雙藍藍的大眼睛似乎會放電一般,那雪白的臉顯得非常的漂亮迷人,那性感迷人的嘴唇,那雪白的項頸都是這么的讓男人的視線難以移開,最重要的是她那豐滿的身材,就她那胸前的尺寸,就是中國女性無法比的,還有那圓潤的臀部,都是高高的翹起。

豐含笑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她那s型的身子看著,似乎很是奇怪她這樣穿著超短褲竟然不感覺到冷,以自己的眼光看去,她應該是沒有穿保暖貼身的肉色褲子啊。在那個西方美女下車的時候,車上的伊雅幾女也同時下了車,眼睛也是很羨慕的看著那個異國的美艷女子,見她穿的這么單薄的樣子,似乎也是很奇怪她為什么不怕這寒冬給人們帶來的寒冷。

突然,一個很有磁性的男子聲音從車里傳來過來,竟然用很流利的中文道:“利連娜,你是不是又忘記了幫我帶書本了?”

那女子聽了之后,對也同樣讓她感覺到很驚訝的豐含笑送了個迷人的秋波之后轉頭向車子里面道:“帶了的啊哥哥,你再仔細找找看?!?/p>

豐含笑聽她竟然也會說這么流利的中文,而且那車中的男子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是這個美女的男人,當下心中邪異的一笑。突然手上卻是一疼,就聽秦艷的聲音在耳邊狠狠的道:“怎么了?你是不是還想讓這個西方的美女也上你的床???”

韓靈與伊雅和歐陽丹聽了,也都偷偷直笑的看著一手摸著剛剛被秦艷擰了一下的手臂的豐含笑。卻見豐含笑給了她們一個“你們真的冤枉我了”的眼神之后道:“我哪里有啊我?不就是看了她一眼么?”

秦艷卻是小嘴一嘟,冷哼了一聲道:“看也不允許,至少也不能當著我們的面這樣看別的女人?!?/p>

豐含笑聽了,不舍的將目光從那西方美女的翹臀上收了回來點點頭委屈的道:“好,我今后看美女也一定注意場合?!?/p>

幾女聽的心中直笑,正要再笑話他兩句,就聽那個西方美女咯咯一笑之后看著豐含笑道:“原來是個中看不中用的美麗男生,我還當是中國的一個什么英雄人物呢?!?/p>

豐含笑聽的臉上露出神秘的笑容來,卻是不說話,雙手抱在胸前,轉身就準備走開,卻見秦艷臉色一變,忙拉著豐含笑的手,有些生氣的看著那個西方美女道:“含笑,別人都這么說你呢,你還就這么能忍?”

豐含笑不由得看了看她一眼之后無奈的道:“我還能怎么樣???難道找一個女人拼命不成?”

秦艷聽了,氣的美目一瞪,嬌嗔道:“那你也不應該就這樣走了???哼,你不去,我們自己去找她說去?!闭f著,她們四人就真的向那個西方美女走過去。

豐含笑見了,忙道:“還是別去了,要是你們幾個女人吵起架來了,我面子上也掛不住啊,我現在就去證明給她看,我不是中看不中用,這個你們都知道的是不是?嘿嘿…”說著,就見他大步向著那美女走去。

幾女見了,也沒時間去害羞他說的那句話,當下就跟了上去。就見豐含笑走過去在那美女肩頭一拍,然后道:“美女,你說我中看不中用?”那美女聽了,笑瞇瞇的看著他道:“不錯,難道你不承認?”

豐含笑還沒開口,就見車門打開,一個英俊的西方男子下了車,看著豐含笑忙道:“對不起這位學生,我帶我妹妹向你道歉。我叫安迪。貞特,這是我妹妹安迪。利連娜?!闭f著便向豐含笑伸出了他那白皙的大手。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