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女人,我所欲也!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賀雅蘭這次聽了竟然很害怕似的將身子向豐含笑身邊移了移,豐含笑見了,小心的讓開了,看著她道:“你又想暗算我?”

賀雅蘭聽的輕笑一聲道:“不是的,是人家真的感覺到怕嘛?!彼蝗簧⑵饗蓙?,讓豐含笑感覺到一陣不解,不由得懷疑的看著她道:“你不是這么厲害的嗎?大江南北的哪里沒去過,還會害怕?”

賀雅蘭聽了臉不由得一紅,低聲道:“人家這次是,是第一次出遠門嘛?!?/p>

豐含笑更加不相信的看著她道:“會嗎?怎么看你也不像啊,再說你在公司不可能沒有出過遠門吧?”

賀雅蘭臉一紅道:“是出過,可是每次都有同伴在,我什么事也沒管的?!?/p>

豐含笑聽了,恍然大悟的看著她點點頭道:“這樣啊,看來我即使忙也得送送你了啊。走吧,不知道你住哪里?”

賀雅蘭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道:“東郊大酒店?!?/p>

豐含笑還沒說話,那司機便已經發動引警,看來是聽見了賀雅蘭的話了。東郊大酒店在上海并不是什么出名的酒店,但是里面的裝飾也算得上幽雅。到了這里,賀雅蘭帶著豐含笑徑直走向了電梯,坐到四樓之后便走了出去,然后走到409,打開了房門,很客氣的將豐含笑讓了進去,卻一點也沒感覺到有一種引狼入室的危險。

房間里面很幽雅,一臺很寬大的液晶彩電。一張很寬大,看起來應該很柔軟的大床,還有兩把單人沙發,一個茶幾等應該具備的東西。

豐含笑一眼就掃過房中的布置,看著賀雅蘭道:“不知道你住在這里習慣嗎?要是不習慣,就搬到我學校邊上去住好了,我一定給你安排個好住處?!?/p>

賀雅蘭看了他一眼道:“真的?你們學校邊上有很好的房子?我是得租個好點的房子住了,也不知道要在這里呆多久?”

豐含笑保證的道:“當然是真的,你看看,我媽媽叫你來這里幫我,我們對這里都陌生的很,與那些商業老狐貍斗起來,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我看這樣吧,過幾天我就會去買套房子,分你一間吧?!?/p>

賀雅蘭奇怪的看了看他道:“和你???我得考慮考慮?!?/p>

豐含笑不由得輕笑一聲道:“怎么?還怕我吃了你不成?放心,我從來不霸王硬上弓的?!?/p>

賀雅蘭聽的俏臉通紅,嗔怪的瞪了他一眼道:“去死吧你?!闭f著,就將他向外面推了出去。

豐含笑哪里能讓她推動?站在那里動也不動一下,突然一把將她反拉在懷里,在她心中一驚,正要說什么的時候,準確的吻了上去。賀雅蘭頓時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自己這么多年來一直保留著的初吻,竟然就被他這樣強行奪去了?這么多年來自己一直對男生不理不睬,也算是一直沒有看到中意的男人的原因吧,可是現在,這個該死的家伙竟然這樣對自己。

想要推開他,卻又顯得自己似乎沒有力氣,小手在他胸前象征性的推了推。見他那邪邪的面容,似乎將自己融化。那深情的眼神看著自己的雙眼??吹剿难凵?,賀雅蘭馬上感覺到一陣嬌羞。忙將那開始有些驚異的美麗雙眼閉上,輕輕推著豐含笑的小手也無力的放在了他胸前。

豐含笑臉上露出一種得意的笑容來,將她纖細的腰身一把抱住,另一手撫住她小腦袋,溫柔的輕輕吮吸著她那嬌嫩的嘴唇,漸漸的,賀雅蘭那緊閉的牙齒,慢慢的送了一送,豐含笑內心輕笑一聲,馬上將舌頭攻入,在她那芬芳的嘴唇內狂亂的挑逗起來。

賀雅蘭的確還是個從來沒有接吻過的女人,豐含笑雖然不知道他這么大了為什么還能留住初吻給自己,不過也懶得去理會,高興還來不及呢。當下引導著這個新手,慢慢的賀雅蘭也輕輕的動著她那小舌頭,試探性的與豐含笑大舌糾纏起來。呼吸越來越急促,豐含笑甚至可以明顯的聽到她那加快的心跳聲。

看著緊閉著雙眼,俏臉通紅的賀雅蘭,豐含笑心中一蕩,雙手不經意的慢慢向著她的胸前而去,很輕的隔著衣服抓住了她那豐滿高聳的雙峰。賀雅蘭感覺到自己那從來沒被異性碰過的雙峰被他抓住,還被輕柔的揉捏了一下,頓時輕聲呻吟了一下,小手忙抓住了他那賊樣的大手,睜開眼看著他似乎想要說什么,但是卻被豐含笑緊緊溫著,說不出話來。而且豐含笑在她睜開眼睛之后眼神很調皮的向她一眨。

她馬上又羞的閉上了雙眼。豐含笑得意的笑了一聲,雙手雖然被她抓著,卻還覆蓋在她那凸起的地方,當下慢慢的揉捏起來。賀雅蘭頓時感覺到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快感像電波般傳入了大腦,身子一下子就軟化了下去,要不是豐含笑空出一只手將她攔腰摟住,只怕就要倒在地上去了。

賀雅蘭這種商業上的女強人,一直以來對男人不理睬的性格讓豐含笑有一種很想征服她的沖動?,F在竟然將她擺平,那種占有**就更加的強烈,感覺到自己下身一下子就有了反應,當下手上微微用力,讓賀雅蘭發出的呻吟聲更加大了起來。

眼角看到那邊上的寬大柔軟的大床,豐含笑身子一偏,兩人雙雙倒在了那大床上,豐含笑將她壓在身下,嘴上吻著她,一手便要鉆進她胸衣中去直接觸摸她那高聳的雙峰。

卻見賀雅蘭嬌吟一聲,努力的將頭移出豐含笑的控制范圍,慢臉通紅,有些不敢看他的喘息著道:“你,你說過,說過不,不霸王硬,硬上弓的啊”說著,馬上又將一雙美目緊緊的閉上。卻是說出了遮掩個的話之后羞的不行了。

豐含笑聽了,不由得輕嘆一聲,翻身下去,面朝天花板的橫躺在她身邊道:“好,說了就一定做到,不過我似乎沒有上啊,只是摸一摸,應該不算吧?”

賀雅蘭聽了,忙羞的轉過身去,不讓他看見自己的羞樣,輕聲道:“摸,摸也不行的?!?/p>

豐含笑看著她那曲線型的后背,那向著自己微微翹起的豐滿臀部,那盈盈一握的腰身,那因為害羞而輕微的顫抖著的上身,都是這么的誘惑著自己,當下從后面一把將她抱住,很君子的沒有在她身上亂摸索。

將頭放在她耳邊道:“沒想到你還是處女啊,連初吻都留給了我,真是對我太好了啊?!?/p>

賀雅蘭聽的大羞,突然想起什么來似的道:“難道我不是處女你就不會要我嗎?”

豐含笑呵呵一笑道:“有這個想法,我這個人就是這么封建,不允許女人不干凈。對于我來說,女人什么都可以開放,惟獨在性上不能開放的可以讓多個男人睡,我很喜歡古代的那種女人必須忠貞的制度,這不是一種落后的禮法,而是一種很好的道德思想?!?/p>

賀雅蘭聽的心中一動,暗自慶幸自己一直以來還保留的這么清純,一直沒有讓男人碰過自己的身體。豐含笑說的這些也正是她心中認為的那樣。但是聽了之后,嘴上卻道:“你這么說是對的,可是你們男人,男人也不應該和這么多女人好的啊?!?/p>

豐含笑聽了呵呵一笑,在她耳邊道:“是啊,你說的也對,不過你沒聽過嗎?人不風流枉少年,別的男人也許得遵守這個,不過我卻是不能的?!?/p>

賀雅蘭聽的一陣心疼,像是想起什么來,身子有些輕微的顫抖著,似乎在哭泣。豐含笑輕笑一聲,將她身子翻過來,正對著自己,見她那美麗的臉蛋上掛著兩串淚痕,當下很溫柔的為她擦拭干凈,看著她道:“你知道為什么嗎?”

賀雅蘭輕輕的搖搖頭。

豐含笑輕嘆一聲,像是自己也很無奈一般的道:“因為我就是太容易被女人愛上啊?!?/p>

賀雅蘭聽的心中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這個男人有著這樣優秀的家庭背景,有這么英俊迷人的臉龐,那種氣質,連自己看了都動心,誰又能保證那些少女會不對他動情?自己是否又跟著這個自己不一定能夠看的住的家伙,難道自己能夠忍受他與別的女人在一起?見多了那些大款們有很多女人的自己一直以來不是最討厭那些花心的男人的嗎?可是現在自己明明知道他有了一個華天集團伊大小姐,還要去讓他這樣容易的進入了自己的內心,是不是自己錯了?

心中胡亂想著,卻聽豐含笑道:“是不是在考慮著該不該愛上我了?”

賀雅蘭聽了,很老實的點點頭。豐含笑輕笑一聲,用手抬起她腦袋道:“看著我,我是誰?你的男人,你既然被我看上了,還對我有了感情,哪怕是一點點,就算是好感,你也已經不能自拔的了,別亂想,好好的愛著我就行了,否則我也很難確定我是不是會霸王硬上弓的了?!闭f著,看著她邪異的一笑。

賀雅蘭看著這個霸道的男人說出這樣的話,心中很氣,可是卻發現自己竟然不知道該怎么反駁他。當下愣在了那里。豐含笑見她這么溫順的樣子,心中輕笑一聲,將她攔在懷里。

賀雅蘭不知道是先前逛街累了,還是心靈太累了,竟然在豐含笑懷中沉沉睡了過去,睡的是這么安詳、舒適,一點也不知道她自己是睡在一個色鬼的懷中。一個不小心,不用豐含笑霸王硬上弓,她也得**了。

豐含笑看著她那睡美人的姿態,心中輕輕一笑,暗自道:“天下,我所求也;女人,我所欲也!”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