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大戰云龍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所有的人都被豐含笑的舉動震驚了,都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這么斯文帥氣的少年竟然這么殘忍的瞬間殺了這么多人。

他們心中在顫抖,剛剛自己等人還在大叫著要把他怎么樣,可是現在看著豐含笑,他們就像是看著一個神。豐含笑抱著肖凌鳳回到原來站的那個地方,就像是根本沒有動過一般,臉上依然是那么的無所謂,那么的冷酷無情。

肖凌鳳在豐含笑懷中吃驚的看著豐含笑,她不敢相信豐含笑剛剛真的殺了這么多人,但是地上那已死的人又是最好的見證。自己真的愛上的是這樣一個視人命如草薦的男人嗎?可是他看起來是那么的好,雖然有時有點霸道,但是卻并不是這樣的。肖凌鳳心中一片混亂,不知道該怎么辦一般,雙眼有些迷糊,似乎豐含笑的樣子越來越遠了,也越來越模糊。

“是不是覺得我太無情了?”

豐含笑臉上掛著迷人的笑容,溫柔的看著懷中有些迷離的肖凌鳳道。肖凌鳳聽到他溫柔的話語,心中驚問自己“為什么他又是這么的溫柔,體貼,他還是愛著自己的,寧愿冒著失去自己的危險也要讓自己看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樣的人??墒呛?,我不想你過這樣的生活,要是有一天你出了什么事,我該怎么辦呢?”肖凌鳳想著想著,突然似乎一下子鎮定了下來,望著豐含笑柔聲道:“含笑,你為什么要這樣,你可以過的很好的,為什么要過這樣的生活?”

豐含笑看著她,依然是那副表情道:“我知道,可是只有這樣的生活我才覺得有意思,才覺得能夠更好的保護好你們與擁有你們,我要站在天下的最高峰,這樣的人生才有樂趣,難道凌鳳不想我過的快樂嗎?”

肖凌鳳一聽,馬上搖頭道:“不,我愿意含笑過的比誰都快樂,但是你這樣我會很擔心的,子正是這樣,我已經很擔心了,現在你又這樣,我真的好怕的?!?/p>

豐含笑心中一暖,忙安慰道:“傻瓜,你也看到了,以我現在的勢力,怎么會有危險,就是有,我相信我這樣壞的人也一定不會死的?!?/p>

他兩人卻是無視與那手中提著刀的近兩百人,在那里說起了這個來了。聽的那些人心中怪怪的,可是又不敢再說什么,要是惹到了這個殺神,只怕連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劉云龍從豐含笑剛剛的舉動中當先清醒過來,心中的吃驚并不比自己那些手下少。心中不由得大驚道:“沒想到這個少年不到二十歲,武功就能達到這樣的境界,看來自己今天要小心才行了?!?/p>

等豐含笑與肖凌鳳說話到這里,劉云龍靜了靜心里,上前一步大聲道:“豐公子,果然好身手,難怪剛剛敢說這樣的話,但是你這么不將人命放在心上,實在是有違學武之人的本意,你要我青狼幫在這里消失,只怕也得踏著我劉云龍的尸體才行?!?/p>

他雖然被豐含笑高深的古武術嚇了一跳,但是他有餓不是吃素的,能在wh這個最亂的城市中混到地下皇帝的位子,也不是*運氣,實力就是保證。

他手下眾人見他如此,心中也定了下來,幫主的武功,他們大多數人也是見過的,這個小子雖然厲害,但是自己大哥也不簡單,再加上自己這邊怎么說也有這么多人。而他只是一個人,并且還要保護他看上去很在乎的那個女人。當下他們被豐含笑剛剛那一手震住的人又恢復了一些自信,手中鋼刀握緊,只要大哥一聲令下,不管怎樣,他們都將一涌而上,將這個殺死了自己這么多兄弟的魔鬼亂刀砍死。

豐含笑聽了劉云龍的話,輕笑一聲,并不回答,拉著肖凌鳳的手,竟然向后退去。那些青狼幫的人還當他想跑了,正要追上來。卻聽一個有力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要踏過你劉云龍的尸體過去并不是什么難事,這更不用我們公子親自出手,有我小刀就足夠?!?/p>

肖凌鳳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身子明顯的一怔,不由得看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那些青狼幫的人包括劉云龍在內,聽到這個聲音都是一驚,來人好大的口氣,難道又是一個有著像豐含笑這個魔鬼一樣實力的家伙不成?

眾人望去,只見一個身穿著一套運動服裝的青年手中提著一把明晃晃的刀子而來,在朦朧的夜色下,他身周就像籠罩著一層淡淡的銀光。眾人都是一驚,那人走近,就見他一張冷酷的俊臉上沒有一點表情,那衣服上盡是紅紅的,都是血,這讓眾人心中驚疑不定,不知道他是何許人物。豐含笑見到小刀這個樣子,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微笑著看著他那冷酷的造型。

肖凌鳳見來人果然是自己正想戀著的弟弟肖子正,馬上吃驚道:“子正,你怎么了?”小刀聽到這個聲音,身子明顯的一怔,轉頭看過來,卻見正是自己的姐姐擔心的看著自己,忙走了過來,喜道:“姐姐,你真的好了,能看到我了?”

肖凌鳳點點頭,可是臉上卻是擔心的神色,道:“子正,你怎么樣了,聽姐姐的話,別再打了好么?”

小刀聽了,有些無奈的看了肖凌鳳一眼,道:“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不會有事的,這是我想要的生活,你就讓我一直走下去吧?!闭Z氣很堅定,看來就算是肖凌鳳不答應,他也不會就此罷手的。

肖凌鳳聽的一急,不由得看向豐含笑??墒怯竹R上低下頭去,看來自己是勸不了這兩個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的了,不由得暗自一聲嘆息。只要他們沒有事,就算怎么樣,她也愿意一切的罪孽都發生在她身上,不要讓這兩個人有什么傷害。小刀見肖凌鳳不再說什么,心中一定,望了豐含笑一眼,道:“公子,姐姐就交給你了?!?/p>

豐含笑點點頭,道:“你去吧,有我在,什么事都不會發生的?!毙〉堵犃???戳诵ち桫P一眼,轉身大步向著劉云龍而去。

肖凌鳳看著他走去的步伐這么鏗鏘有力,顯得是那么的堅定,心中暗嘆一聲,緊緊的*著豐含笑,雙眼有些擔心的看著小刀走到了劉云龍面前。豐含笑心中也是苦笑一聲,緊了緊拉著她的那只手,輕聲道:“你放心,我們不會讓你擔心的,過了今天,你就會知道,我們跟本就不用你擔心的?!毙ち桫P本能試的點點頭,似乎不知道該怎么說一般。

小刀來到劉云龍面前,冷眼看著他道:“今天是我小刀門在江湖上的第一戰,選擇你青狼幫,也是看上你劉云龍是個人物,青狼幫是個比較厲害的幫派,你應該感到榮幸才是?!?/p>

劉云龍氣極而笑,點了點頭,看著小刀道:“很好,我劉云龍也在江湖上打滾了這么多年,今天終于知道江湖始終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不僅讓我看到了豐公子有這樣出神入化的武功,還讓我見識到了你這么狂妄的青年,很好,就憑你這個傲氣,我劉云龍今日要是死在你手里,想來你今后一定會出人頭地,也不冤了。不過,今天只怕我劉云龍還不是死的時候,倒想看看你們這個所謂的小刀門究竟有哪些厲害角色”說著,踏前一步,傲然注視著小刀,那目光就像是能殺人一般,看的小刀心中也是一寒。

“慢著,就你小子還不足以同我大哥過招,就讓我周波來會會你?!毙〉堵勓酝?,只見劉云龍身邊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手上提著一把寬大的砍刀站在了劉云龍前面。那張年輕的臉上,有一道醒目的傷疤,但是看起來卻不但不丑,反而更添了幾分硬氣。劉云龍見他走上來,便退了一步,他想看看這個叫小刀的少年到底比起自己的得力戰將來會不會強一些。

小刀見了,冷笑一聲,看著周波道:“這次我不會給你添加刀傷,你想清楚了才好?!蹦侵懿ㄒ宦?,并不像別人那樣生氣,看著小刀道:“能不能留下周某人什么,還得看你的本事了?!闭f著,手上鋼刀倫起一道勁風,呼呼斬向了小刀。

他不想多廢話,因為他們出來不是排場面的,而是去救場的,所以他們不能就被這兩個人給耽誤了時間??粗懿且坏兑幌戮鸵呀浛车搅俗约旱艿艿念^上,肖凌鳳嚇的驚叫一聲,閉上了雙眼,她不忍心再看。

卻見豐含笑在她背上輕輕拍了拍。小刀見周波一刀斬來,冷哼一聲,要是換了自己以前,只怕今天就要吃虧了,但現在,卻又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肖凌鳳被豐含笑在背后輕輕拍了一下之后,就睜開雙眼,只見那把已經砍到小刀頭上的刀定在了他頭上,被另一把抓在小刀手中的單刀架住。

小刀一下架住周波砍來的刀,然后馬上一腳就照準了他小腹踢去。周波卻也是個人物,見刀被他生生架住,心中暗自吃驚他的臂力之強的同時,也是一腳踢了出去。

“砰”的一聲,周波的腳被小刀一下倒踢了回去,身子也因為受反擊力而晃了一晃。周波只覺得腿上一陣生疼,卻駭然發現小刀的刀又已經跟了上來。那速度之快,已經讓他來不及做出反應。小刀見了,卻沒有一點同情之心,一刀毫不留情的斬下,就要了解了周波。卻聽一聲大喝,劉云龍起身上前,一把將周波推開。

小刀前面失去了目標,只見一道白影出現在眼前,感覺到冷氣傳來,小刀想也不想,腳下一個錯步,身子微微一偏,就見劉云龍那一刀堪堪擦身而過。小刀心中暗驚,沒想到劉云龍也是武道中人,不待細想,卻見劉云龍那一到在砍空之后馬上刀鋒一轉,變招攔腰橫斬了過來。小刀心中微驚,當下不敢大意,身子突然橫空而起,手上單刀也橫削出去。只見劉云龍那一刀擦著他身子下面掃過,而他著一刀也已經到了劉云龍面前。

劉云龍也是暗自心驚,不當他身手反應都是這么快,見他刀斬到面門,當下也只有放棄再次強攻的機會,回刀架住他一到,馬上又搶上,兩人一時間狠狠的拼斗在了一塊。兩人那招試快速,動作瀟灑,招招都是扎實的硬拼,碰出一道道火花,看的眾人心都提到了嗓門上。

他們現實中哪里見過這樣的打斗,那招試分明就是在電視中見到的一樣嘛,但是眾人卻并不懷疑這是做夢,因為兩人的打斗太真實,那一刀一式都演繹的是如此逼真,不僅給了他們美好的視覺感受,還讓他們感覺到是那么的真實。肖凌鳳提著一顆心,緊張的看著那打斗中的小刀,見他似乎很熱情瘋狂的樣子,似乎越戰越興奮,越戰越勇猛起勁。心中不由得一嘆,他就像是天生為這樣的生活而存在的,自己又怎么能阻止他?

小刀與劉云龍激烈的爭斗持續了將近半個小時,卻還是不見他們誰露敗相。豐含笑心中也暗驚,沒想到劉云龍竟然是少林的硬功夫,小刀與他能拼到現在還不敗,看來小刀的‘騰龍心境’又已經精進了許多了,現在兩人是半斤八兩,到最后一定會是兩敗懼傷的下場。但是他卻并沒有相助的意思,只有在真正的拼殺中生存下來,將來他才能真正的獨領一方,真正的不讓肖凌鳳擔心。

小刀與劉云龍兩人心中都是大驚,也都暗自佩服對方厲害,不禁有了一點悻悻相惜的念頭。但是手上卻也不停,今天只能有一個人站著離開,這是宿命所定。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