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美女護士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zdifvr.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車開到了一棟建立的非常豪華的房子下面停了下來。豐含笑將肖凌鳳扶下了車,抬頭看著大樓上面紅色的五個大字“a軍區醫院”心中充滿了激動,凌鳳,我一定能讓你再看到這個世界的。

這里似乎原離市區,但是卻見進進出出的人還是很多,不過都是身穿軍裝的戰士罷了。

門口站著幾個女護士,見豐含笑將肖凌鳳扶了下來,便匆匆走了過來,其中一個女護士長的很是白嫩,大約二十來歲,苗條的身材身材雖然有比較寬大的白色護士裝掩蓋著,但是豐含笑還是一眼就看出她的身材比起伊雅與秦艷幾女來也不會差的了。

豐含笑嘴角一瞥,真是個美女護士。她身后兩個小護士雖然也都年輕漂亮,但是比起她來,卻又要猻色不少了。那美女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緊緊盯著肖凌鳳看著,然后又看向豐含笑。

走到兩人身邊,看了看豐含笑,用悅耳動聽的聲音說道:“你就是豐含笑?”

豐含笑笑看著她,點點頭。那美女護士見他點頭,又看了看肖凌鳳一眼,說道:“聽這里所有的人說,你在三年前就能將這里所有的人打敗了,是不是真的?”

豐含笑一愣,看著這個比自己也只是大了一兩歲的美女護士,怎么也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當下笑道:“哪里,各位大哥,叔叔伯伯都是讓著我的罷了,不知道你是?那美女一笑,說道:“我就說嘛,爸爸一定是夸張了,你怎么會這么厲害,看著就像個小孩子嘛?!?/p>

她身后兩個護士聽了,看著豐含笑像笑卻是又不敢笑的樣子。而肖凌鳳一聽,輕笑出聲,道:“這位姑娘說的是真的么?原來他看上去只是個小孩子啊?!闭f著頭望向豐含笑,似乎真的很想看看他一般。

豐含笑看著她望向自己的雙眼,心中一疼??粗敲琅o士,冷哼一聲道:“不過對付你這樣的,特別是女人來,呵呵,一百個也不是問題?!?/p>

那美女護士一聽,一張漂亮的臉蛋氣的發青,狠狠的瞪著豐含笑,然后雙手竟然將兩只小手上的衣袖卷了起來,恨恨的道:“哼,你說的,今天本姑娘就一個人將你這個狂妄的家伙打倒?!?/p>

豐含笑輕笑一聲,道:“不過我又是從來不打女人,特別是你這樣的柔弱美女?!闭f著他卻是溫柔的看著肖凌鳳。

肖凌鳳聽的一陣好笑,剛要說話,卻聽“啪”的一聲碎響。心中一驚,感覺到豐含笑放在自己腰上的手一動,忙驚道:“含笑,你沒事么?”

原來卻是豐含笑在說了那句話后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別的,只是看著這個讓他心中能夠很平靜的肖凌鳳。但是那個美女護士竟然在他說了那句話后就是一耳光子扇了過來。聽到了風聲已經很近的豐含笑卻是沒有閃避,讓她結結實實的在自己臉上打了一巴掌。

那美女一驚,沒想到自己真能一巴掌打到了他了,不是說他很厲害的么?怎么這點反應也沒有?她身后兩個女護士比她卻是大了幾歲的。都已經在這個軍區醫院呆了很有幾年了,豐含笑是誰她們卻是清清楚楚的,見那美麗女子打了他一巴掌,心中既是吃驚又是大駭。忙拉住那美麗女子,向著豐含笑齊聲道:“對不起,豐公子,她,她是不懂事的,你不要與她一般見識?!蹦樕珔s盡是擔心的神色。

肖凌鳳聽她們竟然叫這個家伙公子,而且語氣之中這么恐慌,她雖然不能看見,但是卻能聽的出來她們的恐慌,心中不由得一陣奇怪。他到底是什么人???

那美女見她們將自己拉住,還這么說,雖然也知道自己打人不對,但是嘴上卻道:“哼,有什么了不起的,打了就打了,還以為真有多厲害?!钡菂s也沒有再怎么樣,乖乖的退了回去。心中用也是一陣的過意不去??粗菐洑饷匀说哪樕媳蛔约簞倓偞虺龅奈鍌€手指印。心中竟然一陣說不出的心疼來。

豐含笑聽見肖凌鳳擔心的聲音,和她那因為擔心而更加讓自己著迷的美麗臉蛋,臉上一笑,道:“沒有事,能有你的擔心,就是再疼也算不了什么。肖凌鳳一聽,心中一陣害羞。美麗的臉上一陣紅暈閃現,卻是不再說話了。

豐含笑看的心中一蕩,這樣的女人才是自己應該不能放過的。他深深的看了肖凌鳳一眼。轉過頭來,看著那美女的臉上也盡是笑容,用絕對可以迷倒所有少女的英俊容顏和他那似乎能說話的迷人眼睛死死盯著那美女。那美女被他這么看著,臉一陣發燒,心中也是一陣驚慌,有些都不敢看他,將頭低了下去。豐含笑輕笑一聲,道:“原來還是敵不過我的?!?/p>

其意讓可以看見他剛剛那笑容的三女聽的再清楚不過,不就是說那少女敵不過他那迷人的笑容么?那少女一聽,臉上紅的發燒,心中一氣,想要說什么來,抬起頭卻是什么都說不出來了。

原來豐含笑已經不知道什么時候到了她的身前,她一抬都就看到豐含笑那英俊迷人的臉正在她眼前,自己著一抬頭卻是剛剛好要與他臉對臉,差點就與他吻上了。

那少女嚇的馬上退了幾步,方才站定,穩了穩神,氣道:“你”

豐含笑卻是不等她說完,就一笑道:“我什么?你打了我一下,我就不能嚇你一下么?這已經是最便宜你的了?!?/p>

那美女一聽,心中一陣憤怒,卻又不知道該怎么說。氣了一會,心中不由得想道“自己比他大了幾歲了,怎么能夠被他氣到了?”

想著,臉上笑容一現,卻是看的豐含笑心中也是一跳,好個美人兒。卻見她猛然一掌砍向了豐含笑,看的她身后的兩女驚叫一聲。

豐含笑輕笑一聲,沒想到這個美女還這么難纏,見她一掌砍來,卻是呼呼聲風的樣子,很像個武學高手,心中暗自點了一下頭,想道:“原來是學過格斗的女子,難怪這么士氣凌人了?!?/p>

豐含笑單足向前踏出了一步,就見那美女一手掌擦著他的身子砍過。

那美女也是反應迅速,跟著身子一轉,已經一腿掃向了豐含笑閃開的身子。豐含笑嘴角鉤起一個笑容,輕輕讓過,與她纏斗起來。

那兩個女護士見他們兩個竟然在這里打了起來,心中都是大急,不知道該怎么辦是好。一個是她們兩人再知道不過的大小姐,一個卻是她們更加害怕的豐家少爺,誰都不能出事才好,沒想到院長叫這個寶貝女兒來接人,卻是叫兩人打了起來了。

肖凌鳳雖然看不見,卻也聽出來兩人是已經打了起來了,心中不由得有點急了,這個家伙卻要不出事才好。她沒有看到過豐含笑的勢力,剛剛聽豐含笑竟然被那個女的一下就打了一巴掌了,當然有點擔心豐含笑不敵了。

豐含笑面帶笑容的看著這個因為久久不能打到自己一下而小臉一氣的發白,額頭上已經漸漸出現細汗的美女。突然一下繞到了她身后,身子擋著那兩人擔心的看著兩人打斗的女護士的視線,伸手一把就摸在了那美女高高翹起的屁股上,感覺到肉感十足,十分的舒服。

那少女一聲驚叫,感覺到自己羞人的地方受到了他的攻擊,心中一陣大羞,怒道:“你?”。

卻見豐含笑嘻嘻一笑,道:“怎么了?”

那美女一聽,見兩個同伴也是奇怪的望著自己,顯然是在疑惑自己為什么這么大叫了,想是并沒有看到他這樣對自己。當下便住口不語,恨恨的瞪著豐含笑,要是目光能夠殺人,只怕豐含笑已經都投胎幾次了。

豐含笑笑道:“怎么不打了?是不是知道不是我的對手了?”

那美女一氣,卻又不知道該怎么說,自己看來真的不是他的對手了,但是難道就這樣算了?這個混蛋竟然這樣對自己,還讓自己有苦說不出。正不知道該怎么辦的時候,卻聽一聲大笑傳來:“哈哈哈哈,我說要你這個死丫頭怎么接個人都要去了這么久了,原來是在這里和含笑你這個小子斗氣來了,哈哈哈哈?!?/p>

豐含笑尋著聲音望去,就見到了一個身穿著白色大褂,鼻梁上帶著一副眼鏡的中年人來。來人是一臉的笑容,心疼的看著這個自己疼愛的女兒,又是高興的看著這個讓自己很看重的小子。

那美女一見那人,就嬌哼了一聲,跑過去撒嬌似的叫了聲爹,而那兩個女護士,見了來人卻是極其恭敬的叫了一聲“陳院長好”。

豐含笑聽了他的話,苦笑一聲,怎么會是她???不是說她還在北京軍醫大讀書的么?怎么就回這里來了?見了那中年人走來,忙笑著道:“陳伯伯好,幾年沒有來看您了,您卻是越發精神了?!?/p>

那人正是這個軍區醫院的院長,名叫陳渤海,而剛剛那個與豐含笑比斗的卻正是他的愛女陳青萍。陳渤海聽了豐含笑的話,笑道:“哈哈哈哈,你小子幾年不見倒是越來越會講話了,看來你的武功又進步了不少了啊,也不知道正凌那小子是什么福氣,竟然有你這么一個好兒子?!闭f著有欣賞的看著豐含笑,又似笑非笑的看著正拉著自己一條胳膊的女兒。

豐含笑見了,老臉也是一紅,忙道:“陳伯伯過獎了,含笑倒是讓您老見笑了?!?/p>

那陳青萍卻是更羞,沒想到剛剛這一下卻是讓自己的老爸看到了,真是羞人的緊。哼!這個該死的家伙,今后一定要教訓他一下,不然自己這口氣怎么能忍的下?陳渤海哈哈一笑,道:“也就別說這些客氣話了,含笑,你說的那個女孩子就是這位姑娘吧?”說著看了看那一旁站立的肖凌鳳。

其實他一來就已經看出了這個年輕而美貌的女子那殺明亮的大眼睛其實早就已經失明了。做為一個著名的醫生,他當然能一眼就看出了肖凌鳳那雙看似明亮,其實卻有點呆板的雙眼已經失明了。

豐含笑憐惜的看了肖凌鳳一眼,點點頭道:“是的,陳伯伯你一定要幫她看看,我想你一定會有辦法將她治好的?!闭Z氣之中既有期待,又像是命令。

肖凌鳳聽的心中一陣感動,也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只是他這樣做,自己就真值得嗎?難道他真的會愛上自己這個瞎子么?

陳渤海走近肖凌鳳面前仔細看了看,遙遙頭道:“你們還是到里面去,我要好好為她檢查一下才能知道?!?/p>

胜平负